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会长:要让ICU成为有人文关怀、有温度的场所

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会长:要让ICU成为有人文关怀、有温度的场所
2019年09月20日 17:14 新浪网 作者 健康时报

本文专家:

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会长、北京协和医院ICU主任杜斌

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会长:要让ICU成为有人文关怀、有温度的场所

杜斌

今年的中国危重病医学大会年会,恰逢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医师分会成立十周年,主题为传承与超越。或许这两个词对我们来说过于沉重,我更愿意把它讲成“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或者说成是“我们到底做了什么?我们还要做什么?”

下一个10年,我们能预测到什么?

没有人能够真正预测未来

几十年前,一位西方学者说:“或许我们应该合上感染性疾病的教科书了。”但如今我们知道,这是医学历史上最著名的错误论断之一。

有专家学者说,没有人真正能够预测未来,甚至我们都不一定了解当下。我们能知道的是什么?我们能知道的是,在十年前,我们学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或许还知道,在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会是什么样的?或许我们也能预测,在十年后的2029年,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比起预测,我们更知道我们曾做了什么

改变了生活!

但是我们知道做了什么?

如果回首之前的十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里,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们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我们抛弃了自己原来的专业,我们舍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时光,我们把自己所有精力奉献给我们的病人。

我们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改变生活的目的是为了改变病人的生活。我们挽救了数以千计、数以万计或者更多病人的生命,我们改变了这些人的生活质量,与此同时,我们也永久地改变了这些病人和病人家属后续的生活。

我们还做了什么?

我们还改变了年轻医生的生活。老一代的重症医学的创业者,他们把自己的所知所能,教给了年轻的医生,教给他们怎样治病救人的同时,还教给他们怎样去做人。应该说,我们在改变别人的同时,也在被我们周边的人和事所改变着,我们被在现场和不在现场的大家改变。

10年之后我们还可以做什么?

让ICU变成有温度的场所

十年之后,我们应该是什么样子?就像刚才说到的,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十年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知道,十年之后,我们的想法会跟现在不一样。

在前两年,微信朋友圈中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重症医学的人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畏惧。”我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词,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敬畏知识,尊重其他的专科,敬畏生命,我们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

我们还要做什么?我们还要从现在大家崇尚技术的热潮中转而去更多地探索疾病本身的诊断、治疗。

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我们还需要从现在技术至上的潮流中化为怎么样以病人为中心,使得这样的一些场景不仅仅出现在一个ICU,更多的出现在我们平时工作的所有场景中,使ICU从一个充满冰冷的机器和设备的场所变成一个有人文关怀的、有温度的ICU。

我们所有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改变这样一个专业,改变专业的未来。但是这样做并不容易。就像刚才说的,为了今天,其实我们有很多的同道奉献了他们的时间,奉献了他们的精力,甚至献出了他们的健康和生命。

有一种说法,生活由四种事件来改变:爱、音乐、艺术和失去,前三者会让你对生活充满更多的激情和热情,但唯有失去才能让我们变得更为强大和勇敢。所以,改变的秘诀并不在于总是和旧有的事物、旧观念作斗争。在重症医学发展的今天,其实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不应该沉溺于和旧有理念、旧的专科斗争中,更多地是要思考怎样才能创造新的专科,创造专科新的未来。正像美国第16届总统林肯所言,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是去创造。(健康时报记者 杨小明 王楠 李浩/整理)

(责任编辑:孙宝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