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痛心!一名外科医生坠楼身亡!

痛心!一名外科医生坠楼身亡!
2021年04月17日 21:20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护士网官方网站

  导语

  痛心!一路走好!

  剧还是发生了。

  4月14日,网传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人民医院一外科医生坠楼身亡。网传坠楼者系该医院外科主任医生。

  14日下午,据知情人透露,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有结果将对外通报。

  公开资料显示,饶平县人民医院曾是该县唯一一家二甲医院,于2020年10月变更第一名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潮汕医院”,目前全面托管给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隆武是饶平县人民医院的一名外科主治医师,擅长疾病为普通外科治疗方面。

  据悉:该男医生为陈某某,今年55岁,生前患有抑郁症,悲剧发生前,院方已经让他病休,停止工作,也及时封闭了窗户进行防范,可悲剧最终还是发生了。

  4月14日,饶平县公安局发布通报,全文如下:

  4月14日,饶平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案称,在饶平县人民医院院区有人跳楼。接报后,饶平县公安局迅速组织城北派出所和刑侦部门警力赶到现场处置。

  经调查,死者陈某某(男,55岁,饶平县大埕镇人)系该医院医生,于14日上午10时许在医院住院大楼坠楼。陈某某生前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正在服药治疗。死者符合高坠致死特征,已排除他杀。

  对于涉事男医生因抑郁而坠楼身亡,不少网友评论称,医生可以救别人,却救不了自己。

  这样的悲剧早已在上演。近年来,因抑郁症而发生的悲剧也不在少数。

  2018年的贵阳,一名年轻的规培医生值班时从8楼纵身跃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2017年8月7日早上6点,江苏常熟55岁的章医生从自家5楼的窗台一跃而下,结束了生命。事后,记者从其家属处获悉,章医生近期出现了抑郁症的症状,还预约了当天上午8点的精神科医生。

  2016年11月1日上午,46岁上海曙光医院骨科刘医生自杀身亡。为了确保自杀成功,先是割腕、剖腹、抹脖子,然后在准备跳楼的路上倒下,死于失血性休克。

  ……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抑郁!患者、医院、工作、职称、科研、收入、生活……一座座推不动的”大山“压在医生头上,一入医门深似海,谁不曾迷茫过、怀疑过、无力过,甚至是绝望。

  医生普遍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睡眠不足。直面生命时,和病魔抢时间,要不要抢都需要很多勇气,抢输了自责,抢赢了也不敢有松懈。再加上我国医患关系紧张,暴力伤医、杀医事件频发。不少医生感觉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信任,又加上一道沉甸甸的精神枷锁。

  若有来生,不想再学医。这是多少医生发自内心真正的独白和感慨。

  抑郁症离医生有多近?

  医生群体压力大,焦虑、抑郁似乎显而易见。早在2014 年 4 月,医学网站丁香园对于医务人员抑郁和焦虑情况的调查,其抑郁和焦虑人群所占比例让人吃惊。共有3360名医务人员(包括医师、护士、药师、影像/检验师)、565名医学生参与调查,结果显示,47.5%的医务人员认为医疗纠纷是工作中主要的压力来源;高达50.4%的医务人员抑郁自评得分属轻、中或重度抑郁,40.5%的医务人员焦虑自评得分属轻、中或重度焦虑。

  2016年12月,《JAMA》一份涉及43个国家129000名医学生(包括住院医)的研究亦表明,全球医学生(包括住院医)的抑郁比例为27.2%。这一比例比普通人群高了2~4倍!据Medscape2019年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44%的医生表示他们长时间感到工作压力过大,游离和倦怠。30%的医学生和医生都有抑郁症状。

  医生在诊断患者抑郁时都存在挑战,更别提自己。即使在健康时,医生们都发现获得帮助很困难。而当他们抑郁,感觉到无力时,就更加困难了,即使他们促使自己去寻求帮助,有时也会发现他们需要的帮助非常难以获得。

  一定程度上,医生不愿意寻求帮助是自我强加的。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表现健康是一种义务,这样才表明他可以去治疗别人。向其他医生询问健康问题可能会打破这种刀枪不入的神话。

  医生心理健康亟待重视

  抑郁症不仅仅是医生要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社会要关怀和解决的问题,因为医生出现抑郁症状的话,倒霉的不仅是医生,还有病人。医生患抑郁症后,医生是直接受害者,病人则是间接受害者,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应该重视医院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尤其是县级以下医院医生的收入低压力大是普遍情况。解决抑郁症在医生中高发的问题不能仅仅靠医生自己,更要靠医院和各级卫生部门。缓解医护人员心理问题,根本上还要进一步加大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实行合理薪酬机制,提高医护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其次关心医生的心理健康,减少医生的工作时间和工作负担,为医生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特别是要给医生营造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愿每位医生都能被患者和家属温柔以待。

  愿医患间相互尊重、信任、理解,对医护人员有更多的宽容和包容,而不是成为压倒医护情绪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抑郁症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