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宋人趣事:林逋隐居孤山,不娶妻不生子专门植梅放鹤

宋人趣事:林逋隐居孤山,不娶妻不生子专门植梅放鹤
2020年04月27日 06:50 新浪网 作者 萧家老大

  宋人趣事:林逋隐居孤山,不娶妻不生子专门植梅放鹤

宋人趣事:林逋隐居孤山,不娶妻不生子专门植梅放鹤

  编辑

  张咏性格急躁,在益州任知州时,有次在街上吃馄饨,每一低头,头巾的带子总要垂到碗里,垂一次,拿一次,最后,张咏不耐烦了,将头巾解下来,直接扔进馄饨碗里,说:“你请吃吧。”起身走了。

  布衣诗人杨朴性格怪僻,常独自骑驴到郊外游赏,见到草木茂盛处,便翻身下驴,趴伏在草丛中,冥思苦想。如偶得妙辞佳句,便会突然一跃而起,路人常因此受到惊吓,还以为遇到了强盗。

  翟耆年喜欢奇装异服,其头饰衣服全都仿照唐朝式样,起名为“唐装”。有一次,翟耆年去拜会朋友许彦周,许梳着一个发髻,身穿犊鼻裤,踩着木屐出来迎接。翟惊得目瞪口呆,许则若无其事地说:“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这穿的是晋装,难道只许你穿唐装?”

  张齐贤不仅饭量惊人,而且能把药当饭吃。汴梁天寿院所制风药黑神丸很有名,有活血化瘀之的功效,一般人进服,吃上小小一丸便足够了,张齐贤竟以“五七两为一大剂”,而且是用胡饼夹着吃。

  郭忠恕身体特异,盛夏酷暑时,身上一点汗也不出;隆冬严寒时,则喜欢凿冰沐浴,洗完后,身旁的冰全都融化了。其为人放荡不羁,不与俗人为伍,喜欢游历,喜欢纵酒,还喜欢称呼别人为猫。宋太宗赵光义听闻其名,便召他入京,在内侍窦神兴处当差。郭忠恕留着一脸长胡须,一天晚上忽然全部刮去,窦神兴不解,问其故,回答说:“聊以效颦。”

  夏竦喜欢古玩珍宝,收集珍藏无数。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夏竦都会在地上铺上青毡,然后把那些珍玩拿出来排列好,自己则斜躺在床上观赏,一看就是一整天。

  有一次,范仲淹在河边行走,想捞两条鱼来吃,随从说:“这里的水不好,里面有虫子,鱼是人们常说的‘虫盖鱼’。”范仲淹说:“不碍事,虫子我也能吃。”

  尹洙性情偏执,气量狭小,在洛阳时,有一次与欧阳修、梅尧臣等人一起游嵩山,尹洙无意间说了句:“游此山应该带着胡饼炉来。”意思是搞搞野炊啥的。结果遭到众人反对,都说游山是为了享受自然,要随意才好,带着胡饼炉算怎么回事?岂有此理!群起而攻之。尹洙自知失言,又在众人的围攻下无法辩驳,急得用手扼住自己的脖子,大叫道:“你们敢再说。”最后诸公苦苦相劝,尹洙才放手。

  米芾有洁癖,为女儿择婿时,候选人中有个来自建康(南京)的,姓段,名拂,字去尘,米芾很中意,自我解释道:“既‘拂’而又能‘去尘’,这才是我想要的女婿啊。”毫不犹豫地把女儿嫁给了他。

  蔡京善建高楼,有座六鹤堂,高四丈九尺,人行其下,望之如蚁;张功甫在南湖园四棵古松之间,建造了一座驾霄亭,亭子悬在半空,固定在松干上。每当风清月朗之时,张功甫便与友人蹬梯赏月,亭子飘摇,有如仙人。

  林逋隐居孤山,不娶妻,不生子,专门植梅放鹤,人称“梅妻鹤子”。他平时畜养的两只鹤,放飞时能直入云霄,盘旋许久之后仍飞回笼中。林逋经常自己划着小船,畅游西湖的各个寺庙,如有客人来访,便由家里的书童先代为招待,入座,看茶,然后开笼放鹤,林逋看到鹤飞,知道有客到了,便会划着小船回去。

  福州人陈烈博学多才,为人却极有个性,他不喜欢跟风时代潮流,动辄便循尊古礼。蔡襄在莆田为父守丧时,陈烈欲凭吊,对门生弟子们说:“诗经上说,‘凡民有丧,匍匐救之。’现在我就要和你们一起行这个礼仪。”于是戴上黑头巾,穿上皮制的靴子,和二十多个门生一起前往。到得蔡家,众人对着大门跪下,以手拄地,匍匐前进,边爬边嚎啕大哭。守灵的妇人们没见过这场面,吓得慌忙避走。蔡襄素知陈烈的性格,只笑了笑,接受了他的吊唁。当时李觏曾画过一幅匍匐图,说的便是彼时情形。

  赵孟坚清放不羁,喝醉后用酒弄湿头发,手持红牙板,大唱古乐府诗词。他还喜欢收藏书画,有次得到一副五字不损本兰亭帖,兴高采烈地乘船回家,快到岸边时,小舟忽然倾覆,行李全部落入水中。再看赵孟坚,浑身湿透地站在水里,手上拿着兰亭贴,大声说:“兰亭在此,余不足惜。”为了纪念这次不平凡的经历,后来他还在帖首题写了八个字:“性命可轻,至宝是保。”

  石延年饮酒很另类,有时披头散发光着脚,还戴上枷锁,称为“囚饮”;爬到树上喝,称为“巢饮”;用禾秸秆把身子埋起来,然后探出头喝,称为“鳖饮”。总之是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而且没有一天不喝醉的。其宅第后面不远处有个小庙,石延年常去那里躺着喝酒,边喝边捉虱子,由此还给小庙起了个名字叫“扪虱庵”。石延年还喜欢豪饮,任海州通判时,有次朋友刘潜来访,二人在舟中痛饮,一直喝到后半夜。酒快喝光时,石延年仍未尽兴,见船中有一坛醋,便把醋掺在酒里接着喝,最后酒和醋都喝光了。

  韩维被贬谪后,每年春天,都会备上十个客人的酒具,畅游西湖。游湖前,韩维让仆人在湖边等候,有士大夫经过便邀他上船,直到邀满九人为止,然后与他们一起上船畅饮,从不问客人姓名,是干什么的。有朋友问韩维:“为什么不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呢?”韩维说:“你年轻不明白,我老了,不知道还能经历几个春天,如果找到了知己再和他们喝酒,我又能快乐几天呢,春光不等人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