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2019年11月22日 08:31 新浪网 作者 时尚COSMO

美不一定需要标准,如果非要有,那希望是不止一个。

伦敦医学博士Dr. Julian De Silva根据古希腊「1:1.618」这个黄金分割理论,得出了一套能精准计算完美面容的方式,然后他又把这套算法用在了女明星的身上,给她们的脸型、五官以及下巴等多个细节部位打出了分数,排出了名次。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寡姐才排第七,我不信

但或许是因为这个算法依旧在试验阶段,所以排名结果看起来并不客观,仅是一些比较知名的欧美女星被提名榜上,且大部分都是白种人或是拥有白人血统的。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Kate Moss位列第六

关键,前几名的女星貌似并不是长在所有人的审美点上(不是说她们不美),所以这个用数学规范美或评判美的准确性,真的有待考证。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Ariana Grande位列第四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Taylor Swift位列第五

那么现在我们只能先放下心里那杆秤,暂且先看看用数学计算排出的美人顺序,与我们认知中的是否一致。

位列第一的是名模Bella Hadid,她是这个排名里各部分分数最协调的,基本都在95%上下,没有过分的偏差。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而紧随其后的Beyoncé虽然有几个部分的分数相当高(比如脸型和嘴唇),但像是眉毛或是鼻底的得分都低于90%。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妆容是不是也会算在面部得分内??这样看来Beyonce 不一定是输在了脸上,也很有可能是输在了妆上。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Amber Heard位列第三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Natalie Portman位列第八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Katy Perry位列第九

虽然近些年来我们已经逐渐接受了以“三庭五眼”“三高四低”作为美的标准,但如果非要给美打个分数,这种做法是否合适,就不得而知了。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面部黄金分割

既然说到了黄金比例,那就不得不提到「1.618:1」,这个数值不光常常被运用于建筑,在绘画和雕塑上也常见。绘画或雕塑人像时,符合正比例的人脸和身材总是能够更符合人心目中的完美,体现出一种和谐感。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最有名的就是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和《蒙娜丽莎》,这两幅画作中的比例都严格参照了「1.618:1」这一数值。

这样说,就不难理解蒙娜丽莎的笑为何能够让人感受到神秘和优雅共存了。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美的判定标准叫做「马夸特面具」,也叫「黄金比例面具」。发表者马夸特博士说,这个面具揭示了美的定律,无论是什么种族的美人,都能跟这个面具的结构高度匹配。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而且马夸特博士为了追求准确性,在创造这个面具的时候既参考了黄金比例,又参考了很多公认颜值高的明星和模特,可以说是把客观标准和主观审美结合到了一起。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马夸特面具」不光有动态和静态的版本区别,更有男女的区别,所以说它并不是一个笼统的概括方式,而是相对更细致的分析。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人脸与马夸特面具的贴合程度越高,比例就更和谐,看起来也会更美,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粉丝们总用马夸特面具来证明自家idol美貌的原因。(不过用男生脸套女生面具的粉丝也大有人在……)

长在标准上的美人

虽说美有着多种判定方式,但这些判定方式之间多少也存在着一些“异曲同工”之处,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一部分人的长相无论以何种方式进行测量都会是美的。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将“美人在骨不在皮”变成个人标识的章子怡就是这样,几乎每次说到三庭五眼和三高四低的时候都得拿她来做例子。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章子怡的脸其实并不符合普通人在生活中对美人的印象,因为我们遇到的第一眼美女大多是有着极强的面部特色的。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有些人眼睛大,看起来就格外清纯可人,有些人鼻骨细长,给人的印象就是冷峻高贵,总之你会对她某一部分的印象很深。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但章子怡不是,光看她的脸,你根本没法把她归于某类美人之流,更没有办法凭着第一眼印象去确定她的戏路。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她的美更像一个容器,素雅时是一种样子,浓妆艳抹时又是一种样子,她在荧幕上展示出的个性完全取决于装扮和妆容,换言之,你想要的样子,她都可以有。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同时她的脸也是工整且没有偏差的,所以这样的美人即便是不化妆也能经得起镜头考验,而且无论是死亡俯角还是正面直拍她都扛得住。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位极度贴合美学标准的艺人——高允真,被称为韩国新整容模版的她常常出现在各种面部解析文里。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高允真的脸打破了韩国医美行业长久以来对于“欧式脸”和“寿星公式填充”的追捧,开始走起了自然路线。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她窄窄的扇形双眼皮、微宽的鼻翼以及有些钝的鼻头,看似是不够精致的部分,实际上却极其符合比例标准。她的脸能够说明:美的核心不在于细节,而在于整体。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高允真的美也是不与个性挂钩的美,但与章子怡不同的地方是,章子怡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所以她的眼睛看上去内容格外丰富;高允真依旧是白纸一张,尚未学会用眼神表达情绪。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美人的确是在骨不在皮,但不光是在于骨骼的形态,更在于骨子里的风韵。

不符合标准

但也可以是美人

相比于符合标准的,不符合标准的美人要更多,而且有些时候按照标准来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偏差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合理范围内的比例偏差能加深人面部的辨识度,也更能体现出个性,灵动感更强一些。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陈红,公认的东方美人,大气雍容,但她的脸如果按照比例划分的话:三庭偏短,五眼偏宽,整体来看既算不上黄金比例也不符合马夸特面具的要求。但这些,并不会妨碍她的美。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她的长相是端庄贵气的,娇而不妖,眉眼清正。微方的下颌和大格局的五官排布使她无缘小美女行列,反倒成了有着“国色天香脸”的大美人。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也难怪陈凯歌见陈红第一面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就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所以她的长相更适合演古装剧中的绝代美人,或是年代剧中的大家闺秀,而如果是演太过于反派或稚嫩的角色就都会产生违和感。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另一个美人和陈红的面部比例正相反,就是李嘉欣了。谁都知道李嘉欣长得好看,但有传言说她真人要比上镜更好看,其实只要你观察到她在面部比例上的不协调,就能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李嘉欣是侧脸比正脸更好看的类型,她的侧脸和马夸特面具中的标准侧脸十分一致,但是到了正面,就明显暴露出她脸型窄长的“缺点”。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上下庭偏短,中庭偏长,五眼明显过窄。像下图这样用帽子做障眼法,同时调高曝光让面部显得更饱满,远要比上图中的效果更惊艳。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甚至在有些时候,即便是广角镜头夸张了她面部比例失衡的部分,但只要加上卷发和浓妆来烘托她的明艳气质,效果也会很不错。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王家卫导演曾说,李嘉欣在拍《堕落天使》的时候总会找不准状态,但要是把相机换成广角镜头架在她面前,她反而会表现得不错,把她拍成“香蕉脸”也还是很好看。

美人计 | 数学计算出的全球最美面孔,反倒让我不相信科学了

由此看来,在很多时候美是不需要考虑比例的。

美的标准存在,但永远都是标准依附于美,并非美依附于标准,所以说,哪里有什么“真美”和“假美”,大可以放轻松一点。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 豆瓣

图文协助

Yvonne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时尚COSMO

时尚COSMO

开启你的时髦人生!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