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2019年11月16日 15:17 新浪网 作者 贵州卫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暨贵州解放70周年。11月15日起,动静贵州连续三天推出系列推文,从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贵州省党的建设研究会编著的《解放记忆——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实录》一书中精选三篇实录,深切纪念和缅怀为贵州解放事业奉献青春、热血甚至宝贵生命的革命前辈。今天,由贵州广播电视台主播徐兴海和你一起分享熊永坤讲述的故事。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的故事

00:00 / -

Play

熊永坤口述

我叫熊永坤,1932年11月3日出生,贵州省台江县人。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缺穿少吃,夜晚连桐油灯都点不起。在我15、16岁的时候,在外出逃荒时碰到一支部队,听说这支部队是为老百姓打仗的,我就去要求参军,他们嫌我小,不接收我,我就一个人跟着他们背后走,一直跟着他们到了安徽。

到了安徽后,我又去要求参军,他们开始还是嫌我小不想让我参加,毕竟我才十六岁嘛,个子也不高。但磨不开我的纠缠,只好同意我留下跟随部队南下。那是1948年10月,我在安徽参军进入晋冀鲁豫野战军五兵团17军50师。当过一段时间警卫员,首长问我是什么民族?我说我是苗族。问我会不会苗语?我说:会。他还叫我用耳朵贴着铁路轨道听,问我听得到远处火车开来的声音不?我说听得到。他又问我去当侦察兵做侦察工作行不行?我赶紧点头说行。这样,他就安排我当了一名侦察兵。

当了侦察兵不久,我就参加了淮海战役。淮海战役之后,我被安排到江西贵溪地区参加了专门为侦察兵进行的整训和学习。

那时候共产党和国民党正在谈判,我娃娃家一个,还不懂得怕。开始不是说长江以北归我们,长江以南归国民党吗?毛主席不同意,号召必须打过长江,于是,渡江战役打响,我参加了渡江战役。我们是坐着老百姓自制的木船渡江的,那个场面浩浩荡荡一往无前。当时,国民党的军队士气大减,战斗力已经不行了,他们开始还抵抗我们,不过防线很快就被我们攻破,我们势如破竹很快占领了南京。毛主席为此还写了一首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新华社发

渡江战役胜利后,我们在南京下关集结,过江西到湖南长沙,毛主席又号召我们挺进大西南,1949年11月我们直接南下进入贵州。当时我们来的是三个军,16军、17军、18军。我们到贵州从天柱进入镇远,国民党的残余部队逃的逃躲的躲,就没有打仗了。按上级指示,我们二野五兵团17军50师就改为镇远军分区,军分区司令员叫胡华居,他同时兼任军分区政委。因为我是台江的,属于本地人,我就被留在了镇远军分区,分到了台江情报分站工作。那是临时成立的情报站,当时每个县都成立一个情报分站,每个情报站都有十多个人,情报站之间是互相通气的,我在情报站当侦察参谋。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乘胜前进,解放大西南

后来,因为我们的部队一个班一个排的分散在各个镇上去了,年纪大一点的都转业下到地方了,我们班长就当了区委书记,当时我们的老同志临走时还与全体侦察员在那里照相留念。这时,在镇远、雷山、天柱、台江等这些地方,国民党部分残余和地方地主乡绅、土匪联合起来,聚合了队伍,集中了许多武器装备,建立起了武装力量,利用我们留守薄弱的机会,不断出来挑衅,并计划颠覆新政府,来势很凶。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很快上级派了186师前来增援,对这些残余队伍进行了狠狠的打击。他们死的死,逃的逃,嚣张气焰迅速减了下来。接着,胡华居司令员率领我们全体指战员,与那些逃窜后躲起来伺机破坏的残余分子、土匪进行了一年多的战斗,把他们逐一消灭。大约在1950年初,台江县原来的那个国民党的县长叫邰昌平,想打回来重新当县长。他不仅和一些土匪、仇视共产党的地主乡绅纠结队伍,还收集了许多机枪弹药,伺机攻击我们。他的队伍被我们打败后,他便猖狂逃窜。他当时穿件棉衣,里面藏了很多钱,我们这边派了一个排顺着他逃跑的方向追击,从台江追到剑河,经过从江到榕江,一直追到广西八洛县把他打死。那时我也一直跟着追击他到广西,我们有个同志叫赵新发(音),他当时在台江当县长,也一同去追击了,他去年才去世。

由于我们侦察兵都是经过专门的培训和学习的,练就了一身武艺,摸爬打滚、刀枪剑术、南腔北调什么都要会。虽然那个时候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敌人恨死我们,随时都找机会要来报仇,但是他们也很怕我们,不敢轻易冒犯。在台江情报站工作期间,我们经常下去做敌情侦察,有时候从悬崖爬上去直接探入土匪窝周围窥探情况;有时划船游泳追击土匪;有时还化妆成土匪潜入土匪窝,为的是摸清敌情,一网打尽。但是,我们还是有个叫王富海的同志在一次剿匪中牺牲了,为什么会牺牲呢?得到敌人出来捣乱的消息后,他带了一个班去,被土匪和国民党的残余两面埋伏攻击,他当时还是很年轻的一个同志。

由于我们镇远军分区剿匪有功,保证了建党、建政和生产的顺利进行,胡华居司令员还受到贵州省委的表扬和嘉奖。

参与解放家乡,苗家小伙做侦察工作——1949贵州解放亲历者熊永坤口述实录

解放初期,贵州省委主要领导人:省委书记苏振华(左四),副书记徐运北(右二),陈曾固(右三),常务委员杨勇(右四)、赵健民(左一)等合影

土匪清剿工作任务完成后,情报站也完成了使命,台江政府就来部队要我们,说是各县的回各县。胡华居司令员当即拒绝,他说:原来部队的一个都不准回,是哪个部队还是回哪个部队,所以我当时就没有回到地方。直到1956年我才转业到地方回到家,后来台江县领导又来接我,这样,我就到黔东南州水利局工作,直到1991年12月离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贵州卫视

贵州卫视

正青春,爱绽放!用爱唱响青春!最热频道资讯请关注:贵州卫视官方微博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