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姬安宁:动物大开发(一)【短篇小说】

姬安宁:动物大开发(一)【短篇小说】
2021年04月17日 19:44 新浪网 作者 姬安宁观察

  郭碧旺从哈佛医学院毕业之后,没有留恋美国的高薪诱惑,也没有进入国内著名的三甲医院,而是很快成了洛邑市南河区郭家庄的一个喂猪农民,这让郭碧旺在北京大学曾经的导师李世达非常诧异。

  “我想在中国制造出最鲜美的肉品,产量最大的肉品,最鲜美的奶品,产量最大的奶品。”郭碧旺说。

  “问题是,你怎么能够做到?”李世达笑着问道。

  “让它们个个充满正能量,并且废除那些无用的功能,而这一切正是您一直提倡的。”郭碧旺说。

  “你真的要把这一切付诸实践?那我能给你做点什么?”李世达显然有点激动。

  “一个是资金,一个是必要的技术支持。”郭碧旺说。

  “这个没问题,我相信你肯定能闯出一番新天地。”李世达扔下手中的烟头说。

  从北京回到郭家庄的郭碧旺,自然是一脸兴奋,他回到猪场就告诉自己的妻子王艳梅,他这个猪场马上就要扩大规模了,不但要养更多的猪,而且还要养牛、养马、养驴、养狗、养羊、养鸡、养鸭,一句话,凡是能养的都养,凡是有利润的都养。

  “还是你过去那一套,行吗?”王艳梅疑惑地问。

  “这是科学,怎么不行?”郭碧旺有点生气。

  “可是这中间的原理到底是什么?”王艳梅说。

  “增加能量供应,减少不必要的支出。”郭碧旺说。

  “我还是不懂。”王艳梅说。

  “慢慢你就明白了。”郭碧旺说。

  一年之后,郭碧旺的猪场面积增加了十倍,准确地说,郭碧旺建了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养殖基地——肉牛100头,奶牛100头,猪从原来的200头变成了当下的1000头,马200头,驴500头,羊1000只,鸡10000只,鸭8000只,狗600条,鸵鸟700只。

  几乎每天,郭碧旺都要和兽医刘锐碰头,因为郭碧旺知道,自己的事业能不能成功,跟这个人用不用心关系极大。

  “郭总,你看,我都忙不过来了。”刘锐提着一包针管进来说。

  “你手下已经有20个人了,还不够?”郭碧旺问。

  “就是太累,数量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刘锐苦笑道。

  “不行,我再给你加人。”郭碧旺道。

  “郭总,那个程序能不能少一点?”刘锐问。

  “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一个程序都不能少,要先用打虫药,当然是肠虫清,这一次不用美国产的,用印度产的,可以降低成本。接着吃健胃药,就是山楂丸和麦芽片,可以让它们食量大增。”郭碧旺说。

  “这个我知道,我想问的是,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刘锐说。

  “再等半个月再说。”郭碧旺说。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阳光明媚,微风扑面,郭碧旺在兽医刘锐、总监兼会计王艳梅和工头张天佑的陪同下,到各个饲养区展开工作。

  “这个猪场里,就这个‘秦始皇’不听话,还动不动要闹革命。”王艳梅是人大历史系毕业的,后来到郑州一所私立大学教学,郭碧旺硬是让她辞职了,但王艳梅却忘不了自己的专业,经常理论联系实际。

  “就是它吧,把它固定下来。”看着那头三百多斤的大肥猪,郭碧旺下达了命令。

  张天佑叫了四个人,七手八脚把“秦始皇”绑了个结实。郭碧旺走到“秦始皇”的脑袋旁,用一个探测器探查了一番,然后拿过一个针管,注射了一针,接着又拿过另外一个针管,又加了药,打了进去。

  “这以后它还会闹腾吗?”王艳梅好奇地问。

  “主要是让它的肉好吃。”郭碧旺答道。

  “还是以前的药?”刘锐问。

  “多少有点改进。”郭碧旺道。

  到了牛饲养区,张天佑说:“那头牛魔王不老实,总是扰乱别的牛。”

  “还有一头‘汉高祖’,整天光想着谈恋爱。”王艳梅补充道。

  “牛魔王”果然体型硕大,而那个“汉高祖”显得精瘦一些,似乎有点智力。郭碧旺如法炮制,都是先检查,然后在每头牛的脑袋上注射两针。

  接着在马舍里,“唐太宗”接受了治疗;在驴舍里,“汉武帝”接受了治疗;在狗舍里,“汉献帝”接受了治疗;在羊舍里,“李后主”接受了治疗;在鸡舍里,“武则天”接受了治疗;在鸭舍里,“凯撒”接受了治疗;在鸵鸟区,“慈禧太后”接受了治疗。

  一周后,刘锐进入了郭碧旺的办公室,笑着问道:“郭总,你真是神了,那几位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现在都老实了,都不闹腾了,体重也增加了20%,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在意料之中,先打虫,后健胃,动物跟人一样,它也有情绪,而情绪里面,有正面情绪,比如喜悦、乐观、平和、希望、陶醉、感恩、忠诚,而负面情绪呢,比如孤独、无聊、愤怒、痛苦、暴躁,暴力,我们通过研究发现,负面情绪特别消耗能量,所以我上一次,就把它们的负面情绪给清除了,换句话说,那些家伙只剩下正面情绪了。”郭碧旺说。

  “可是在管理情绪的大脑组织里,你怎么分清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呢?”刘锐问道。

  “我在哈佛学的就是脑外科,区别这个并不难,可喜的是,现在这种技术已经成熟了。”郭碧旺哈哈笑道。

  “那你打了两针呀,后一针是什么?”刘锐又问。

  “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有了初步的思维功能,而在我看来,它们的思维是消耗能量的,是无用的,因此也删除了它们的思维功能。”郭碧旺平静地说。

  “那它们不成傻子了吗?”刘锐问。

  “你看到的是傻子吗?”郭碧旺问。

  “似乎精神特别好,比过去温顺多了。”刘锐说。

  “是呀,这才是它们应该有的本真状态。”郭碧旺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