新浪新闻客户端

中国“剩女”图鉴:男人比女人多3490万,为何有些女人却宁可不嫁

中国“剩女”图鉴:男人比女人多3490万,为何有些女人却宁可不嫁
2021年05月13日 21:56 新浪网 作者 皮哥orange

  近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了结果。

  其中引起最大关注的,还是男女性别人数的差距

  截止到2021年5月,全国男性人口为72334万人,女性人口则为68844万人。

  这也就意味着,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3490万人

  因此,又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被摆到了台面上——

  既然男性人数比女性多那么多,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大龄剩女”?

  何为剩女?

  大众普遍认为,剩女是指那些没有结婚对象,且年龄在27岁以上还保持单身的女性。

  其实当这个词被用到人的身上,本身就包含了一种极强烈的主观色彩。

  在这个基础上,还延伸出了一些其他形容,比如“圣斗士”、“灭绝师太”

  一年又一年过去,年年都有所谓的“剩女”,一方面她们要笑脸应付家长的催促、外界“眼高手低”的评价,一方面又要在夜深人静追问自己,到底还在等什么。

  基于这样的现状,两位以色列女导演希拉·梅达利亚和肖什·莎赫拉姆,在北京就地取材拍了一部纪录片——

  《剩女》

  简单粗暴的片名,让观众把目光聚焦到了这个群体。

  据有关数据统计,北京现有剩女已突破80万,创下世界之最。

  两位导演在这些剩女中一共筛选了几十位拍摄对象,最终留下了最富有代表性的三位,进行了针对性的拍摄,纪录片反应的内容,堪称一部中国“剩女”图鉴——

  第一位:邱华梅

  来自山东农村,34岁,名校毕业的精英律师,有房有车。

  外人眼中的邱华梅,无疑是个事业上的女强人。

  她出生于一个农村家庭,家里姐妹五人,没有儿子,其余的四个姐妹早早地成家生娃,唯有她还孤单地飘在北京。

  每次一回家,她总能听到来自父母、姐姐的批判,有时她也会忍不住回怼,双方的对话往往充满了硝烟味。

  “不结婚判刑是吗?”

  “不结婚可不就得判刑。不结婚,再幸福它也不叫幸福。”

  ……

  虽然每一次邱华梅都很强硬,但吵架的过程依然让她忍不住流泪。

  因为距离遥远,她通常半年才会回来一次,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忽然发现每一次回家,都让她感觉到心如刀割般的疼痛。

  她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去相亲找个可以相处的对象。

  可不论是交友网站的顾问,北京街边的大叔大妈,都觉得她年纪大,不漂亮,甚至就连律师的职业,都被他们认为太过强势。

  而那些与她相亲的对象,总是没说两句话就暴露了真实目的:

  他们从内心深处,就想要一个贤妻良母。

  甚至还有一些人,上来就说:

  我们已经过了恋爱的年纪。

  对此,邱华梅并不同意,她也忍不住回应对方:

  所以你不打算好好谈恋爱了吗?

  一直以来,邱华梅并不是反对婚姻。

  她也从未说过自己就是不结婚,而是想要向所有人证明:单身不是不正常的状态。

  她一直都想找一个,从心底里真正尊重女人的男人。

  我们可以看到,如今的邱华梅很享受现在的自己。

  她运动、美容、蹦迪,她过上了她自己想要的生活,唯有家人催婚这一件事,让她久久不能释怀,甚至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心态。

  难以平复心情的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她坦言自己快要被“大龄不婚就是犯罪”的观点淹没,就像在海里快要被淹死时的窒息。

  在对方的开导下,她提出了另一种生活:

  一边战斗,一边后退。

  邱华梅最终选择了出国留学,去法国重新开始,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

  而在离开时,她听到了父亲藏在心底的话: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以你为骄傲。

  第二位:徐敏

  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中唯一的独生女,北京电视台主播。

  相比于邱华梅,徐敏的人生显然顺遂得多,父母是第一代移民,家境优渥。

  89年出生的她,已经由父母为其买好了房和车,只等着嫁人了。

  照理来说,徐敏年轻漂亮,性格开朗,工作不错,出身也不错,应该不愁嫁。

  的确,硬件条件过关的她,一度成为了相亲角的大热门。

  但她身上的问题,也同样棘手,从小在父母约束下的她,已经成了十足的“妈宝女”。

  换言之,强势的母亲决定了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婚姻,不论她喜欢的是谁,对方有着一票的绝对否定权。

  而母亲定下的第一要求就是,必须要有北京户口,否则免谈。

  徐敏也曾有一个中意的对象,但由于对方是个南京人,被母亲强烈反对,最终只能结束了这段关系。

  在母亲看来,所有不是北京户口的人,都是对她家有所企图。

  诚然,徐敏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可她实在是太习惯做一个乖乖女了,以至于她不敢去违背母亲。

  她甚至在跟心理医生聊天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不听母亲的话,我就会被抛弃。

  在母亲的的眼里,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打着“为你好”的旗子;

  而在女儿的心里,她想反抗,但又惧怕失去父母给予的一切,因此始终选择了屈服。

  久而久之,明明有过好几个恋爱对象的她,都因为母亲而被“剩下”了。

  她想要跟母亲沟通,但话一开口,就变成了对对方的控诉:

  你太强势,什么都管!不尊重我和爸爸,我有时候觉得,我爸凭什么找你啊?

  很显然,这样的交流并不会带来结果,反而只会让母女关系陷入僵局。

  但就徐敏而言,她的婚姻并没有那么困难,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北京人,让母亲能够满意,两人还是能像以前一样愉快地相处。

  毕竟,她早就习惯了顺从,不是吗?

  第三位:盖琪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39岁。

  和前两者不同,她是唯一一个在纪录片中结婚的人。

  虽然很显然,她对这段婚姻,这个男人,并没有那么满意,但她还是随波逐流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曾经的她,也始终坚持着不将就的婚姻准则。

  但由于父亲离世,家庭遭遇重创,看着母亲一个人操劳的样子,她想让对方放心,因此不得不改变了曾经的想法。

  在人生即将迈入40岁这个槛之前,她将自己嫁了出去。

  很多观众都说片中的盖琪实在太过冷静,不像是一个结婚的新娘,她望向窗外的眼神里,似乎还心有不甘。

  的确,这个来自农村,比盖琪小,事业又不如她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她年轻时的选择,但事到如今,她却义无反顾地嫁了。

  不光如此,她还放弃了事业,离开了北京,跟着男人一起来到了广州生活。

  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盖琪又找了一份教师的工作,生活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过着。

  在盖琪看来,自己曾经的生活多姿多彩。

  如今却过得很无趣,但在这份平淡中,似乎又多了一些幸福和温馨。

  与其说盖琪这是对生活的妥协,倒不如说这是她在权衡之后的选择。

  既然必须要履行婚姻的这份职责,那么就选择一个过得去的人,开启人生的第二段旅程。

  三个女人,三种人生。

  我们没有资格去评判谁对谁错,因为人生本就如同饮水,冷暖唯有自知。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婚姻早已不是如今年轻人的唯一选择。

  而“未婚就是罪”的偏见,也真的该收一收了。

  就像女神俞飞鸿曾在采访时说的那段话一样:

  我不是不婚主义,也不是单身主义,婚姻也好,不婚也好,都只是一种形式,而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有权利选择任何一种形式。

  是啊,如果生而为人,连自己的婚姻都不能自主决定,又何谈掌握人生呢?

  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是我们一直以来崇尚的话语。

  但这句话的前提是,你可以自由决定,什么是对的时间,而什么又是对的事。

  还是那句话,没有该结婚的年龄,只有想结婚的人。

  尊重别人的婚姻,其实就是尊重你自己。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春里小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