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为何靠近案件中心的旁人更具说服力?

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为何靠近案件中心的旁人更具说服力?
2019年08月23日 15:34 新浪网 作者 姬鹏

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为何靠近案件中心的旁人更具说服力?

吴谢宇弑母案发展至今,“作案动机”一直是“未解之谜”。吴谢宇“每一次”吐露细节,都会触发舆论的揣测和评析。只是,处于舆论中心的吴谢宇,无论怎样都难以取得外围旁观者的“信任和理解”。于此,就算吴谢宇讲得是真相,谈得是心声,依旧会被认为是一种“求生谎言”。

不过,近日,有媒体报道,被称之为“吴谢宇父母密友”的人,对吴谢宇作案现场细节以及生活光景进行相关复盘。一方面揭开吴谢宇弑母的现场情况,一方面澄清吴谢宇所处家庭的生活氛围。总之,当靠近案件中心的人,从更为客观的视角看待事件本身时,或许作案动机的解构,就显得更为全面。

然而,不论作案动机是什么,一个既定的结论是“吴谢宇肯定是要被惩罚的”,在这个大的前提下讨论“作案动机”,才有可能回到理性本身。要不然,舆论总会纠结于“翻案”和“脱罪”之间,很难形成统一的共识。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对于作案动机本身,就是渴望得到真相,并且以此剥开人性之坚,让更多人对照内心,寻找光亮。

所以,对于将“吴谢宇”奉为恶魔的人们,暂且可以冷静一些。坦白讲,如果只是通过“死刑”直接的解决问题,可能很多人性内化的艰涩永远难以消解。说到底,“吴谢宇弑母”后,他也是后悔的,就是因为他并没有通过弑母融化自己内心的坚冰,反而弑母后,变得更加丧尽人性。

从吴谢宇弑母后的很多行为中,外围舆论推论吴谢宇是一个“变态狂”,冷血,丧失人性的年轻人。并且,对于其“帮母解脱”和“协母自杀”的动机自述,表示坚决的“不相信”。只是,回到一个弑母者的处境来看,似乎一切皆有可能。我们既要相信人性之恶,也要相信人性之善,甚至,作为人来讲,本就显得很复杂。

就如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中所提到的各种迹象,总觉得吴谢宇透着对母亲深沉的爱。因为,吴谢宇在被捕的过程中,自己确实透露过行踪。并且,依照媒体的报道,他在机场被抓时,他自称“我觉得我妈一个人放在那边太惨了”。总之,透过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或许才能在较为纷杂的案情中,梳理出更为通透的作案动机,要不然,满屏的“吴谢宇必死”,只会让案情走向满目疮痍。

任何“弑母案”都将不是简单的“弑杀本身”,亲子之间的恩怨,自古以来都是最难评说的。一个儿子,决定弑杀母亲,就足以说明两个人过得都不幸福,起码从感受上讲,应该是痛苦的。但是,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本质上是关系网中的一个质点,并不孤立。所以,“弑母”后,最先坍塌的肯定是吴谢宇,紧接着才是他母亲的周边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个体的生命不只属于自己,也从属于关系本身。所以,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结束某个人的生命,包括自己。所以,吴谢宇弑母,就算是动机再怎么纯良,也依旧违背生命本身的意义。所以,改口与否,仅能体现他自己的心理变化,而对于案情的发展,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

很多人说,吴谢宇在“求生”,可能并不准确。作为一个“弑母者”,他本身的内心壁垒,可能早已垮塌。甚至,从他父母的密友透露的细节中可以看到,从逃亡生活到被捕后的心理变化,已经说明,他对于生活本身早已失去秩序性,完全是在挥霍人生。这就说明,他早已“自我放弃”。因为,这与其过去的成长经历,完全不同。

“作案动机”永远只能靠近,却难以厘清。从某种意义上讲,吴谢宇从有弑母的想法,到弑母行为实践,再到逃亡的生活,他自己可能早已麻木不仁。但是,却终将难抵良心的煎熬,最终选择面对母亲。这从他透露行踪开始,就已经表现出来。

“作案动机”到底重不重要,这其实是对于生者而言的。作为人类而言,只有对悲剧不断的分析和解构,大抵才能避免更多悲剧。所以,每遭遇悲剧,人们都想将人性剥开来看。于是,在面对吴谢宇自述的作案动机时,难免会显得激动。毕竟,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对弑母都是“难以理解”的。

这种“难以理解”,很容易转化成愤怒表现出来。于此,不管吴谢宇讲什么,都好像显得不够真诚,甚至都会一定程度上,触怒外围的舆论。只是,回到案情本身,或许最客观,最冷静的,就是他父母的密友。毕竟,他(她)们有距离感,也有亲密感。

所以,就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这将是打开真正作案动机的关键一步。毕竟,案件发展至今,一直都是“吴谢宇自述”,“外围舆论喊打”,除却让“弑母”变得可恶可憎,并没有任何解构的趋向。这种较为情绪化的格局,本质上就是“消费”,而不是“救赎”。

很多事情,可能结果并不重要,但是厘清结果的过程,反而显得意义重大。吴谢宇弑母,终究是一件让人悲叹的事情。无论是社会学,心理学怎样分析,总会有难以触及的部分。毕竟,关乎伦理凶杀案,很难去准确的定性,因为,谁也不清楚,在吴谢宇和母亲可揣测的关系之外,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存在。

于此,就吴谢宇“父母密友发声”而言,就显得尤为重要。无论发声的指向是否能揭开真相,都一定程度上,为案情的客观化,起到很大的作用。吴谢宇确实“十恶不赦”,可与此同时,也是个莫大的可怜虫。毕竟,一个弑母者,在人间是不会再有光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姬鹏

姬鹏

专栏作家,媒体人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