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2020年07月09日 11:22 新浪网 作者 网娱观察官

  作者 / 晓峰

  2020年,院线停摆的100多天,网络市场借势上扬。作为中国电影的重要增量,发展近7年的网络电影无疑在票房分账、口碑实力以及综合影响力等方面都攀上了新台阶。

  从被外界默认为影视行业鄙视链最底端,到院线班底、专业人才涌入,以及万达、完美世界、华谊兄弟、华文映像、自由酷鲸等传统影视公司纷纷入局,现今,网络电影还low吗?拍网络电影的演员还被有色眼镜区别看待吗?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除了以陈浩民、彭禺厶、徐冬冬、林子聪为代表的初代演员,近两年,网络电影又涌现了一大批来自传统影视剧的新面孔。《法医宋慈》有于震、潘长江,《辛弃疾1162》有谢苗,《倩女幽魂:人间情》有元华、徐少强,《狙击手》有任天野,《巨鳄岛》有罗嘉良,《士兵的荣耀》有黄奕,知名演员带来实力与星光,“明星效应”上下流通,网络电影的潜力与钱景正好。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这些新面孔,他们何以在网络电影“乘风破浪”?

  首先,占比较大的是来自香港的老戏骨。元华、元秋、梁小龙、梁家仁等,他们往往以“少而精”的表演戏份,给予影片踏实安心的品质点缀。其次,这些老戏骨对于网络电影观众具备着充分的吸引力和明星效应——老戏骨们在内地作品里发挥余热,也有相应丰厚报酬,不失为两方共赢的结果。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其次,近两年也有如黄奕、叶璇、宋晓峰、刘小光、文章、罗嘉良、张睿、陈星旭等演员主演网络电影。影视作品不仅仅是凝结智慧和艺术的成果,还是一种商业行为,对演员来说也是一份生计和职业。

  这就不得不关联到一个热点议题,演员真的是高薪职业吗?答案有待商榷。

  前有张颂文所代表的“腰部演员”入行二十年买不起房,以及如于正所言新人演员月入仅5千还要租房,除了金字塔顶尖的0.5%,剩下的99.5%都正在经历着自2018年开始的影视寒冬,市场钱景惨淡。

  而认为“演员是高收入”,则因为少考虑了头部、腰部、尾部的层级加权和时间加权。是一天赚1万还是这1年全部只有1万片酬?以及综合市场行情以及市场经济调控的影响,演员收入都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头部如周冬雨能单部片酬过亿,但这毕竟属于金字塔绝对顶尖的“幸存者偏差”。所以,在行业普遍下行的寒冬之下,演员用自己的能力、素质和影响力获取正常报酬,完全无可厚非。

  最后从创作角度展开说来,正在拍摄中的网络电影《怪物》主演魏巍毕业于中戏表演系,从湖南卫视主持人回规演员身份后,有了《盗墓笔记》《老男孩》《武动乾坤》《大明风华》等作品成绩,还作为出品人兼主演深度操盘了网络电影《艾特所有人》,主演《夺命狙击》《无双花木兰》等网络电影,也积累了几部待播网络电影作品。

  在他看来,在观众对影视收看习惯发生巨变的今天,网络电影的破圈只是时间问题,他作为演员更关心的是角色塑造和表演的机会。同时网络电影的包容性很大,可以给到演员更多机会去尝试不同角色。

  因为《哀乐女子天团》,刘頔获得了中国首届网络电影周网络瞩目演员推介,他同时也在一些院线电影中有着不错的演技发挥。刘頔认为,都是为了尽情展现角色,但网络电影的表演容错率较高,演员针对角色可以做不同的探索尝试。网络电影不光给新人机会,也会给成熟演员调试修正表演的机会。

  不墨守陈规,“网大一姐”徐冬冬看准的是网络电影的未来性和市场潜力。因为观影时间、地点不受限制,只要故事是精彩的,电影是好看,就能吸引观众。

  谢苗在采访中直言网络电影给他更多选择。作为演员,他并不太在乎作品是网络电影、院线电影还是电视剧,关键是角色有发挥。“大家看不上网络电影的原因是它的制作问题,比如说投资的钱太少,但你不能说网络电影的这个人物就不如院线电影的那个人物角色可发挥的空间大。”

  作为较早入局网络电影的主创之一,他当然也经历过早期行业的陋习,团队们在创新意识和思想态度上都没有特别投入。但2018年的《刺客荣耀·荆轲》让谢苗开始对网络电影主创班底刮目相看,他们开始较真演员表演,琢磨置景、道具、美术等。

  陈星旭黄奕叶璇等新面孔入局,拍网络电影还会被区别对待吗?

  他意识到,与其在院线大制作中充当一个符号性的角色,不如在网络电影中全力塑造一个完整的角色,对角色塑造的话语权更高,也可以加入自己的理解看法,享受表演的乐趣,创作的成就感更高。其次也能通过高频次的观众反馈,收到更多的成长和总结。如果一年仅在一个院线投资的戏里“两日三日游”,作为演员则更没有曝光机会。

  “网络电影一直在进步,成本从几十万到千万级,品质也有了翻天覆地质的飞跃,我身边很多演员的观念也在转变,早期我拍网络电影时,大家都说别拍,但现在他们也很愿意来拍,当然也不是特别有名的演员,名演员还是占据了那些有限的最好的资源,他们不需要转变。”

  谢苗表示,这两年他接触到的导演大部分都是学院派出身,他们对电影有着非常好的审美和独特理解,“我觉得这也是这两年网络电影发展越来越好的重要原因。”

  盛名如章子怡也勇于拒绝好莱坞的酱油角色,拒绝脸谱化的亚洲人角色。无视所谓的“酱油”戏份,是她如今对于好莱坞影片邀约的一大标准。“他们得给我一个有得演的角色,而不是只用我的脸和名字。”

  正如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所言,影视行业是记吃不记打的行业,大家会时隔很多年依然记得你曾经的高光时刻和爆款。而曾经的烂片一般不提,期待网络电影行业能踏下心来磨出几部行业精品,平台愿意等愿意承担风险一起努力。

  鄙视链是个圈。只有忽略所谓怪圈,安于创作,给予时间和更多作品诚意,当网络电影口碑、美誉度、行业价值走高,影响力破圈,所谓英雄不问出处,那时候,还会有人问及关于low不low的问题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