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同样演“黑老大”,把于和伟王志文张颂文一比,层次差距一目了然

同样演“黑老大”,把于和伟王志文张颂文一比,层次差距一目了然
2023年09月27日 10:19 新浪网 作者 皮哥orange

  今年‬十一的‬电影‬市场‬异常热闹,有11部电影定档,其中最让人期待的就属张艺谋的《坚如磐石》了。

  这部扫黑题材的电影其实早在3年前就拍好了,因为尺度过大,一直被雪藏,如今终于要露出真容了,实在让人期待。

  于和伟在影片中饰演了一位黑老大,黎志田。

  据参加过看片会的人透露,这又是于和伟塑造的一个经典角色。

  

  “如果这部电影早点上映,可能就没高启强什么事儿了。”

  了解过‬这部‬电影,你就会发现此言非虚。

  于和伟塑造了一个与常规不太一样的黑恶老大。

  从底层“棒棒”起家,一步步爬到地方首富,手眼通天。

  

  他有句人生“格言”:钱外有钱,官上还有官。

  看上去是个西装革履的体面人,可私下却恶狠,邪魅,癫狂。

  

  手指伸进火锅,残忍割舌、拿扳手砸人,这些大尺度场面全都出自他手。

  用于和伟自己的话说:没演过这么恶的人。

  

  很多人预测,电影上映后,于和伟饰演的黎志田,又会和张颂文饰演的高启强一样破圈。

  一个电影里的反派,真就演得这么好?

  这还真不是夸张。

  别看“黑老大”只是一个影视形象,角色之下,却藏着很多门道。

  

  街头混混里的头头,是黑老大;

  铜锣湾的扛把子陈浩南,也是黑老大;

  叱咤上海滩的杜月笙,还是黑老大。

  可见同样是黑老大,也是分个三六九等的。

  

  那么在影视剧里,不同的演员也就会演出不同的层次感。

  看懂了这些层次,我们再对照看于和伟饰演的黎志田,又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第一层:人靠衣装

  正所谓“人靠衣装”,当一个落魄屌丝想成为黑老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换上一身帅气西装”。

  比如最近热映的电影《第八个嫌疑人》里的大鹏。

  

  大鹏那张脸,最大的特点就是怂。

  演坏人气场不够,只能演《受益人》里的唯唯诺诺的骗保人,或者《铤而走险》里被逼上梁山的车行小老板。

  他要演黑老大,只能靠化妆。

  

  于是当大鹏梳着90年代流行的三七分头,穿着略显宽大不太合身的西装,拿着翻盖电话出场时。

  有人说他像高亚麟,有人说他像许冠文,甭管像谁,港片里那种黑老大的味儿就出来了。

  

  同样是化妆,还需要前后对比,才能突出层次感。

  影片中,大鹏至少换了三个装扮。

  一个是作案前利欲熏心的黑老大。

  一个是作案后逃到东南亚当难民的瘦子,为了外形上的转变,大鹏43天减了30斤。

  

  一个是案发21年后,隐居边境小城的中年老实人。

  他以这个形象第一次出场时,很多人被惊艳到了,那个发型像被人拿砍刀砍过一般,像极了一个失意的中年人。

  

  大鹏能取长补短,在演技还不醇熟的情况下,光靠这三个装扮就唬住了观众。

  后面他拿石头砸人,也成为继张东升爬山后,犯罪片里又一大名场面。

  当然,这样的黑老大,注定无法做大做强。

  

  影片中大鹏饰演的黑老大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只能愣头愣脑地去抢银行,然后带着表弟浪迹天涯,最后东躲西藏几十年还是落入法网。

  第二层:脸上着相

  当一个黑老大想要再进阶一步,除了穿得人模狗样外,还要脸上着相。

  用大白话说,你得够狠,还得让别人看出你够狠。

  代表人物就是《征服》里刘华强。

  

  孙红雷饰演的刘华强,就是混迹街头的一大狠人。

  纹身、金链子、寸头、黑西服,刘华强就是一代人心中“黑老大初恋”。

  闭上眼睛,你立刻就能浮现他骑着摩托、拿着砍刀出现在街头的嚣张形象。

  

  但,这还不是刘华强最狠的地方。

  他最可怕之处在于可以用丰富的表情和动作,来准确传递这股狠劲。

  

  比如面对仇人,放狠话时,脑袋战术性一歪,手指一指,恨不能一指头戳死对方。

  还有拿着砍刀恐吓对方时,咧着嘴,露出轻蔑的笑,明明是快糊掉的画质,观众却能感受到4K级别的震撼。

  

  这种表情很废五官,孙红雷演完这部剧都留下了表演后遗症——

  他以后再演狠人时,经常是一类演法:盯着对方笑一下,然后把表情凝固住,当对面吓傻后,他又咧嘴大笑,轻松拿捏全场。

  这种着相的表演方式,或许谈不上高级,但对20年前的电视观众来说却特别好使。

  以至于孙红雷后来录制综艺,碰到热心观众还会说一句“你的流氓演得太像了”。

  

  当然,这类黑老大只有狠,没有城府,注定干不成大事儿。

  剧中刘华强耍完狠,还要东躲西藏沦为亡命之徒,而观众给他们的定位也是流氓一个。

  第三层:气质癫狂

  黑老大再往上爬,就要走气质路线了。

  港片在巅峰时期被称为“尽皆过火,尽皆癫狂”,这种气质刚好为黑老大的角色塑造提供了温床。

  港片里,也有那些着相的狠人。

  比如掀桌子、踩关公像的乌鸦哥;叫嚣着“食屎啦你”的乌蝇哥。

  

  这些只会耍狠的人,注定只能当小弟,一般都活不到最后。

  而背后做大哥的,无一不拥有癫狂气质。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枪火》里的吴镇宇。

  这部电影是仓促之作,没有剧本,拍摄周期只有19天,而且几乎是一遍过。

  

  影片讲述了五个黑帮兄弟自相残杀的故事,吴镇宇只是五大恶人之一,严格来说都谈不上黑老大。

  但是他就是凭借20%的戏份,征服了金马奖评委,拿到了金马奖影帝。

  获奖词揭晓了答案:“虽只是五分之一,但眼神让他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看看,想成为港片里的老大,光耍狠是不够的,关键是那种癫狂的气质。

  而吴镇宇站在那里,光那个亦正亦邪的眼神,就是黑老大的标配。

  几年后,他终于等来了绽放。

  在《无间道2》里,成功饰演了倪永孝。

  有人说他演出了香港版的教父,但皮哥却觉得原版教父少了那种癫狂的气质。

  

  倪永孝外表斯文却用眼神吓人,不声不响拿下了父亲手下的旧部,机关算尽反误了家族命运,临死前才发现连身边的弟弟也是敌人。

  吴镇宇躺在余文乐怀里的那场戏堪称经典,一个狂人眼神里最后一丝火焰熄灭,让人不禁唏嘘。

  

  

  倪永孝也成为黑老大的模板,很多晚辈演黑老大都模仿吴镇宇,其中就包括饰演高启强的张颂文。

  

  《狂飙》热播时,有人就问,如果吴镇宇来演高启强,会演出什么味道?

  吴镇宇怎么演不知道,但绝对会多一分癫狂。

  

  可惜的是,这类黑老大因为神经刀的属性,戏剧性拉满,还带有一种肆意而为的浪漫情怀。

  

  但因为胸中城府不够,他们常常以悲剧收场,倪永孝就是最好的例证。

  第四层:精神洗脑

  如果想再往前走一步,那么黑老大就不只是脸厚心黑,更要学会洗脑术,这个比大砍刀的威力大多了。

  其中典型代表就是《黑洞》和《黑冰》。

  

  《黑洞》里的聂明宇,因为年轻时跳水救同伴,得了哮喘和性无能,性格开始扭曲,滋生出发社会人格。

  聂明宇是个务实的坏蛋,他对手下的小弟进行精神洗脑,然后自己躲在幕后笑看风云。

  

  他的装扮同刘华强相比也有了升级。

  同样是黑色系,但他穿着黑制服、黑手套、戴着黑框眼镜,在文艺大叔和变态大佬之间来回切换,让人捉摸不定。

  到了聂明宇这个级别,他已经不必亲自下场去干脏活累活了。

  

  编剧给他设置了一个当市长的父亲,聂明宇从小活在父亲的高压之下。

  于是后期他黑化,除了满足变态心理外,还多了一分对抗父权争取自由的意味,是不是立马高大上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张艺谋的《坚如磐石》就是根据《黑洞》改编的,原来的名字也叫《黑洞》,看来老谋子也对这部剧情有独钟。

  而《黑冰》又是《黑洞》的升级版。

  王志文饰演的郭小鹏,和聂明宇成长经历、黑化过程如出一辙。

  

  但他更往前走了一步,他已经不是简单的洗脑,而成为了一个精神导师,有一套自己的出事逻辑,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用一句大白话说就是,忽悠别人,忽悠到连自己都信了。

  这样的人是不屑于外表装扮的。

  于是我们看到最后郭小鹏最后被抓,穿着囚服,梳着光头,但依旧侃侃而谈,用11分钟的独白戏阐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用毒品控制人类。

  

  明明是胡说八道,但在他磁性的嗓音下,连观众都被沦陷,这就是台词之神王志文的魅力。

  当然,到了聂明宇、郭小鹏这个阶段,已经有点“多智近妖”了,他们只能是影视剧里存在的人物,并不接地气。

  想要接地气,完成洗白,还得到最后一个阶段。

  第五层:重剑无锋

  前面几个阶段的大佬,无论如何嚣张,最后无一例外,都会走向覆灭。

  只有这个阶段的大佬,能成功上岸,成为平易近人、人人艳羡的成功人士。

  《狂飙》里的高启强就是这样的人。

  

  这部剧里的高启强一共分成三个阶段。

  前13集,是高启强的堕落过程。

  一个卖鱼贩,在命运的阴差阳错下,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个阶段的高启强做事都基于三个字“不得已”,本质上说他还是个好人。

  

  中间13集,是高启强黑化的过程,他从好人变成了一个坏人。

  这个过程他当然靠衣装。

  当卖鱼贩穿上了得体的白色西装,当卖鱼贩傍上了曾经的大嫂,一个新晋的黑老大诞生了。

  

  尽管他浮夸违和,但小人乍富的嘴脸满足了多少人的幻想。

  紧接着,高启强也着过相。

  面对泰叔时的谄媚,面对小虎时的义气,面对老默时的奸诈,面对大嫂时的贴心,面对安欣时的故作镇定。

  这个阶段的高启强逐渐撕掉了真诚的外衣,变成了一个行走的表情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然后,高启强除掉异己,真正成为了黑老大,那股子大佬气质也就呼之欲出了。

  如果说过去他面对安欣时还做贼心虚,那么完成进阶后的他,已经深信自己就是对的那一方。

  

  

  全剧第26集结尾就是一个绝妙的隐喻,代表正义的安欣站在十字路口智慧交通,自己却迷失了方向。

  坐车经过的高启强已经摇下车窗,目送曾经的对手落败。

  后13集,是高启强陨落之路,这时候的他已经只手遮天,也进化到了黑老大的最高境界——重剑无锋。

  

  我们发现,这个老头完全没有了当年的戾气,说话慢条斯理,待人十分和善。

  他不开豪车,骑个破电动车出没;

  他没有架子,和机车少年打成一片;

  他作风简朴,每年还回旧宅吃忆苦饭;

  他悬壶济世,开始搞起了慈善,还常常去敬老院做义工。

  

  这就是黑老大的终极版。

  他们摸爬滚打后发现,行走江湖,最硬的不是拳头,而是人心。

  

  他们明白,人上有人,官上还有官。

  自己再嚣张也不过是别人的棋子,与其献丑,不如藏拙。

  于是他们彻底磨平了刀刃,或者拿着木剑示人,再后来干脆手无寸铁,看似人畜无害,其实一个电话就能让当地百姓抖三抖。

  

  如果在现实里,《狂飙》演到26集就可以完结了。

  高启强会成功洗白,他会著书立说,过去的黑历史摇身一变成为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史。

  现实中不乏这样的厉害人物,他们已经成了人上人。

  可惜这是电视剧,高启强必须倒下。

  于是,编剧强行让高启强降智,一个修炼满级的黑老大最后草草收场。

  

  但这样的潦草处理无法掩盖高启强这个角色的光芒,观众还是被他的魅力吸引,明知他坏事做尽,依然希望能继续跟着他爽下去。

  以上就是影视剧里黑老大进阶之路的五个阶段。

  如果生在乱世,这些人很可能成为一代枭雄。

  可惜生在和平年代,他们注定只能沦为混混流寇。

  

  就像宋江带着兄弟们替天行道快意恩仇后,依然逃不过被招安的命运;

  黑老大们终其一生,不过是为了洗掉一个“黑”字,这是他们的悲哀。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一粒鸡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江苏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