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专访三毛散文奖获得者、四川80后作家雍措:用文学回报位于高原之上的家乡“凹村”

专访三毛散文奖获得者、四川80后作家雍措:用文学回报位于高原之上的家乡“凹村”
2021年05月06日 17:57 新浪网 作者 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5月6日,第三届三毛散文奖获奖作品对外揭晓公布。在“单篇散文”中的“大奖”获得者中,来自四川甘孜州康定的藏族作家雍措《凹村》榜上有名,成为本届三毛散文奖中唯一的四川获奖作家。这也是她的散文作品获得“骏马奖”之后,又一次获得散文类的文学大奖。奖项揭晓后,封面新闻记者专访到雍措。她的家乡在甘孜一个叫姑咱镇时济村的地方,根据地形命名“凹村”。近些年,雍措写了一系列关于“凹村”的散文。她不只是写时济村,还写整个大渡河流域的村村落落,是大渡河流域生活文化的产物,是高原农村文化的小小缩影。

  雍措

  封面新闻:首先就想让您谈谈这次获三毛散文奖的心情,从骏马奖到三毛散文奖,你的散文受到业内读者的高度肯定。有哪些感想?

  雍措:感觉自己是一个幸运儿。感谢文学能在我身上发生并存活,也谢谢一直鼓励我、支持我、并帮助我的家人及朋友。文学丰富了我的生活,给我的精神世界打开了一扇窗。因为文学,我从一名小学教师变成了一名编辑,因为文学,我不再觉得生活的枯燥乏味。文学赐予了我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一切都那么美好。

  封面新闻:关于凹村,你写了很多文章,它也成了你笔下的一个文学存在,为什么它会给你这么多灵感?

  雍措:是的,我一直在写凹村系列的文字,细细想想已经有十几年了。凹村是我创作的根,我离不开它。凹村与我是一种母与子的关系,我们血脉相通,并可以在某个时刻隐隐对话。凹村养育了我,我曾多次想怎样能回报她,直到后来我遇见了文学。

  封面新闻:在贡嘎山杂志社当散文编辑,你自己也写散文。对于散文这个文学体裁,肯定有格外的喜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散文?它的魅力在哪?

  雍措:每种体裁都有她非常吸引人的一面,我也喜欢小说和诗歌,也做过尝试,但是始终觉得没有散文写得顺畅,可能是自己能力有限吧,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用散文表达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就是如今的跨文体写作,开拓了散文的边沿,给了散文创作更多的可能性,让我更加迷恋散文这种创作方式。

  雍措在老家“凹村”写作的地方

  “我们应该用一种崭新的眼光去对待散文”

  封面新闻: 要想把散文写好,写得独特,你认为,作者应该在哪些方面努力?散文可不可以运用一些诗歌、小说的元素?

  雍措: 创作是一件非常私人化的东西,因人而异,所以努力方面我给不了建议,歉意。但是我想的是写自己想写的,写自己能写的,就好了。至于能不能用诗歌、小说元素,就像前面我所说的,现在的散文写作迎来了一个新的格局,我们应该用一种崭新的眼光去对待她。我自己的散文里面就有很多小说元素,我希望的是自己能革自己的命。

  封面新闻:有哪些作家的散文作品对你的写作有启发性的影响?

  雍措:我是写散文开始的,但实际读的散文书籍远远没有我读的小说多。不过既然是文学创作,其实都是相通的。我读书喜欢成系列的读,喜欢把一个作家包裹性地读,那种感觉会让我和作家很亲,我对自己喜欢的作家时时刻刻都充满着好奇心。记得很多年前莫言老师还没有得诺奖时,我就买了他当时的全套书,不过奈于囊中羞涩,那时买的他的书全是盗版书,提着二十多本书走在成都的大街上,一点没有沉重感,反而觉得像莫言老师的文字一样,想飞起来。那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美好极了。

  封面新闻:你现在康定生活,每天的读书写作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雍措:一个在职人员,工作首先是第一位,然后才是看书写作。我看书和写作进入状态都很缓慢,需要一个安静的不容打扰的环境才行,有时感觉自己挺笨拙的,自己都想叫自己蜗牛了。工作的性质决定我的写作和读书都很零散,所以这可能也是我选择散文写作的一个原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