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超六成无社保 数百万外卖骑手“裸奔”

超六成无社保 数百万外卖骑手“裸奔”
2021年01月19日 11:21 新浪网 作者 科技金融在线

  日前,一男子应聘外卖配送员时被要求“自愿放弃社保”登上热搜,随后有关外卖员的保障等问题引发轩然大波,有网友在网上议论,称这并不是个例,很多骑手连社保兜底保障都没有。

  据新华社报道,北京、天津的多位外卖骑手均表示,各自公司没有给自己上社保,外卖骑手连师傅说“他入职时简单填写了材料,企业‘没有提社保的事’”,另据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及其团队2020年11月在北京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外卖骑手六成以上没有社保,有社保的骑手多为兼职,是原单位交的社保,或是骑手自行缴纳。

  值得注意的是,近来,外卖骑手接连出事,继北京一43岁外卖员猝死送餐途中,保险理赔仅有3万元一事过去不久,1月11日,江苏泰州一名外卖员因讨薪未果自焚,又一次让人们不得不关注外卖员这个特殊群体。

  而据外卖巨头的行业报告显示,注册外卖骑手人数已达600万,高风险、低保障,无疑成了现在所有网约类众包兼职外卖员遭遇的共同问题。

  

  “您与‘外卖平台’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据悉,目前外卖骑手分为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前者是隶属于配送平台的全职骑手“专送”模式,有底薪,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接受系统派单,不能取消订单;后者是通过平台自行注册的兼职骑手,通过即可上岗,但没有底薪,可以自由抢单。

  “专职骑手都是和第三方公司签订劳务合同,但第三方公司很少有为骑手缴纳五险一金的,众包骑手则没有劳务合同,更谈不上社保等事宜”,一外卖行业相关人士如此对《红星新闻》表示,目前骑手就像在“裸奔”,“我们用生命送外卖,却几乎没有任何劳动保障,出事后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交的3元保险费”。

  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倒在了外卖配送途中,警方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后,得出韩某伟的死亡系猝死,媒体报道称,意外发生后,其弟弟曾试图联系饿了么平台,但对方表示,韩某伟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的理赔为主。

  虽然1月8日饿了么在官方微博回应称,“已与各方紧急商谈,将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骑士家属”,但骑手与众包服务公司的保障问题并不会因此消除。

  根据《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与饿了么众包骑手签署协议的是“蜂鸟众包平台经营者”,即饿了么母公司“拉扎斯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协议会“特别提示”:“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而值得一提的是,以“外卖骑手”为关键词的民事案件纠纷就有900多件,其中交通事故中外卖骑手负责的占大多数。

  

  2020年9月8日,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揭示了外卖骑手的送餐困境,文章中提到,2016年至2019年,美团与饿了么平台均在缩短配送时间,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已从最开始的1小时,缩短至后来的38分钟。

  2020年9月17日,央视新闻发布记录“外卖员送餐全过程”的视频,称一名骑手为尽快送餐在50分钟内违规6次,对此,骑手则表示,单子不违章就会超时,超时就要扣钱,干这行百分之一百都要闯红灯,更有外卖骑手称,"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点火自焚讨要薪资

  而威胁骑手安全的除了马路上的“生死时速”,还有生活中的劳动报酬,1月11日,在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附近,一名外卖骑手疑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后被附近商户施救,火灭后骑手拒绝前往医院接受救治,声称:“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按照媒体爆料的信息,该骑手因为年底要过年回家,于是便向他工作的外卖站点提请离职,但该站点却由于年底较忙,人手不够,想要通过扣单的方式留住员工,该骑手不满,多次讨薪未果后,该外卖员感到了绝望,选择以自焚的方式抗议,被送往医院后,当事人依然表示,“我不想活了,我活够了,太累了”。

  5000元工资,让他命悬一线,这也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网友直言“太惨了,压榨最底层老百姓”、“如果不是被逼到一定环境的时候,谁会愿意做这种事情”、“外卖小哥辛辛苦苦赚的钱,凭什么扣”.....

  

  

  1月11日当天,当事人的女儿在水滴筹发起一则筹款申请,其求助信息显示,事情发生在泰州市时代花园东门蜂鸟配送站,当事人身上的火被扑灭后已被送往泰州市人民医院抢救,目前人已清醒但仍在ICU,骑手本人是家中主要经济支柱,对于后期治疗费用无力支付。

  其公布的医院的疾病诊断证明显示,该骑手系二度至三度烧伤、呼吸道烧伤、烧伤面积80%,之后,他还得在重症监护室待两个月,后续还会进行大大小小20多次清创手术,整体治疗费用约为100万元。

  

  对此,1月17日,饿了么做出官方回应,称在得知相关情况发生后,饿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员工赶往医院,同时成立专项小组,目前专项小组还在继续全力协助医院救治恢复伤者,陪护家属,刘师傅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已由饿了么支付,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

  对于拖欠薪资问题,饿了么相关负责人称,饿了么严禁合作机构以任何理由拖欠骑手配送费用,已对相关合作商启动调查,并等待警方调查结果,一旦查实,顶格处罚,据了解,当地警方和政府部门已介入事件处理。

  如今,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外卖行业就出现了外卖员猝死、自焚讨薪等恶性事件,规范用工行为,确立合法劳动关系,这已经成了一个亟需解决的显性社会问题,有学者呼吁出台相关的法律、司法解释,来帮助界定外卖平台与骑手的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有部分省份推出了优化新业态劳动用工服务的指导性意见文件,对这些零工平台打工者的劳动关系、社保进行了指导,比如,此前浙江省人社厅出台的《关于优化新业态劳动用工服务的指导意见》就写道,要依法建立灵活多样的劳动关系,与企业建立劳动关系的新业态从业人员,也应该依法参加社会保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