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吴秀波小三狱中近况疑曝光:那些叫喜宝的女人,后来都怎样了

吴秀波小三狱中近况疑曝光:那些叫喜宝的女人,后来都怎样了
2020年11月27日 21:28 新浪网 作者 周冲周冲

  世上没有免费午餐,无论什么,总得付出代价。

  ——亦舒

  最近有两个新闻,挺触动的。

  一是《喜宝》上映,许多女生慕名前去。

  回来后,不少人百感交集。

  一个做过情妇的女生,在朋友圈里说:“喜宝的人生里有遗憾,但没有错。都是选择,谁也别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

  另一个说:“骂着喜宝的女人,都在心里暗暗渴望成为她。”

  可不是!

  这电影太撩,太玛丽苏!

  一个普通女孩,忽然有一天,被富可敌国的老男人包养。

  做了情妇后,她花样出轨,但老男人爱她。

  老男人的儿子也爱她。

  女婿也爱她。

  同学也爱她。

  教授也爱她。

  连管家都对她好到爆炸......

  不止于此。

  她忽然间身家过亿。

  全世界各地有房产,还有一个苏格兰的巨大古堡(从大门进去,要开十几分钟的车。里面房间100多个,世界级古董名画都以百计)。

  名下拥有无数豪车、马场、股票、黄金、美国纽约整条街的房子、无法量计的巨额财富......

  出入都是管家、司机随行……

  后来,包养她的老男人还乖乖死掉了。

  剩下的,就是自由而奢靡的人生。

  无恐惧。

  无束缚。

  她可以顾无忌惮地纵情声色,享受人生,不用考虑生存的问题、他人的管控。

  这样走狗屎运的人生,谁能不羡慕。

  但我担心的是,这种价值观,会下出什么样的蛋?!

  它会让多少女孩作出误判——

  以为情妇是捷径,而不是险途。

  是一劳永逸,不是四面楚歌。

  但麻雀变凤凰只是幻觉。

  真实的喜宝会有多惨,泪水有多连绵不绝,被我们忽视了。

  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

  它告诉我们:

  姑娘们,别做梦,老男人不是哆啦A梦。

  真实世界里的老男人多是坏逼。

  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二桩新闻。

  一个叫故事FM的公号称,疑似陈昱霖有了新消息。

  大家应该都知道她。

  2011年,她还是一个新人演员,认识了吴秀波。

  戏还没拍完,就做了吴秀波的情妇。

  一做就是7年。

  7年后,她被甩。

  想要一笔分手费。

  却被吴秀波设坑,以敲诈勒索罪,将她推入监狱。

  在狱中,她据说极惨。

  故事FM称,“她也常成为严管对象,会被拴上铁链,关在一个地方,吃喝拉撒全在那。”

  可在故事的开头,她是否有预感,那样充满欲与爱的情节,引向的,竟是这样一个悲剧。

  悲剧根源,究其根本,不过两个字:

  一是贪。

  二是蠢。

  因为贪,她选择了一个有名有利的人,迫不及待傍上去。以为这是另一个“勖存姿”。

  因为蠢,她以为,喜宝的故事,能在人间遍地开花。

  她也能被宠上天际。

  盛宠不衰,浓情不减。

  之后得到巨款,全身而退。

  殊不知,在这场交易中,年轻女孩除了年轻,一无所有。

  没有议价能力。

  没有抗风险能力。

  没有脑子。

  没有资源。

  也没有情商、阅历和心机。

  只有一个女性身份。

  可女性身份并不稀缺。

  当故事进入尾声,当性的快感边际递减,她就会陷入被动的命运。

  想要什么要不到。

  想离开又不甘。

  只有继续躺平了,被蹂躏,被抛弃,等着老男人动动恻隐之心,毫无反抗能力。

  所以,后来那些叫喜宝的女孩,都怎样了。

  我不能说100%,但至少,我见过的、听过的“喜宝”,在高潮过后,都堕入生命的低谷。

  以下是一个人交给我的聊天记录。

  ta曾在2014年,把这段QQ聊天记录交给我,希望我能写些什么。

  小说没写成。

  用以引起傻姑娘对“喜宝”式故事的警惕,倒是派上了用途。

  故事的女主角,QQ名字也叫“喜宝”。

  资料上写着:年龄38。

  真的是38么?

  不可能。

  就如同她当初报的年龄,也是假的一样。

  她在网上专门搜索年龄大的男性。

  然后勾搭。

  诱惑。

  打探。

  几天之后,开房。

  开房之后,就花样要钱。

  以男朋友生气,要打人为借口,要钱。

  在这个过程中,也会装出深情款款的样子。

  男的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以为她是什么人间独特女子。

  男的继续给钱。

  两人继续来往。

  后来,男的无法供养了,她就另外再寻一个买主,继续交易,继续被包养。

  而在那之前,她也有买主。

  之后,她又睡在一个又一个男人身边。

  这是一个典型的用下半身生活的女人。

  她不会想,我该如何靠自己,创造一个更可控的、更体面的未来。而是在欲、色、情、利上翻滚不休。

  后来,她遇见一个小她几岁的英俊渣男。

  以她在欢场的经验,怎会看不出,这男的不是良人。

  心机叵测。

  薄情寡恩。

  但她怎么会有自控力,去拒绝活色生香的情欲陷阱?

  她从前沿着欲望下滑。

  这一次,也沿着欲望下坠。

  她怀孕。

  生了孩子。

  年轻的丈夫彻夜不归。

  她又听从不靠谱的建议,将所有钱,都投资了金矿。血本无归。房子也抵押了,到头来,她依然一无所有。

  她哭丧着脸,向从前的恩公们要钱。

  这一次,没有一个人给。

  谁会在系上裤子以后,继续为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付费呢?

  谁又会伸出手,去帮一个总是躺着的女人呢?

  于欲,她失去了价值。

  于人生,她早已没有了未来。

  她开始看鸡汤。

  吃素。

  练瑜珈。

  读二手禅理。

  用形而上的废话,来空洞地安慰自己。

  可“喜宝”年轻的时候,有想过长年卖身的下场,会是如此窘迫吗?

  没有。

  她以为,自己是命运宠儿。

  只会被厚爱。

  永远不会家败散尽,一无所有。

  甚至对独立女性嗤之以鼻:品味太俗,谈吐太急,气质太烈......

  以为自己才是真女人。

  怪谁呢!

  种什么花,收什么果。

  上帝很公平。

  你将未来种在欲望里,欲望散了,未来也死了。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把《喜宝》的两版电影,亦舒的原著小说,都看了。

  越看,越觉得这是一个毒童话。

  你不信,倒还好。

  信了,就会毒发,甚至身亡......

  因为坚硬的地面上,没有这样湿漉漉黏糊糊的传奇,只有悲怆沉默的血与泪。

  命好一点的“喜宝”,如同上文暗娼式的女人,活成一个公共泄欲工具,在一个一个的老男人中倒手。

  命差一点的“喜宝”,如郎咸平的空姐情人。被郎咸平包养时,郎赠了她两套上海的房子。但后来,两人散了,两套房子被郎咸平通过法律途径全部要回。还让空姐背上了千万巨债。

  命更差一点的“喜宝”,如陈昱霖,青春逝去后,被吴秀波版“勖存姿”推入牢狱,一生都毁了。

  命最差的“喜宝”,如陈宝莲,傍上一个台湾老男人。后来跳楼自杀,尸身残破不堪。

  陈宝莲啊,那是怎样一个尤物。

  身高170 。

  身材长相好到爆炸。

  红唇如火。

  性感至极。

  身份又是艺人,与周星驰搭档出演。荣光一时。

  可当她走上“喜宝”的路之后,又遭遇了什么呢?

  黄任中也曾像勖存姿一样,动用大手笔,开着直升机,去请她吃饭。

  也像勖存姿疼喜宝一样疼她,视她如干女儿,公开称,“这是我最钟爱的契女”,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甚至也像勖存姿对喜宝一样,送陈宝莲去英国读书。

  给钱。

  给宠溺。

  给读书机会。

  但结局呢?

  结局是陈宝莲玩惯了,只有冲动,没有灵魂,完全不上进。

  她和喜宝一样,辍学。

  到处浪荡。

  闹事。

  玩男人。

  最后,她在一次次的诋毁、抛弃、失落中,疯了。

  她声名狼藉,生下一个私生子。2002年7月31日晚,在上海跳楼身亡。年仅29岁。

  这才是人间“喜宝”们的下场。

  你若以为,只要被一个老男人推倒,财富就滚滚来,趁早别做梦了。

  他那玩意儿,不能点石成金。

  顶多令你恶心。

  另外,大家不要低估任何老男人的智商。

  没有哪个富豪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也没有哪个“勖存姿”是傻白甜。

  他们见过无数刀光剑影,尔虞我诈。

  眼光都毒得吓人。

  城府比黑洞还深不可测。

  你那点低段位的心机与算计,在他们面前,一眼就露了底。

  一个摆明了为钱而去的女人,没见识,没资源,没人脉,年纪又轻,啥也不懂,你想让他将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让......大姐,网文都不敢这么写。

  真相是,一个在商场浮沉多年的人,情字于他们,如浮云。

  有,可以增点颜色。

  没有,无伤大雅。

  绝对不会多花费一点心思去宠一个年轻女孩。

  伤筋动骨搞风搞雨要死要活地为一个姑娘付出,那是闲得没事干的女人做的白日春梦。

  春梦里,情节绮丽。

  但一落地,梦碎了无痕。

  所以,我不会说——

  做喜宝,很可耻。

  我只想说,想做另一个“喜宝”,你做好迎接噩梦的准备了吗?

  这场噩梦,可能不是一个夜晚。

  而是几十年长夜。

  这几十年长夜,原本是几十年昼夜交迭、春夏交替、多姿多彩的日子。

  你大可以在白昼开花。

  在初春生长。

  在银杏满天时收获。

  你可以在岁月之中,种植出自己的传奇。

  真的。

  感谢时代!

  在互联网这样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成为有钱人,比找一个“勖存姿”包养自己更容易。

  但首先,你要从床上爬起来。用上半身思考,而不是用下半身决定。

  用脑子挣钱,而不是用生殖系统要钱。

  毕竟,后者实在不值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吴秀波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