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揭圈中乱象、说大实话,娱乐圈这6位明星,一个比一个敢说

揭圈中乱象、说大实话,娱乐圈这6位明星,一个比一个敢说
2021年12月08日 19:23 新浪网 作者 前创影视

  王源曾在一个采访中说:“在娱乐圈,很多没见过面的人,第一次上来就叫亲爱的。”

  

  但只要没被“糖衣”冲昏头脑的人都清楚,这份殷勤的背后,无非是忌惮你现有的流量和地位做出的表面功夫。

  不过在娱乐圈,也有这么一群心直口快的人。

  他们不屑于阴奉阳违,花言巧语。

  经常说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堪称圈中“清流”。

  1.李诚儒

  李诚儒近日再一次凭借“毒舌功夫”登上热搜。

  

  他这次开怼的对象,是一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导演。

  毕志飞:获得过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硕士学位北京大学影视学博士学位

  并且他还是北京电影学院首位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硕士毕业生。

  光看这些头衔,就觉得毕志飞在影视方面肯定颇有研究。

  但就是这么一位履历镶着金边的导演,竟然能拍出一部豆瓣评分2.2,毫无争议的烂片。

  

  为此他还把豆瓣给告了。

  然而《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并不是毕志飞“逐梦导演圈”的个例。

  因为在他其他自编自导的影视作品中,评分基本也都在4分以下。

  

  在近期播出的综艺《导演请指教》中,毕志飞敢于挑战翻拍经典电影《小城之春》的勇气,不仅没有得到其他人的鼓舞,反而还赢来了李诚儒的一盆冷水。

  毕竟《小城之春》曾被金像奖评为百年百大电影第一名。

  当毕志飞选择翻拍它后,李诚儒就毫不客气地指出:“你勇于敢挑战这个片子,我也就理解了,你在豆瓣评分,为什么2.2。”

  

  这样当众揭人伤疤的话,估计只有李诚儒敢说出来了。

  不止“小”导演,“大”导演他也敢怼。

  在一个综艺中,主持人说张艺谋拍《图兰朵》的时候,借助的就是中国的戏曲。

  只见李诚儒很严肃地摇摇头,说:“张艺谋不懂京剧”。

  

  主持人还想往回拉,但李诚儒依旧很硬气:“我认为张艺谋就是胡用。”

  

  接着还表示:“人要经得起批评,他要是什么都听不进,那坏了,所以现在票房越来越低。”

  

  吓得两个主持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惊恐的表情,倒退半步。

  但百密终有一疏,李诚儒“话”说多了,也有“翻车”的时候。

  例如在《我就是演员》中,许军聪因演了《西游降魔篇》中的一段戏。

  就受到李诚儒的“劝告”:“希望你提高眼界,不要总盯着墙角,不要盯着八十年代后流行起来的无厘头表演。”

  

  香港的无厘头表演,当中以周星驰为佼佼者,李诚儒这番话,一下就点燃了周星驰影迷的怒火。

  毕竟如今网友讲究的是:你评论别人,自身还得有两把刷子。

  在这点上,李诚儒就泄气不少了。

  李诚儒作为导演,一共导演过6部戏。

  其中两部剧观众少到没有评分。

  《龙须沟》、《新警事》、《新警事之隐形兄弟》都是和别的导演共同合作并且取得了不错的评分。

  

  但他自己独立导演的喜剧电影《大导归来》,却成为了3.5分的“低分电影”。

  

  李诚儒怼郭敬明、怼陈凯歌的《无极》、怼毕志飞,获得一片叫好声,因为这是大众倾向。

  但不代表他评判的每一件事都能被奉为圭臬,成为风向标。

  2.许晴

  既然提到许晴,那就不得不回顾一下她在《花儿与少年》中创造的名场面了。

  某素人问许晴:“晴姐,你上一季玩得开心,还是这一季玩得开心。”

  许晴没有犹豫:“上一季”。

  

  听到这句话,其他几位明星面面相觑。

  躺在许晴肩膀上的井柏然尴尬起身,然后接着问“为什么是上一季?”。

  

  许晴毫不掩饰自己在这一季过得有多么不开心,直说道:“因为上一季的人都正常。”

  

  一句话直接让整个气氛陷到冰点。

  早在《花儿与少年》第一季的时候,许晴就和刘涛传出不合。

  不过两人面对传闻,在采访中所表达的态度都不一样。

  刘涛斩钉截铁地说:“不属实。”

  

  许晴的回答是:“我跟佩佩姐和刘涛,不合拍是事实,因为她们是属于另一类的女孩子,就是喜欢干活,喜欢去呈现她们这种功能性的能力。”

  

  虽然许晴接着说人有不同是好事,但这话怎么听着就这么怪异呢。

  面对同一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可以看出刘涛是属于那种处事圆滑,哪怕跟人有什么矛盾,在公共场合也不会下对方面子的人。

  可许晴不一样,她不愿意妥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五十多岁的许晴,敢爱敢恨,最喜欢Hello Kitty,声音和行为都透露着“我是少女”几个字。

  许晴能有这份洒脱,完全得益于原生家庭带给她的底气。

  姥姥和小姨都是外交官,爸爸是警卫员,妈妈是舞蹈队队长。

  在殷实有爱的环境中长大,自然而然,她也就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

  虽然外界对于许晴大部分的评价是“矫情”,但身为演员的她,在拍戏过程中从来不发“公主病”。

  

  张纪中就曾在采访中大赞许晴:“许晴这个人的工作态度真的不错。”

  这样拎得清的个性,哪怕生活中她再矫情,也很难让人反感。

  面对许晴这样的人,虽然很少人会选择和她做朋友,但她这种不被条条框框束缚,活出自我的人生态度,的确让人羡慕。

  3.薛凯琪

  在第十六届华鼎奖的颁奖典礼上,薛凯琪和余文乐作为“最佳女配角”的颁奖嘉宾。

  在揭晓获奖演员前要按照套路进行一小段的寒暄。

  薛凯琪先问余文乐:“你觉得一个最好的女配角需要的条件是什么?”

  余文乐边思考边说:“我觉得最佳女配角,需要的是低调。”

  薛凯琪意味深长地说:“低调就好呀,那江一燕在那个《四大名捕》她不就很好了吗?”

  

  余文乐听后走过场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谁知薛凯琪语出惊人:“因为她在戏里,我们完全看不到她的脸。”

  

  接着还转头看向余文乐,带着单纯询问的语气:“这样就好了吗?”

  余文乐此时的表情,呆若木鸡,完全不敢跟薛凯琪对视。

  

  沉默几秒,只憋出来一个:“嗯……还是颁奖吧。”

  

  此刻余文乐的内心估计只想快点颁完奖下台。

  但这可还没停,接着薛凯琪继续说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

  宣读获奖演员名字的时候,薛凯琪笑着说道:“原来,真的,不要脸就好了,《四大名捕》,江一燕。”

  

  能让薛凯琪当众揶揄江一燕“不要脸”,丝毫不顾及对方的感受,这让网友不禁疑惑,江一燕到底怎么得罪薛凯琪了?

  多年后,小S也问起这个问题,薛凯琪的回答是:自己普通话不好,本想夸江一燕却弄巧成拙。

  

  可如果真是无意,作为圈中“资深”演员的余文乐,不会露出那么尴尬想快点结束的表情。

  而是立马救场,让其他人不要误会了薛凯琪的“本意”。

  他那句“还是颁奖吧,”大概也是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意思让薛凯琪说两句就得了,别再破了气氛。

  虽然不知道两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但如今的两人,的确没有相交线。

  江一燕嫁为人妻淡出荧幕,薛凯琪偶尔拍拍戏,互不打扰,这样估计也是最好的状态了。

  

  4.郑佩佩

  1971年,正当红的“武侠影后”郑佩佩宣布结婚退出娱乐圈,随丈夫到美国定居。

  从此她也开启了8次怀胎,4次流产,只为给三代单传的丈夫生一个儿子的“造子之路”。

  

  多年后郑佩佩在访谈中谈起她与老公原文通的婚姻,却很豁达地用了一个“缘”字来概括。

  当时郑佩佩母亲到原文通家打麻将,因为输了钱就让女儿去送。

  

  没想到这一送,把郑佩佩也送出去了。

  当时郑佩佩还没红,原文通对郑佩佩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也不是长得特别漂亮,为什么你要当电影明星?”

  更是直言“我看你是不会红的。”

  

  如果是正常人,肯定觉得这话太冒犯人了,对他的第一印象就大打折扣,但郑佩佩就吃这套。

  后来两人在交往的时候,郑佩佩母亲极力反对,说“他们家肯定对你不好。”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听到母亲这番话,郑佩佩叛逆的情绪一下就上来了。

  

  原文通也说“我们明天就去注册”。

  虽然郑佩佩事后还是冷静了一会,但在种种不明力量的推力下,郑佩佩和原文通还是领了证。

  婚后郑佩佩宣布退出娱乐圈,随原文通定居美国。

  因为原文通家三代单传,在婆家的压力下,郑佩佩第一胎生了女儿后,就开始不停“造子”。

  一共怀了8胎,因为身体虚弱,流产了4胎。

  孕期检查原文通也不会陪着去,因此医生还问郑佩佩“你有没有老公的。”

  

  生完儿子后,郑佩佩就跟原文通离婚了,用她的话讲是“因为我完成任务了”。

  鲁豫在一旁不解地问:“如果没有儿子,那你肯定还要再生,对吗?”

  郑佩佩回答:“可能的”。

  被人当作“生子机器”,在旁人看来是很辛酸无助的事。

  但郑佩佩在采访中,没感觉到特别低沉的情绪。

  她将这段经历仅用一句话概括:“这是缘分,我非要跟这个人结婚,给这个人生孩子。”

  

  结束这段婚姻后,郑佩佩重回荧幕。

  1993年,在周星驰导演的《唐伯虎点秋香》中饰演“华夫人”、在甄子丹主演的《咏春》中饰演严咏春的师傅、还出演过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胡歌刘亦菲主演的《仙剑奇侠传》。

  

  中间位

  获得过华鼎奖中国电视剧终身成就奖、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当一个人经历得多了,也就看淡了,这也是郑佩佩这么敢说的原因。

  谈李小龙,他说李小璐是真功夫,我们这些人是花拳绣腿。

  主持人顺势问那成龙呢?郑佩佩摇摇头,他不是真功夫,他也是花拳绣腿。

  

  在另一个访谈中,郑佩佩直言,张柏芝是工作态度很不好的演员。

  

  接着爆料,当时两人合作的戏在内蒙古拍,环境很不好。

  她一个人冷,大家其实都冷,摄影师等着脚都成冰了,但张柏芝就迟迟不来。

  

  成龙和张柏芝虽然私生活备受争议,但他们也各凭本事赢得了一众影迷。

  可郑佩佩却能将这些得罪人的话十分坦然地说出口。

  5. 金星

  在娱乐圈一直有个心照不宣的规定,旧爱不同台,有恩怨的明星不同坐。

  哪怕明星本人没什么意见,经纪人为了考虑人设、粉丝情绪等因素,也会避免让自家艺人跟其有瓜葛的明星同台出现。

  久而久之,也就惯出来了些坏毛病。

  有次金星主持某颁奖典礼,一下午五个小时里接到五个版本的主持流程。

  

  这个不来了,那个不能给我颁奖,我不能跟他坐在一起。

  

  气得金星直接上台就吐槽:“楼下这帮明星说好对付好对付,说不好对付,你们真难伺候。”

  

  “真矫情,谁惯的毛病啊。”

  

  金星说这话的时候,身旁的鲁豫和其他主持人一下就散开了。

  毕竟金星敢说,他们可都不敢。

  如果说金星揭露娱乐圈数字小姐丑闻、怼当红明星、怼名导是“敢”,那她不畏权贵怼潘石屹,就是“太敢”了。

  潘石屹给美国哈佛大学捐款,在当时一直是一个不小的话题。

  针对这件事,金星也曾在节目中质问他:“为啥把钱捐给美国人啊?咱们国家也有大学啊。”

  

  潘石屹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这个钱不是捐给哈佛大学,是捐给在哈佛大学上学的中国贫困学生的。”

  

  金星一脸看透了的表情,直言:“到了哈佛大学,几乎没有什么贫困的学生,按照他们的智商,他们是可以申请到奖学金的。”

  

  潘石屹反驳:“这就是你对中国上哈佛大学的学生不够了解,他们很多家里面也是很贫困的。”

  金星乘胜追击:“没有,中国能考进哈佛大学的同学,都是人尖子中的尖子,他们申请全额或半额奖学金很容易的。”

  到这,潘石屹依旧保持着尴尬的笑容,似乎还在想解释些什么,但金星接下来的一番话,彻底让潘石屹无话可说。

  金星说:“我觉得咱们中国,如果基础教育不解决的话,能够凤毛麟角考到哈佛的,也就那么几个象牙塔尖的人,当然了,有钱人只帮有钱人,那底下这帮人呢,您不管一管啊?”

  

  话落,观众席掌声一片,跟场面格格不入的,是潘石屹用笑容掩饰的尴尬。

  

  6.那英

  直到现在,那英的“那言那语”还时不时拿出来被调侃一番。

  

  当时歌唱节目《中国最强音》邀请了章子怡来做评委。

  在出席一场活动的时候,就有记者问那英:“以你的经验,你觉得她适合吗?”

  那英一开始就有点阴阳怪气:“噢~章子怡,我祝她成功吧,因为这很难做。”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回答,八卦记者当然不会罢休,继续问:“你觉得她能带出冠军吗?”

  那英直言:“她带不出来冠军,这唱歌的技术,隔行如隔山。”

  

  接着记者又追问:“那你觉得章子怡在节目中起到一个什么作用呢?”

  那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她,可能她是起到一个在造型上的作用。”

  

  这就差点直接说章子怡是“花瓶”了。

  并且那英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章子怡就在她旁边凹造型拍照,说这么大声,估计也是不怕人听到,这是连影后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人都是爱看热闹的,一场明星之间的斗争,远比姐妹情深的温馨戏码更能俘获观众眼球。

  节目组也深知其道,喜欢邀请一些敢说敢言的艺人当嘉宾、评委。

  语言是盾,高情商的说话艺术可以避免“祸从口出”,在维护良好人际关系的前提下也能避免被卷入很多风波。

  语言是矛,它可以抒发内心不满,可以揭露很多不为人知的乱象,但同时也很容易得罪人。

  就像金星因为太敢说了,导致《金星秀》被停播。

  不过金星对此毫不在意,因为她不靠这个吃饭,还讽刺对方是“小人伎俩”。

  不过毕福剑就没这么幸运了,因饭局中的一句话葬送事业前程。

  这也告诉我们,“敢说”可以,但一定要有分寸,有底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