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
2020年07月06日 00:00 新浪网 作者 蝈蝈读报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中国庭审公开网视频截图

  7月3日,戴着眼镜、穿着看守所蓝色马甲服的吴军豹,与他曾经的搭档任伟强,一起出现在法院庭审的网络直播视频里。这是他2019年11月被逮捕后,首次在公众场合露面。

  当天上午,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公开审理“豫章书院”非法拘禁案附带民事部分的内容。提出附带民事诉讼的罗伟等3名被害人,要求吴军豹公开道歉并赔偿损失,这些诉求被吴军豹拒绝。

  这是“豫章书院”案的第二次开庭。今年4月29日,此案刑事部分已通过网络视频的形式进行审理。

  据媒体此前报道,“豫章书院”的全称是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2013年5月由吴军豹创立。2017年10月,“豫章书院”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学生。此后学校停办,一些学生陆续向警方报案。

  此案由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侦查终结,2020年1月移送青山湖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豫章书院”理事长吴军豹、校长任伟强以及3名教师(教官),被公诉机关指控犯非法拘禁罪——利用“小黑屋”,对新入学的学生进行7天左右的关押禁闭。

  3日庭审结束时,审判员宣布,将在7月7日宣判。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

  庭审前,三名原书院学员在法院门口合影。朱远祥 图

  吴军豹拒绝道歉,称“家长默许”

  7月3日上午,此案在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第一审判庭审理。多名远道而来的志愿者、记者和原“豫章书院”学生未能进法庭旁听,有175个座位的审判庭仅进入4名旁听人员。出于疫情防控的考虑,吴军豹、任伟强两名被告人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的提讯室内,通过网络视频参加庭审。

  这是一场“学生起诉校领导”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作为原“豫章书院”学生,今年26岁的罗伟、19岁的贝贝(网名)坐在法庭的原告人座位,20岁的陈某尧则委托代理律师出庭。他们起诉的对象是“豫章书院”投资人吴军豹,罗伟提交诉状后又申请增加了原校长任伟强为被告人。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

  罗伟、陈某尧、贝贝三名提出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害人,先后于2013年、2015年和2016年被父母送入“豫章书院”接受“改造”,均有被关“小黑屋”的经历。

  三名原告人在诉状的诉讼请求中,均在“第一条”写明:请求法院判令吴军豹公开赔礼道歉。

  “不但是向我们三个人道歉,还要向所有的学员、家长道歉。”7月2日晚上从大连赶到南昌的贝贝对记者说,他远道赶来出庭就是为了讨要“公道”。罗伟则在诉状中写明,要求吴军豹、任伟强在全国性媒体和网络平台公开道歉。

  吴军豹当庭表示,罗伟等人的诉求有“炒作”的目的,“罗伟要求我到网络平台公开道歉,这是想继续炒作案情,我不可能接受。”

  除了“公开道歉”,罗伟、贝贝、陈某尧还要求吴军豹等人赔偿医疗费、交通费、后续心理治疗、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三人“索赔”的数额分别为33万余元、20余万元、12万余元。

  “对于受害者来说,身体上的疼痛是暂时的,可是精神上的伤害却是长远且难以愈合的。”罗伟的代理律师张程说。

  吴军豹的代理律师则称:公开道歉和精神损害赔偿,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范围;此外,三名原告人提出的其他损失赔偿,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罗伟说,自己的一些治病发票多年前丢失了。当天的庭审中,罗伟的外婆和阿姨出庭作证称,罗伟当年从“豫章书院”出来后“面黄肌瘦”,经常作噩梦,她们曾陪同罗伟去医院看病,去精神病机构治疗抑郁症。

  对此,吴军豹并不认同:“他来豫章书院之前就有心理疾病,怎么是我们这边造成的呢?”

  对于贝贝的“自杀”说法,吴军豹也予以反驳。此事发生在2016年8月,贝贝在“豫章书院”期间喝下洗衣液,被送往医院抢救,“我喝了三四口,当时我不想活了,实在受不了。”吴军豹则在法庭质疑,贝贝喝洗衣液自杀是“自导自演”,“他只是为了离开豫章书院”。

  在庭审中,吴军豹发言“积极”,多次因“跑题”被法官打断。他请求法院驳回三名原告人的所有诉求,并拒绝法院进行调解。吴军豹认为,自己涉及非法拘禁具有某种“特殊性”,是为了教育纠正孩子的不良行为,且得到家长默许。

  “如果一定要进行一些赔偿的话,那要把所有人都算进来,包括负有责任的家长在内。”吴军豹的代理律师说。贝贝则当庭回应称,家长们是被“豫章书院”的虚假宣传所蒙骗,并不清楚“里面”的真实情况。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

  被害人罗伟到现场指认“小黑屋”,他曾被关在里面7天。

  受害人律师:希望法庭对吴军豹是否真心“悔罪”予以考虑

  在案发之前,吴军豹等人曾将“小黑屋”称为“烦闷解脱室”,将“不听话”的学生关押其中是在实施“森田疗法”。

  上世纪20年代源于日本的“森田疗法”,被认为是一种治疗神经症的特殊疗法。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疗法应用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江波接受记者采访时曾介绍,“森田疗法”的实施并非强制性,“这种疗法是在事先征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不是锁在屋子里,(患者)是自愿地躺在那里。”

  南昌警方介入侦查后,吴军豹等人的“森田疗法”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对此案进行审查后认为,被告人吴军豹、任伟强、张顺、屈文宽、陈宾共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建议均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警方调查并列入案卷的本案被害人有12人,此次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是其中3人。

  7月3日,吴军豹的一名辩护律师告诉记者,上次刑事部分庭审时,吴军豹对非法拘禁的行为“认罪悔罪”,辩护律师对其进行了“罪轻”辩护。

  “但就本次庭审来看,吴军豹和任伟强依然没有任何悔意和歉意,没有任何悔罪的表示。”7月3日的庭审临近结束时,原告人的代理律师张程称,希望法庭在定罪量刑时对吴军豹是否真心“悔罪”予以考虑。

  觉得有用请赏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南昌市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