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不务正业”的于和伟,已竖起了演艺圈的另一面旗帜

“不务正业”的于和伟,已竖起了演艺圈的另一面旗帜
2023年01月03日 23:03 新浪网 作者 皮哥orange

  前段时间,在飞天奖视帝的角逐中,于和伟惜败给了王雷,很多人为他感到惋惜,当晚他的名字,还冲上了网络热搜。

  作为当事人,于和伟不但毫不在意,反而在前后那段时间里,一次次地放飞自我。

  

  我们一起细数一下,过去短短几个月里,他究竟干了多少“荒唐事”。

  第一件“荒唐事”:参加喜剧综艺。

  演员参加综艺屡见不鲜,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违和之处在于,于和伟并没啥幽默细胞。

  徐峥在拍摄《泰囧》时,一开始黄渤的角色,准备找于和伟演,两人是上戏校友。

  徐峥带着于和伟去见投资人,对方盯着他上下打量半天,把他否掉了。

  

  理由是,他身上找不到一点儿“幽默元素”。

  不过后来,于和伟这么一个不搞笑的演员,却因为几张搞笑的表情包,出圈了。

  最被大家津津乐道的,就是那句“接着奏乐,接着舞”。

  前一秒于和伟还一脸落魄,后一秒他就抽着雪茄,跳起了魔性的舞蹈。

  

  他去拍戏,路人问他:“你就是短视频里,蹦迪的那个大叔吗?”

  于和伟笑着说:“我就是。”

  他后来参加芒果综艺,重现那句“接着奏乐接着舞”,却表演太过刻意,反而失去了,拍戏时的松弛感。

  

  于和伟本身不擅长幽默,他的幽默,来自于无心插柳和网友的二次创作,当他自己刻意搞笑时,常常起反效果。

  带着这份违和感,于和伟以会长身份,参加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一录就是两季。

  节目中,黄渤、徐峥、李诞都是专业搞喜剧的,于和伟作为个“圈外人”,显得特别扎眼。

  

  他点评节目时,口头禅是:

  “我觉得特别好。”

  “我觉得你们特别有默契。”

  “这个特别让我感动。”

  

  你说他认真吧,他总是爱说“片场话”,你说他不认真吧,他还常常被感动得眼眶发红。

  在录制期间,于和伟忙于拍戏,疏于指导学员,很多观众觉得,他是在划水。

  可他常常在拍戏的间隙,给学员进行指导,群里经常一发就是好多“语音方阵”,从表演的节奏到道具,都事无巨细给出建议。

  有一次,他上厕所期间给学员回复语音,结果把冲厕所的声音也录进去了。

  

  最终的决赛,他参与了作品《热搜预定》的演出。

  这个作品,前期节奏很好,可于和伟一出来,节奏就掉下来了。

  大概是为了暖场,他带着学员跳起了自己出圈的那段尬舞,演到一半直接笑场了。

  意外的是,他的掉凳儿表演,拖垮了节奏,却逗笑了观众,最后还夺冠了。

  

  观众议论了他一整季,最后却处出了感情,第二季千呼万唤又把他盼来了。

  这一次于和伟更加“肆无忌惮”,抹夸张的唇膏,和舒淇表白,和黄渤插科打诨。

  从这身奇葩装扮,就能看出来,他要将“荒唐”进行到底。

  

  于和伟像极了生活中的一些大叔,自以为很幽默,爱说一些很尴尬的笑话,别人没笑,他先笑了,他不好笑,却故作好笑,这就是他身上最“可乐”的点。

  第二件“荒唐事”:搞“黑白”直播。

  直播兴起后,很多明星都跑来分一杯羹,于和伟又反常在哪里?

  别人要么直播带货,要么拍短视频立人设,而于和伟是“自揭其短”。

  

  他的账号简介里只写了四个字,“演员而已”,自我嘲讽度拉满。

  再翻看他的豆瓣影人简介,只有一句话:

  凭借在新《三国》中饰演的刘备一炮而红,演刘备,演得非常好,深受好评,是一个真实的刘备。

  

  乍一看没啥问题,可大家都知道,新《三国》充满争议,他演的刘备虽然没有明显问题,但也谈不上多出彩。

  这则简介里,不提他那些经典角色,只写这么一个争议的角色。

  使用的词汇还是“一炮而红”、“演得非常好”、“真实的刘备”,这种很绝对的话。

  

  这是自夸,还是自黑呢?

  再看看他拍的短视频,直接暴露了本性。

  他去打疫苗,打扮得像个小老头,打针时告诉医生“我晕针”,医生一针下去,他直接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最近于和伟不幸成了“小阳人”,一般人查出阳性后都很惆怅,于和伟却苦中作乐,不忘“自黑”一把。

  他带着病嗓子告诉大家:“记不清是第几天了,吃了些药,又测了一下,夕阳很美,我很沮丧,因为还是两道杠。”

  

  结果当天,“于和伟 夹子音”,上了热搜,网友也不留情面,劈头盖脸地拿他开涮。

  

  在直播间里,于和伟更逗,别的主播是带货,他是给自己过生日。

  于和伟50岁生日那天,他把一帮好友,招呼进直播间里埋汰自己。

  他先和师兄徐峥索要礼物,徐峥假装信号不好,玩起了画面静止术。

  

  他又找来雷佳音和贾乃亮,雷佳音使坏,祝他62岁生日快乐。

  于和伟附和道,“我有那么年轻嘛?”

  

  接着小老弟郭京飞,也进了直播间,用破铜嗓给于和伟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

  

  整个直播间的氛围,就是一帮中年大叔聚在一起互损。

  戏里和戏外的于和伟判若两人,一个唱戏,一个拆台,一个说黑,一个说白,你说荒唐不荒唐?

  第三件“荒唐事”:发单曲。

  演而优则唱,这是很常见的现象,于和伟又离谱在哪里?

  离谱在他不仅唱歌了,还发单曲了,走的还是忧郁路线。

  于和伟唱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里,他饰演的曹操就曾横槊赋诗,对酒当歌;

  在《觉醒年代》里,他饰演的陈独秀也曾深情演唱《定风波》。

  

  在《下一站,别离》里,他演唱了插曲《青春告别诗》。

  但这些都是浅尝辄止。

  谁也想不到,他要玩一次大的。

  还是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里, 那英做飞行嘉宾,于和伟透露很喜欢那英的《一万一千公里》。

  这首歌冷门到,连那英自己都记不清歌词了。

  于和伟自己起了个头,然后带着那英对唱起来。

  看画面,于和伟眼里,写满了深情,那姐眼里,则写满了害怕。

  

  后来节目片尾播放了一段于和伟自己solo的歌。

  网友以为这是个幕后小花絮,没想到几天后这首歌曲上架了,名字叫《只字不提》。

  “山外的山,我望不穿,清风过肩,犹似故人在眼前。风吹山丘,年华江流,山河无言,如我只字不提的想念。”

  看歌词,有点李宗盛《山丘》的味道了;

  再听听曲儿,古风、念白、轻哼、戏曲唱腔……应有尽有。

  从悠扬婉转的歌声中,我们听出了这个中年男人对人生的思考。

  

  面对一片赞誉声,于和伟又自嘲道,发歌的动机,来自“厚颜无耻”。

  有人嘲笑于和伟的没皮没脸,有人却喜欢他的有血有肉。

  有人曾发帖问,于和伟的长相是帅哥,还是路人脸。

  点赞最多的回复说,于和伟不算帅哥,但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人着迷。

  

  皮哥以为,这种气质就是随性、真诚。

  互联网的作用,是让人畅所欲言,如今却成了桎梏,你今天开的玩笑,明天就可能成为“罪证”,谨言慎行,成了娱乐圈的通行证。

  10年前,那英还敢说:“我最讨厌装X的人”,吴京还敢和段奕宏在社媒上“打情骂俏”,杨幂还敢和黑粉互喷。

  

  而现在,明星们为了不犯错,社交账号都交给团队运营。

  图片精美,文案华丽,遇上公共事件,一个个抢着转发,可就是缺少了一点儿“人情味儿”。

  在一个个“假人”林立的娱乐圈,于和伟用“不务正业”的方式,竖起了另一面旗帜。

  他把胆小、慵懒,鸡贼、文艺、逗比的一面,毫不遮掩地展现给观众,带着污点,也闪耀着光辉。

  

  而这份随性,需要勇气。

  

51岁,他终于开窍了

  回顾于和伟这一路,荆棘满地。

  母亲45岁生下他,他3岁丧父,家中9个孩子,他排行老幺,从小是吃大姐的奶长大的。

  

  2次中考落榜,中专毕业后,幸运考上抚顺话剧团;

  几年后丢了“铁饭碗”,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小姐姐卖了钢琴,支持他求学;

  求学期间和舞蹈演员宋林静谈恋爱,被对方父母瞧不上;

  毕业后又进入话剧团,工资是每天150元,和领导表达不满,被罚3年不准拍戏。

  后来大姐去世,他没能见最后一面。

  

  好不容易熬到32岁,出演《历史的天空》被大家熟知,之后却成了反派专业户。

  和高希希合作的8部戏里,观众只记得角色,不记得他的名字,连高希希都急着说:

  “你也太不会宣传了,8部戏8个人物,单拎出一个都够你火了。”

  

  可于和伟就是不开窍,闷葫芦一个。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他演了《新三国》、《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悬崖之上》、《觉醒年代》,拿了影帝视帝,靠表情包出圈,成为了“叔圈”代言人。

  

  

  经历的伤痛,会留下痕迹,或外化为戾气,或内化为休养,很幸运,于和伟成为了后者。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这是于和伟充满争议的地方,也是他最让人喜欢的部分。

  

  这种品质,更反哺了他的表演。

  于和伟说:“一个故事和人物,首先得有意思,其次才能有意义。如果故事人物不好玩,观众就不会被感染。”

  

  尽管没有太多幽默细胞,他还是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好玩儿”的人,那些荒唐事儿,就是他表演的养料。

  在成名前,他拍了刘江的《局中局》和《岁月》。

  虽然在观众中没有太大反响,但是在业内已经引起轰动。

  很多圈内人说看了于和伟的戏,都不敢自吹自擂,有电影学院的老师,直接拿这两部戏当表演教材;

  

  在成名后,他首次“触电”出演电影《老炮儿》,立刻引起了冯小刚注意。

  后来冯小刚邀请他出演《我不是潘金莲》,在一众大腕儿配角中,他脱颖而出拿到了金鸡奖最佳男配。

  他从未在电影圈证明过自己的票房号召力,但是张艺谋却找到他一口气拍了《悬崖之上》和《坚如磐石》两部戏。

  在《悬崖之上》的一场戏中,周乙在战友牺牲后,独自在车里黯然神伤,整个表演,于和伟只能靠微表情来完成。

  张艺谋看后大赞:“在严酷中就像一股暖流,一直是冰,最后爆发一次,这是人性。”

  

  王劲松说于和伟的表演没有疆域,徐峥说于和伟的表演有创造力,总能超乎观众的想象。

  而皮哥觉得,于和伟的表演用二字足以概括:细腻。

  这份细腻来自他的性格,也是他的天赋。

  

  一个例子可以作证:

  于和伟曾回忆,当年他父亲喝酒回家,母亲责备他,他笑着不说话,醉醺醺地拉开一个油纸包,取出可口的食物,把孩子们叫醒,挨个喂,喂到母亲的时候,母亲又好笑又好气地说“滚”。

  这么充满生活情趣的细节,是他3岁前观察到的,并且铭记了一辈子。

  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支撑起了他后来表演上的随性。

  

  所以他那段长达十多年的蛰伏期,表面看是在苦苦等待,其实是浸泡在生活的染缸里,汲取能量。

  这几年于和伟火了,但时常感到被榨干,有时候他和黄渤抱怨,拍戏拍得腻歪了,可又推脱不掉。

  他觉得演员不能脱离生活,如果只剩下摄制组、活动、西装革履和红地毯,生活从哪里来?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回归生活,镜头前的他越是克制,生活中的他就越是放肆和荒唐。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明白了。

  于和伟的荒唐,恰恰是另一种难得的清醒;

  于和伟的“不务正业”,恰恰是戏与戏之间美妙的间奏曲。

  历经娱乐圈沉浮,51岁的他,终于开窍了。

  如今曲罢戏未了,马上他的新戏《三体》就要和观众见面了,一起期待一下吧。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一粒鸡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江苏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