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全民超模”背后,那些平凡人追求梦想的正确姿势

“全民超模”背后,那些平凡人追求梦想的正确姿势
2022年05月25日 10:02 新浪网 作者 话心师

  短视频平台@垫底辣孩 破圈而出,

  为何“变装超模”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

  如你我一样的平凡人身上

  原来也可以迸发出不平凡的力量

  话心师 · 第二十六话

  早在两年前,通过废旧物件再搭配、快速变装香奈儿、迪奥、范思哲等国际大牌模特的变装视频内容,就已经在各大视频平台出现。

    

  但日前@垫底辣孩 凭借#如何成为一名国际超模#系列变装视频破圈而出,短短一个月收获700万粉丝,成为全民讨论的对象。

  

  在这些视频里,他本来是一个长相普通、穿着平庸、甚至有些邋遢的男孩,背景也是在农村杂乱的小院儿里。

  他随手拿出破旧的衬衫、外套,用颜料、面粉等加工,再配以大爷大妈的帽子、塑料袋等装饰……原本土气的衣服、粗糙的道具,经过解构与重构后竟然完成了华丽变身、并且都很契合各奢侈品牌气质。而经他演绎后的照片作品,在修饰后也成为这些国际品牌的高仿宣传照。

    

  在爆棚的人气下,各路大品牌官方号也纷纷赶过来留言求合作,希望在垫底辣孩紧密的排期中能加上自家品牌的内容曝光。

  为何这种“变装超模”的视频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

  用创意制作巨大反差感、“废物利用”的智慧当然是关键。而更底层的心理,似乎也包含着,那种“小人物也能变身大明星”、“麻雀变凤凰”的爽感,引起你我普通人的共鸣——我们也能超脱环境限制逆袭,成为我们想成为的样子。

    

  其实这种用生活中最原始的材料打造时尚国际超模感,垫底辣孩不算第一人,2019年就“出道”的陆仙人是更早成名的网络草根超模。

    

  陆仙人没有停留和满足于拍摄网络视频、成为“流量网红”。“超模”于他并不是流量密码、一种出圈的手段。他对“变装”与“走秀”也不是玩票,而是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把梦想最终变为现实、实现逆袭的人。

  

  他一路从视频平台走到了台前,从田野走到了国际时装周,站到了真正的T台上。他被称为是“生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靠一双赤脚,一身垃圾而走红的男模”。

  1999年出生的陆仙人,真名陆开港,是中国农村众多留守儿童中的一员。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幼年时期,当同龄的小伙伴们都在疯跑、捉迷藏、捏泥巴,陆开港都觉得索然无味。 无意中看到超市电视机里的模特秀后,好奇心驱使他迷上了走秀。

  从小学六年级起,陆开港一遍一遍的在空地上模仿电视里的模特步走秀;每天上下学的路上,也成了他的“T台秀”。在同乡和邻居眼里,都觉得“这个孩子有点怪”。

    

  16岁初中毕业后,他便离开了学校,开始四处打工。他在理发店、饭店、洗车店等都当过学徒,却因为各种原因无一所成。学手艺不成的他,最终进了一家电子厂当工人,一个月只有2500块钱的工资。

  打工之余,陆开港就对着视频学习模特步,一遍遍模仿、录下来对比,找差距再练。并不专业的拍摄手法,常常要耗费大半天才能录出满意的视频。这样高成本且看不到回报的投入,让陆开港的工友都放弃帮忙拍摄。无奈,陆开港开始自己学拍摄、切换镜头、后期剪辑。

  

  他跟着网红学化妆,颜色妖艳的口红让嘴唇看起来像中了毒;买不到合适码数的高跟鞋,就在工厂的空地、乡间的小路上光着脚走秀,经常被石子硌到脚;没有华丽的服装,就用彩色编织袋做长裙,紫花毛毯做“秋冬高定”,甚至用树枝插成维密天使的翅膀。

  家人不理解,觉得陆开港的爱好没有出路。在那个相对落后的小山村,他穿着花里胡哨的裙子走秀,村里的大爷大妈嘲笑他“不伦不类”。 

  但是,种种舆论,也并未让陆仙人放弃自己的爱好,他始终不停地在发各种走秀视频。

  

  没有专业的拍摄团队,他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还叫来堂弟、妹妹帮忙拍摄。他回忆说,有一次他穿着7厘米的高跟鞋在山上拍摄视频,从上山到下山花了5个小时,感觉腿都快断了。

  无论是田间走秀、爆红、出现在正规的T台,为品牌出镜……这一切变化,除了幸运,他更多的归结于“努力”。

  

  在他的vlog、视频、微博中,你总是看到他笑呵呵的,但其实这些风轻云淡的背后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努力——把自己的走步录下来,反复看、反复模仿,然后再一遍遍纠正自己;一边做装配工人,一边在夜晚的车间练习走步; 在酷热里创作和走秀,常常中暑生病;为了一个完美镜头,爬上最高的山顶;在田间、小路上、池塘边,琢磨台步,研究国际模特的动作神情……

  他一直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也一直在各种磨砺中体验着“成为自己”的快乐。那些旁人看来不切实际的“白日梦”,却是他支撑自己,也是让他抵御孤独与冷漠现实的力量。

  在梦想的牵引下、把“努力”一次次叠加,他终于从陆开港变成了陆仙人。

    

  有着天籁之音的歌手周深,嗓音独特灵动富有辨识度,被网友誉为“有被天使亲吻过的嗓子”。他拥有《大鱼》、《浅浅》等诸多代表作,是央视和地方台春晚、各综艺节目里的常客。

  然而光鲜背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挣扎与追求。

  

  92年出生的他和姐姐原本是湖南山村里的留守儿童,从小做农活,上山砍柴、下田种菜、喂猪烧饭。父母在贵阳街头挑扁担卖小商品,才勉强把孩子们接到城里上学。

  “山里娃”出身的周深,很快被城里老师发现唱歌天分,让他担任校合唱队的领唱。据说在当年贵阳的青少年合唱比赛里,有周深领唱的阵容都拿到了第一名。

    

  但是,到了青春期“变声”的年纪,他却“尴尬”地成为了被命运落下那一个。其他男生的声音都变粗变沉、个子也开始拔高,而周深依然尖细的童声与小巧的身材便让他成为了“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少年时期的孩童对同伴的恶意评价似乎会无遮无掩。“不男不女”、“变态”、“娘炮”这些露骨的讽刺,让周深变得自卑内向、胆小懦弱。

  高中毕业后,家境有些起色的他去乌克兰留了学,被迫选了父母“觉得稳定”的医学专业。终日面对不喜欢的学习内容与巨大压力,周深几近崩溃。

    

  “如果我继续那样的生活,我整个人可能会坏掉”。

  为了成为如己所是的样子,周深不顾父母的阻挠,毅然从医学院转到音乐学院,去学习他内心真正热爱的音乐。

    

  他一直用着“卡布叻”的名字在网络上唱歌,小有名气,却不敢以“真实面目”示人。

  经过导演三次邀请后,时年21岁的周深终于答应登上2014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舞台。

  在盲选舞台上,衣着普通的周深怯生生地说跟导师说:“在生活中听过我唱歌的人都会觉得很奇怪,我就想来到这个舞台,让4位专业的导师听一下,我是不是能够唱歌,能不能唱出自己的未来。”而他的《中国好声音》亲友区,空无一人。

  被惊艳到的四位导师没有吝啬他们的赞美。他们评价周深的声音“跨越年龄、跨越性别”,“作为歌手你不要再怀疑自己。你的音色是被天生赋予的东西,很美。”

    

  《中国好声音》之后,周深进入音乐圈打拼。几年的沉浮后,局面渐渐打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喜爱上这美妙的声音、成为他的粉丝。

    

  周深的好几首作品,都被粉丝跟陈凯歌的电影《霸王别姬》做了混剪。他意蕴悠长又充满失去感的吟唱与《霸王别姬》那不疯魔不成活的错位缱绻十分相配。

  而周深本身也曾对媒体提过很是喜欢这部电影。电影中,程蝶衣在无数次挣扎与撕裂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曾经“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随着观众的认可,周深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只是依然会有人时不时跳出来骂他:“唱出这种声音的怎么是个男的,恶心!”

  此时的周深,已经可以更坦然地面对质疑。他知道自己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也接受了自己的“与众不同”是上天的礼物:“我就是希望大家不用猎奇的心态,能够用心听我唱歌。”

  曾经“杀死”他的嗓音,最终在他的坚持与努力下,开启了他的梦想之路。那个独特的声音成就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他也终于可以唱着自己喜欢的歌,无所畏惧。

    

  在这个流量至上的年代,网络上从来不缺乏红人,也不缺乏吸睛的爆点,总会有新的人新的素材涌现。

  有些人可能快速蹿红,又被迅速淡忘。

  有些人却可能在白驹过隙的一瞥间,给人带去一丝思考,也赢得一丝敬意——那短短的几十秒视频里,有的可能不仅是一个卖点、一个梗,更可能是TA的梦想与整个人生。

  

  不知你有没有在网络上见过一个胖女孩儿跳舞。在农村有些杂乱简陋的家庭背景里,身材圆润的她经常穿着廉价的舞蹈服跳着中国古典舞。初一看,以为只是博眼球的舞蹈博主。

  但若定睛细看,你会发现她神情异常投入、舞蹈动作也可圈可点。甚至那圆润的脸孔,配合动作与舞风,还颇有“大唐侍女”的神韵。

  看评论,一些网友在攻击她的外貌,说她“丑人多作怪”。但是会有粉丝帮她说话“刀刀生病了,是因为吃激素才让身形发胖的”。

    

  是的,11岁时,这位网名@胖刀刀妹要快乐 的博主就得了红斑狼疮,需要长期服用激素药物控制病情。而这药物会让代谢紊乱,导致患者不受控地发胖。

  去年她因为再次发病还上了热搜——当时她周身乏力,血小板数急剧减少低至25,导致全身出血。在抢救后还一度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病情非常凶险。

  

  知道了这些经历,再看那些视频,令人倍感唏嘘。

  她在朴素甚至有点破旧的家中那样投入地跳舞,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愿望。

  似乎彼时她不是一个生病的人,而是超脱出现实、破茧而出变成了自己想象中的样子。

    

  无论是垫底辣孩,还是陆仙人、周深,或是刀刀妹,他们身上涌现出来的艺术创作为何总是格外打动人?

  大概,越是在布衣蔬食、坐客无毡的清贫环境,越能衬托出他们心怀梦想、不顾一切要“活成自己”的可贵。

  我们感受到那股与命运抗争的劲头,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看到如你我一样的平凡人身上,也可以迸发出不平凡的力量。

  也许,梦想是否最终能实现,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那些无惧或虚或实的禁锢、做着热爱的事情,体验着属于我们生命中“做自己”的快乐的时候,就已经是最美好的时刻了。

  而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最终可能实现,也可能没有。那又如何?

  作者 大鸟kiki

  编辑 小鸟kiki 贫嘴龚三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