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山河令》对“侠文化”的传承:向司马迁、金庸、古龙致敬

《山河令》对“侠文化”的传承:向司马迁、金庸、古龙致敬
2021年03月28日 14:08 新浪网 作者 封面新闻
《山河令》剧照

  在被称为“耽改元年”的2021年,古装武侠剧《山河令》火出了圈。

  不仅嗑CP的女性观众直呼“上头”,很多男性观众也纷纷入坑,追得停不下来。一部耽改剧,全剧终后豆瓣评分8.6,知乎评分8.7,可谓口碑炸裂!

  虽说《山河令》是耽改剧,但其本质上还是一部武侠剧。不同于近些年大行其道的玄幻武侠,也不同于六七十集起步、又臭又长的一般网改剧,没有太多炫酷特效的《山河令》,更像是披着耽改这种新形式,刮过来的一阵武侠复古风。

  何为侠?

  《史记》影印本

  最早关注侠这个群体的是司马迁。

  《史记·游侠列传》开专篇记录了古代侠士的事迹,并给出“侠”的定义:“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山河令》古风满满的台词,也不止一次引述司马迁之言。

  周子舒冒死搭救太湖张家遗孤,温客行对他的侠义之举点赞道,“而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此句正是出自司马迁《史记·游侠列传》:

  “今拘学或抱咫尺之义,久孤于世,岂若卑论侪俗,与世浮沉而取荣名哉!而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此亦有所长,非苟而已也。故士穷窘而得委命,此岂非人之所谓贤豪间者邪?”

  君子重然诺,一诺值千金。司马迁笔下的侠士刺客,都是言行必果,不惜舍生取义,士为知己者死。

  周子舒说,“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语出鲍溶《杂曲歌辞·壮士行》),温客行也说过“君子死知己”(语出陶渊明《咏荆轲》),这都是从《史记》传承下来的一种侠义精神。

  侠之小者,或快意恩仇,或退隐江湖,或快意恩仇后退隐江湖,如李白歌咏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周子舒和温客行,一路走来,见惯了世道艰险,人心鬼蜮,不由感叹“江湖风波恶,人间行路难”(语出辛弃疾《鹧鸪天·送人》“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他们也曾萌生退意,想带着徒儿隐匿江湖、逍遥自在,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海孤雏、无枝可依。

  隐退江湖,并不等于江湖就风平浪静。如高山流水一般的安吉四贤,却无辜枉死。

  既然不退,就做一个“侠之大者”。

  何为“侠之大者”?

  金庸(右二)和古龙(左一)同框

  这一问,从新式武侠代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问到如今《天涯客》改编而来的《山河令》,这也是一种对“侠文化”的传承。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是金庸先生给出的定义。《山河令》中,这八个字也成为四季山庄言传身教的一句格言,从秦怀章到周子舒,再到张成岭,师父都会问徒儿一句“何为‘侠之大者’?”这就是传承。

  周子舒的课业老师被谗害冤死,临时前在狱中写满了绝命诗:“涓涓江汉流,天窗通冥室。谗邪害公正,浮云翳白日。”(出自孔融《临终诗》)他愤而将一腔热血付晋王,创办了刺客组织,并以老师的绝命诗命名为“天窗”,誓要为这暗无天日的世道开一扇天窗。

  后来得知晋王的野心,他不忍天下生灵涂炭,不惜生死,毅然和晋王决裂,就算豁出性命也要阻止晋王开启宝库。

  周子舒说,“人贵乎二品,一为仁,二为勇。先贤论世间勇者,分为气勇、血勇、骨勇、神勇,皆为少年之勇。家师推崇的是孤勇。”

  这句话出自《史记》三家注之一的张守节《史记正义》:“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

  需要注意的是,周子舒师徒推崇的“孤勇”并非“匹夫之勇”。

  《孟子》曰:“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

  苏轼 《留侯论》:“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

  《山河令》剧照周子舒劫持晋王

  周子舒的“孤勇”,如《史记》中专诸刺王僚、聂政刺韩傀,他孤身犯险,劫持晋王,当众放出豪言:“天子之怒,流血漂橹,布衣之怒,血溅五步,却令天下缟素!”(化用《战国策》唐雎劫秦王故事:“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他不是因一人受辱而拔剑斗狠,而是为了天下苍生,必须阻止晋王的行动。

  “侠文化”的传承

  《山河令》海报

  《山河令》中还有很多细节之处,有向金庸、古龙致敬之意,也算与两位大侠的新武侠一脉相承。

  如温客行对周子舒说的“幸何如之”,出自金庸《射雕英雄传》王处一对彭连虎说的那句“今日识荆,幸何如之”。

  温客行多次自我表扬“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则是出自金庸《书剑恩仇录》,乾隆送给陈家洛的佩玉上正刻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字样。追溯更早出处,“谦谦君子”则出自《易经》,《诗经》“国风·秦风·小戎”又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千山暮雪,我孤翼只影向谁去”(第6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第13集),出自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这首词因在《神雕侠侣》中被李莫愁反复吟咏而广为人知。

  温客行调侃周子舒“颜如桃李,心如蛇蝎”(第7集),则化用了《神雕侠侣》里形容李莫愁那句“貌如桃李,心若蛇蝎”。

  温客行赞颂天窗之主的九宫流云步,“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语出曹植的《洛神赋》,原句为“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天龙八部》中段誉的凌波微步,金庸也是借用《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之句。

  剧中还两次吟诵同一句诗“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原句出自清代大诗人黄仲则的《绮怀》,本作“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但经过古龙《大旗英雄传》《绝代双骄》《护花铃》等作品反复化用,这个版本广为流传。

  金古梁黄温,侠者生生不息……这就是“侠文化”的传承。

  封面新闻记者 文康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