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外卖小哥陷入“戈迪乌斯绳结”!斩断它,谁来?

外卖小哥陷入“戈迪乌斯绳结”!斩断它,谁来?
2021年01月15日 13:41 新浪网 作者 张书乐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过去,每到年底,舆论上都会有大批量关于农民工讨薪或维权的消息。

  年关难过年年过,而今年在维权群体里,多了一个人群:外卖员。

  

  43岁蜂鸟众包骑手在外卖配送的过程中倒地身亡,警方调查为猝死。家属随后追求工伤保险责任,平台却只愿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央广网1月7日报道 外卖员猝死 家属却被告知:“众包骑手”与平台没有劳动关系)

  之后在舆论鼎沸之时,饿了么向记者回应称,向意外身故蓝骑士致哀,并对该骑士家庭提供60万元抚恤金。不仅如此,今后饿了么的平台猝死保障额统一提升至60万元。

  对此前曝出饿了么员工对当事人家属的不当回应,饿了么也在此份声明中进行了致歉。

  

  而在此后,有关外卖员权益的维权事件依然此起彼伏,最典型或极端的或许是在11日,江苏泰州一外卖员以极端方式讨薪,相关视频在网络热传。令人唏嘘的是,该外卖员被附近群众救下后,拒绝前往医院治疗,“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讨薪、维权、生死两难……外卖员维权新闻,其实并不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而是从外卖兴起,外卖小哥们就面临的难题。

  临时工,其实才是外卖小哥们的身份,只是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作为蓬勃兴起并普遍化的新职业,在这两年里才真正以群体的身份呈现在受众面前,并步上了农民工的后尘。

  

  或者说,他们之中有一部分人,本身就是农民工群体中转化出来的一支,只是他们的权益,一如既往的被漠视、甚至被侮辱。

  一句没有劳动关系,就能冠冕堂皇的推卸掉责任,平台的大佬们在年底光鲜的登台亮相并宣布着自己一年的成就和来年的计划,以及大量需要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们组成团队去达成的目标之时,对于大佬们来说,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成为了他们的“员工”数量和规模构成。

  这时候他们的画像是脸谱化的群体,风里来雨里去、为平台的成功去干活。

  然而,当问题发生之时,他们就不再是规模之内,而是规则之外了。

  这时候,他们的画像是个体,是某个临时工、某个捣乱者。

  

  财经网王凤至在和书乐探讨这一问题时,贫道只想说:

  外卖员的困境,目前依然是无解局。此处必须有亚历山大拔尖砍断绳结的魄力,才能解决之。

  之所以在平台和外卖小哥之间无解,原因并不复杂。在平台看来,他们不是人才,是劳动力。

  在劳资纠纷之中,外卖员由于门槛过低,对于资方来说其存在感是劳动密集型的用工模式,因此给予的权益也偏“最低保障”,而非专属人才所得到的那般权益重视。

  

  核心在于前者的不存在留人,只要招募总有;后者则需要企业文化形成黏性,确保其权益来让其持续,甚至“为爱发电”。

  这种赤裸裸的用人关系,决定了平台方注定的冷漠,只会头痛医头、有舆情就出钱。

  这恰恰就是著名的“戈迪乌斯绳结”,十分难解、百年无解。而当亚历山大大帝遇见这个绳结的时候,非但没有压力山大,反而轻松破解,拔出佩剑,将绳结一劈两半。

  

  让繁杂的困境、化繁为简,有时候需要的是外力。

  或者简言之,围绕外卖小哥、快递小哥这种特殊的临时劳动关系模式,由劳动部门的干预和监管,才能对资本和平台形成压力,确保外卖从业者的权益得到进一步保障与扩张,确保劳动者劳有所得,也就不再压力山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