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独家】辛柏青:苏轼是我的偶像

【独家】辛柏青:苏轼是我的偶像
2024年04月03日 20:19 新浪网 作者 京报网_北京日报官方网站

  北宋文豪苏东坡,如何以嬉笑怒骂、鲜活生动的形象出现在当代舞台,让今天的观众觉得亲切有趣,心有触动?4月5日至14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与杭州演艺集团共同出品,田沁鑫、张昆鹏编剧,田沁鑫、高蕾蕾导演,辛柏青主演的话剧《苏堤春晓》将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剧场上演,这也是辛柏青与田沁鑫的第六次合作。该剧不仅将向世人呈现一个有情有义有才有趣、与众不同的苏轼形象,也让人们看到两位对戏剧舞台始终充满热情和追求的艺术家,一路并肩同行的共同成长。

  田沁鑫为辛柏青量身定做“苏东坡”

  二十多岁时,辛柏青首次在话剧舞台上挑大梁,主演田沁鑫导演的话剧《狂飙》,塑造了田汉的形象。演完这部作品之后,他说自己像是完成了一次蜕变,“之后让我演任何话剧我都不惧怕了!我有办法了,心里有底了。”三四十岁时,辛柏青不想再被重复类型的角色限制,田沁鑫导演让他在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主演了多情又自私的佟振保,在《青蛇》中塑造了既有人性又有神性、外冷内热的法海,在《四世同堂》中演绎了崇尚权贵、爱慕虚荣的反派角色冠晓荷……这些复杂的人物,让辛柏青有了更宽广的戏路和更强大的表演能力。如今,性格更加平和、演技愈发纯熟的辛柏青,更专注于探寻人生的意义,他在田沁鑫担任艺术总监的文化类节目《典籍里的中国》中扮演了明代思想家王阳明,又走进了话剧《苏堤春晓》主演了北宋文豪苏东坡。

  辛柏青坦言:“苏轼是我的偶像。但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要演他,不敢演。”《苏堤春晓》创作之初,田沁鑫问了辛柏青几次,他才说:“你如果导,我就演。”田沁鑫回答他:“你如果演,我就导。”结果这次合作就这样定了下来。对于既是编剧又是导演的田沁鑫来说,《苏堤春晓》可谓是为辛柏青“量身定做”,但在辛柏青看来,虽然是和最默契的导演合作,又是扮演自己的偶像,但依然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因为苏轼有非常豪放、练达的一面,而这是我身上所缺乏的。我演儒雅多情,诙谐风趣,都没问题,但苏东坡那种通透练达、豪放洒脱的性格,是我需要面对的功课。”辛柏青觉得能演这样一个人物,对自己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不仅能丰富和提升我的演技,对我理解人生也是一个巨大帮助。”

  追求融汇古今的中国当代戏剧精神

  很多网友称辛柏青为“天选古人”,和辛柏青已经合作了六部作品的田沁鑫对此也很认同。“柏青非常适合演古人,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文化内涵的演员。我觉得文化不是指学历或知识,而是一种‘活法’,柏青的活法,就让我觉得他是真有文化的演员。”田沁鑫回忆道:“我从当导演起就很欣赏柏青的气质。排演《狂飙》的时候,有一段他演关汉卿的戏,他自己忽然就吟唱起诗来,让我挺惊讶的。这些年他的演技一直在提高,这次我们又有一些新的突破,包括表演上的探索。”合作过程中,田沁鑫经常会和辛柏青讨论对中国表演艺术的看法,也很满意他在《苏堤春晓》中的表现:“柏青能理解我要的一种中国的戏剧精神,他的控制力非常强,深谙表演艺术这种观演关系的特质,在整体的把控和分寸的拿捏上到了一个境界,尤其对于大开大合、亦悲亦喜之间那种处理,让我有时候很吃惊。”

  辛柏青也非常熟悉和欣赏田沁鑫亦悲亦喜、亦庄亦谐、似是而非、跳进跳出的独特戏剧风格,“戏剧表演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游戏感的表达方式,田沁鑫导演又属于特别懂中国传统表达和审美的导演。她很擅长用中国传统戏曲中的写意表现手段,比如演骑马,手一挥就相当于拿着鞭子上马了;演坐船,身体一晃就在船上了……通过演员来带动整体的舞台意境,演员既在角色里,又在角色之外,有另外一个自我统御舞台,这很有意思。田导不是照搬戏曲,而是将现代戏剧和传统戏曲的精华融合到一起,重新建构了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这是一个思辨的过程。她一直在探索,并且运用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新颖。”

  苏东坡是一个热爱生活的有趣灵魂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苏轼是个大文豪。但在辛柏青看来,“说他是大文豪都太片面了!他这一生起起伏伏,颠沛流离,太传奇也太有意思了,留下来脍炙人口的诗句也太多了。他的私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他当官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他在朝堂上是什么样子的?他被贬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这个戏都做了一些探讨和展现。”

  《苏堤春晓》中没有把苏轼塑造的很高大,而是非常亲切有趣接地气儿。“这才是苏轼呢!他是一个有趣的灵魂!”辛柏青笑道:“读一读他的诗句,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落实到种种生活细节,更会发现苏轼会吃会玩,跟谁都能交朋友,到一个地方就开创新的菜式,自有人生的乐趣在里边。他那么热爱生活,那么会生活,而且甘于在艰苦的地方享受苦中作乐的生活,我觉得这也是他有别于其他大文豪最明显的地方。”塑造过多位大文人的辛柏青认为:中国文人有相似的地方,比如李白、王阳明、苏东坡这三个人都曾经被贬谪过。在这种极端绝望的状态下,王阳明大彻大悟,李白有很多矛盾纠结,苏东坡虽然没有那么明显彻悟的时刻,但是他像参禅悟道一样,把自己对生活感悟的点点滴滴都放在每一次的逆境当中了,我们这个戏也会展现很多这些细节。

  《苏堤春晓》将苏轼定位为“北宋的一个公务员”。辛柏青认为,苏轼去地方当官,是厌倦朝堂上的钩心斗角,口诛笔伐,主动请求外放的,“他是真心想去地方给老百姓做点实事,他不仅为老百姓解决了很多困难,而且造福后世子孙。千年以后的我们,依然享受着他修建的西湖、苏堤,所以他确实值得我们喜欢和崇拜。”在辛柏青心中,当市长的苏东坡和当诗人的苏东坡并不矛盾:“你看他写的诗句,正是因为他当了市长,才有心怀天下、心怀人民的那种悲悯和豪放之情,才能写出那样的诗句。”

  戏内情感深重戏外婚姻幸福

  《苏堤春晓》中的苏东坡,有三段深情,情感戏分量很重。第一任妻子王弗出生书香门第,知书达理,聪慧低调,和苏轼青梅竹马,伉俪情深,在苏轼的仕途和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的去世对苏轼打击非常巨大,苏轼为此写下了著名的《江城子·记梦》表达怀念。苏轼第二任妻子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与苏轼共同生活了25年,陪伴他经历了人生的重大起伏,包括“乌台诗案”和“黄州贬谪”。她去世时,苏轼已经年老,政治上失意,妻子的离开,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打击。苏轼的侍妾王朝云,对苏轼有着深厚的感情,在其他侍妾姬仆散去后,始终陪伴在苏轼身边。苏轼曾说:“朝云知我”,将其视为知音。对此,辛柏青表示:“苏东坡的三任伴侣,也正好对应了他不同的人生时期。不管什么时候,情感永远是戏剧人物的底色和依托,是戏剧能量和力量的来源与支柱。”

  虽然在戏中扮演的角色总要面对复杂坎坷的情感经历,但生活中的辛柏青却拥有简单幸福非常圆满的情感生活。他和同为中戏校友又是国家话剧院同事的妻子朱媛媛,从校园初恋,到步入婚姻殿堂,再到成为父母,如今已经携手相伴走过了三十载春秋。特别重视家庭的辛柏青,对妻子和孩子的情感溢于言表。他曾为了陪伴家人放弃了很多片约,当年电视剧《潜伏》导演姜伟本来想请辛柏青和朱媛媛共同主演,但刚好赶上朱媛媛怀孕,就说辛柏青一个人去也可以,但辛柏青还是决定在家照顾妻子。后来《潜伏》大火,有人问他们遗憾吗?辛柏青淡淡一笑道:“我觉得媛媛有句话说得特好,她说如果我俩去演,说不定人家那个戏就没这么火了。一个戏,一个运,所以不同的演员去演,运势也不一样。”女儿成长过程中,辛柏青和朱媛媛选择花时间陪伴孩子成长,不惜错过很多演艺机会。

  对此辛柏青很坦然:“我就想过一种纯粹的、简单的生活。做一个自在的人更重要。”他认为,舒服的生活状态是“我能演好戏,同时也不为名声所累”。因此想来想去,觉得此刻过的就是理想中的生活,“我现在可以素颜出去吃饭,可以带着老婆孩子在大街上随便溜达,如果最近有戏播出,偶尔会被人认出来,没有戏播出的时候,大家不太在意你。我挺享受这样的生活,挺幸福的。”

  问辛柏青这种淡泊超然的性格和心态,是不是和苏东坡有些相像?但他却表示:“苏轼是真智慧,他一生这么跌宕起伏,一贬再贬,妻子亲人离世,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甘于和享受自己做的眼前事,是一个开悟的人。像苏东坡这样豁达的人是极少数,一般人达不到他的境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