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独脚潘”那个征服了八百流沙的铁打男人

“独脚潘”那个征服了八百流沙的铁打男人
2020年10月19日 00:28 新浪网 作者 大连晚报

    潘俊帆高举五星红旗,一条假肢跟随身体快速前进,冲过终点线,走进金色的颁奖帐篷。“我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其他巨人都已倒下,我不会战栗,不会颤抖,我由顽石铸就,从不停歇。”伴随着《born ready》的歌词,他泪流满面。

    今年9月18日,潘俊帆完成了全程513公里的八百流沙极限赛,打破了原腿部截肢选手的越野世界纪录,用时9天9夜。10月9日,他恢复运动状态,筹备下一个大挑战:单人横渡台湾海峡。

    在潘俊帆的微博置顶视频里,他介绍自己,“我是独脚潘,一个铁打的男人。”

    “没有什么能真正击垮我们”

    潘俊帆40岁,个头不高,却身材健硕。身边走过的朋友叫他:“独脚潘。”潘俊帆说,他喜欢这个名字,“它时刻提醒我,没有什么能真正击垮我们。”

    2015年之前,潘俊帆还是一家会议会展公司的创始人。那一年3月18日,潘俊帆开车前往合作伙伴处开会。经过上海奉贤时,汽车撞上路旁的护栏,他失去了知觉。

    医院就诊后,潘俊帆右腿小腿截肢。之后半年,他开始恢复、训练。有时候他会撑在双杠上,用手臂的力量将身体悬空,然后慢慢地迈动双腿,交替向前,想象着自己奔跑的样子。伤养好后,潘俊帆决定装假肢,还给自己定下一个大目标,“如果有机会,我想成为全世界腿部截肢者里面跑得最远的那位。”刚穿上假肢,潘俊帆特别痛苦,“太疼了,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伤口上面。”

    一次,潘俊帆偶然看到一段戈壁挑战赛的视频。他制定了详密的训练计划,采用足球队、田径队常用的“魔鬼训练法”,全方位训练自己的身体。2016年4月,伴随着沙尘暴和暴雨,他用自己的一条腿,和一个肿胀、软组织挫伤的残肢,完成了108公里的戈壁穿越。

    “去探险,而不是冒险”

    2019年,潘俊帆报名参加了八百流沙极限赛。这是国内第一个最长距离、强度最大的专业极限越野跑比赛,全程400公里。参赛期间,选手不设强制休息时间,全程自导航、自负重、自补给,并在150小时的关门时间内完成八百里的荒漠穿越。

    由于疫情,国际选手无法来中国,2020年的八百流沙极限赛取消。但对这一赛事向往已久的潘俊帆决定,要坚持完成,哪怕一个人跑。经过实地考察以及和赛事主办方的沟通,潘俊帆萌生一个想法,把八百流沙历史上两条赛道串联起来跑,起点青海火星营地,终点甘肃戈壁清泉。这条路线更长,早晚温差和海拔落差更大,要穿过戈壁、沙漠、雪山、峡谷、高山草甸、胡杨林等不同地形。“有生之年,八百流沙”,潘俊帆说,这是致敬这场极限赛,也致敬自己的梦想。

    他列出了100项可能出现的风险,这其中有24项是与假肢使用有直接关系的。为了让自己的残肢更好地发挥作用,潘俊帆准备了3副假肢,应对不同的路况。他将其分类为慢跑型、生活型、全地形。同时,潘俊帆也在加强体能锻炼。

    “去探险,而不是冒险。”潘俊帆说。

    一段危机四伏的赛程

    9月9日零点,潘俊帆穿着慢跑型假肢,从青海的“火星营地”正式出发。跑至46公里,他受伤了,由于重力不断往残肢上冲击,残肢肿胀,根本无法套进这个假肢,他只好换上更大号的生活型假肢,继续前进。

    这是一段危机四伏的赛程。行至在海拔3300米以上的阿尔金山,潘俊帆遇到一个无人峡谷。在那里,遍地都是新鲜狼粪和被狼啃剩下的岩羊骨架,“一路上都有,那一段是唯一我身边有带武器护卫的里程。”

    路途中,由于缺乏睡眠,潘俊帆甚至还出现了幻觉。9月13日凌晨,在阿克塞县境内的南疆公路,潘俊帆戴着头灯,披星戴月地往前跑。大约凌晨1点,月光朦胧,依稀可以照亮前方的路。此时,潘俊帆看着公路两边的戈壁滩,却觉得像湖面一样波光粼粼,而戈壁滩上远近不同的雅丹和土堆,有的像小船,有的像荷叶,铺满水面。恍惚间,他似乎还听到了潺潺水声。直到凌晨2点半,潘俊帆才逐渐清醒,“原来,一路听到的流水声,是背后水袋包里水晃动的声音。”

    18日12时9分,经过9天9夜的奔走,潘俊帆抵达甘肃戈壁清泉的终点。

    文图据《新京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