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劳荣枝中专同学发声:“她人美心善”,为何会出现“评价偏差”?

劳荣枝中专同学发声:“她人美心善”,为何会出现“评价偏差”?
2020年09月30日 23:18 新浪网 作者 姬鹏

  

  “劳荣枝案”正式进入公诉阶段后,“劳荣枝的二哥”(以下简称“劳二哥”)就“妹妹的恶行”有过公开道歉,并坚信“妹妹”只是法子英的“钓鱼钩”。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这样的自洽逻辑也是能够被大多数人接纳的,毕竟当年“劳荣枝”结识“法子英”时才20岁左右,而且还是个小学老师。平心而论,如果不是“法子英”的出现,“劳荣枝”大概率会有不错的人生。

  要知道,作为“劳荣枝的家人”来讲,当下的争议并不在于要为“劳荣枝”做无罪辩护,而是希望“消失二十多年的家人”,能在法理的公正判决下“留条命”。因为在他(她)们看来,“劳荣枝”除却是犯罪分子,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受害者”。

  与此同时,在最新的媒体报道中,“劳荣枝的中专同学”也发声称“劳荣枝本人善良漂亮,不会是杀人魔”。言外之意,也是比较认同“钓鱼钩”的逻辑,并且一再表示“如果早知道法子英是歹毒之人,想尽办法也会‘拉住’劳荣枝”。一言以蔽之,“劳荣枝”是被带坏的。

  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作为“劳荣枝的亲友”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态,除却有“打捞劳荣枝”的朴素愿望,更为直接的是他(她)们更了解“劳荣枝变坏”前后的样子。虽然,这些认知不一定准确,但是基于人性的异化过程来看,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

  并且,我们也要搞清楚,对于“钓鱼钩”逻辑的推断,其实不见得都是道德尺度,其中也是比较符合法理审度尺度的。甚至,我们可以确信,就算“劳二哥”和“劳荣枝中专同学”不作出这样的推断,作为法理程序也会考虑这样的案情存在。

  所以,就“劳二哥”在“劳荣枝案”正式进入公诉阶段后的表现来看,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亲友们的发声“不一定”可以成为量刑的依据,但是却可能成为案情审度的边缘性考量。于此,在理解“评价偏差”的问题上,才能更好地进入“就事论事”的秩序。

  坦白讲,作为家人来讲,就算亲人犯下再大的错误,都还是会选择去“打捞”,起码在人性的尺度上是这样的。就如“劳家人”来讲,在一定程度上他(她)们很清楚“劳荣枝”将面对什么,可之所以会努力的进行“打捞”,就在于他(她)们想在可能性的范畴内,让“劳荣枝”活下来。

  至于到最后,劳荣枝能不能活下来,还要以法理的准绳为最终的答案。毕竟以我们所了解到的案情来讲,“劳荣枝”和“法子英”一样,都属于十恶不赦的魔头。别说是让“劳荣枝”死一次,就是“死十次”可能也不为过。但这些认定,多半是围观视角,也就是公共正义的立场。

  而对于“劳家人”而言,他(她)们总觉得“劳荣枝”也是“受害者”,如果不是法子英的“控制”,应该不会走向不归路。但是,这里还是要清楚一点,“劳荣枝”到底是被法子英“控制”作案,还是“伙同”作案,界定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在作案前“劳荣枝”还是“法子英”的女朋友。

  与此同时,“劳荣枝中专同学”称其“人美心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成立的。但是,也只能以“五五开”的逻辑介入。因为,我们在认定“劳荣枝”是女魔头的时候,主要是以恶行来参照的,至于她当时是怎么想的,以及处境如何,其实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毕竟,我们在评价一个人时,是主要以他(她)的行为来参照的,也就是在没有大错误的情况下,都可以称得上“心善”。至于一个人犯下的“大错误”到底跟“心恶和心善”有没有关系,其实真的不太好说。因为,确实存在情非得已的犯错行为。

  以“钓鱼钩”的逻辑去审视“劳荣枝案”,其实就是简单地把“劳荣枝”看成“傻白甜”,把“法子英”看成“大恶魔”。可事实上,任何事情都是复杂的体系,可能劳荣枝在最初作案的时候,真的有所犹豫,但是,不见得后面的作案依然是被“控制”的结果,而这也是“劳荣枝案”中较为难解的部分。

  另外,“劳荣枝案”最大的难点在于“时间跨度大,证据链模糊”。因为,二十年前发生过的事情,就算当年审判法子英时留有详细的“证据”,却不见得“法子英所说”也都是真相。这种情况下,对于劳荣枝的异化就只能透过人性常理进行推断。

  而对于“人性常理”来讲,法理尺度到底能接纳多少,采信多少,这其实也是个比较难把控的问题。所以,也就能理解,为何劳荣枝落网将近一年,具体案情的进展却如此之慢。因为,“审判劳荣枝”不仅只关乎“受害者”的利益,更关乎法理层面如何看待陈年旧案的态度。

  于此,回到“评价偏差”的问题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法理尺度上如何正确地看待这些“知情人”的发声。甚至,除却法理尺度上的较难拿捏,作为媒体舆论的介入其实也需要尽量的克制,只有如此,“审判劳荣枝”和“打捞劳荣枝”才能形成制衡的局面,而这才是我们更应该看到的现实图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