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诗人》紧接《悬崖之上》,三部电影年内上映,朱亚文找对戏路了

《诗人》紧接《悬崖之上》,三部电影年内上映,朱亚文找对戏路了
2021年06月06日 22:47 新浪网 作者 纳兰惊梦

  

  说起朱亚文,你会想到《红高粱》里充满原始野性的余占鳌,会想到《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机智勤奋又有点嚣张的赵小亮,会想到《陆垚知马俐》里“娘man”的赵奔。从年代剧到现代剧,从轻喜剧到历史剧,朱亚文的角色跨度一直令人惊叹。

  而在《诗人》里,他又塑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

  一张纸,一支笔,一个女人,一个世界,这就是《诗人》所有的故事。

  有人说,现在已经是个不需要诗人的时代,与将诗歌、文学、哲学视作全社会信仰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相比,如今的诗歌大概只剩下断壁残垣让大家吊唁。

  由朱亚文和宋佳主演的《诗人》,就是讲述了一个发生于上世纪末,诗歌尚是全社会信仰背景之下的故事。朱亚文饰演的李五,原本只是矿上普通的开矿工人,却一心通过诗歌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生活上的李五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依赖着妻子陈蕙的照顾,包括那条脱了线的毛裤,都成为他寄托亲密关系的依恋。

  这也是朱亚文与宋佳这对好演员继《闯关东》之后,时隔14年的再度合作。当年传武和鲜儿这对意难平的CP,在《诗人》则是从相濡以沫的依恋,到误会挣扎破灭的痛楚,更加的刻骨铭心。

  内心里的李五敏感又有些虚荣,对于“诗人”身份的执著既在于笔端,也在于生活中。当门卫老大爷通知他有诗歌杂志社寄来的汇款单时,他故意借口有事不着急取走,而是让它像张奖状般贴在门卫窗口供人瞻仰;

  原本灰头土脸的他,仅仅只是借到宣传科,就已经学着领导样背着手到矿上,享受着工友对他的追捧;在诗歌获奖以后,更像是位大英雄般,被簇拥着在各个厂区做汇报,只不过汇报的那些陈词滥调,正如同之前被他瞧不起的“大家”张目一般模样。

  李五是个极其矛盾的角色,他心向往自由与浪漫,不甘心被现状所束缚,却又挣不脱对于权位的渴望;

  他一次又一次到曾经赋予他灵感的老房子、老场景里试图寻找灵感,却发现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被张目不幸言中,哪怕连一句好诗都写不出来;

  他像学张目过往那样搞个诗歌大赛,却发现他曾留恋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就连最崇拜他的工友李冰,宁愿带他去吃吃喝喝做按摩,也不愿意拿钱出来给他搞赞助。

  不得不提到张目对于他诗歌的点评,也更像是对于他人生的注脚——有着极力想从现实中抽离摆脱的愿望,但现实却一次次将他撕扯。

  相较朱亚文之前那些或英武阳刚、或儒雅绅士,甚至贱萌随性的角色,《诗人》里胡子拉碴的李五敏感又脆弱,茫然又哀怨,孤傲又缺乏自省。正如全片没有一句诗,《诗人》却用一对普通夫妻的命运纠缠,激荡起诗的涟漪那样;朱亚文也几乎没有用到起伏激烈的方式,而是用自己的细腻情绪,将这个复杂的人物给塑造起来。

  这份对于劲道的拿捏,让人不得不叹服朱亚文表演方式的宽泛:既能在文艺片里独舞,也能在商业片里纵横。

  而今年在电影领域频频发力的朱亚文,除了不久前上映的张艺谋谍战片《悬崖之上》,以及即将上映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导演的《长津湖》等多部主旋律商业大片外,还交出了《诗人》这样一份文艺气息颇浓的作品,跨度极大又不失亮眼之处——在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这部《诗人》也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可谓是成绩不俗。

  有人说,如今的朱亚文找对了戏路,在严肃创作环境浸淫,更能发挥出他的创作欲与表演灵性。主旋律、历史正剧这类题材对于朱亚文而言,有着更加合适的角色表述能力,这些融合着尘埃感与真实性的角色,在让观众们越来越感到惊喜,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朱亚文极强的可塑性,这大概也是他自己最愿意让观众看到的东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