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禁止入澳到重返课堂,10万中国留澳学生经历了什么?

从禁止入澳到重返课堂,10万中国留澳学生经历了什么?
2020年04月28日 22:00 新浪网 作者 经济观察报
从禁止入澳到重返课堂,10万中国留澳学生经历了什么?

  经济观察网 谢楚楚/文 澳大利亚总理月初“劝返”在澳留学生不过一个月,澳洲当地正针对留学生群体推出多项“截然相反”的政策。

  4月22日,塔斯马尼亚州长宣布了300万澳元的经济补助计划,帮助当地大约26000名临时签证持有者(其中大部分为国际留学生),以在疫情下保障住宿和就业;4月21日,澳大利亚南澳洲政府宣布了一项1380万澳元的支持资金计划,旨在减轻海外学生的经济负担。更早之前,维州政府设立了一个5亿澳元的“Working for Victoria”(为维多利亚工作)项目,其中包括帮助国际留学生创造就业机会。

  不少高校也对受疫情影响的海外留学生发放了资金补贴。“墨尔本大学帮我们报销了在第三国花费的差旅费用。”中国留学生Alex说。此外,莫纳什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西澳大学、南澳大学等高校也相继推出资助方案,帮助受疫情影响的注册学生(含国际留学生)缓解经济压力。

  根据澳大利亚SBS电视台报道,目前约有56.5万名海外留学生在澳洲,很多人受疫情的影响失去了工作,经济困难。其中,中国留学生超过10万人。

  此前,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于4月3日的记者会上说:“在澳大利亚持访客签证的人士和留学生如果无法养活自己,是时候返回自己的国家了。”并表示,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为澳洲居民和公民提供经济上的援助。

  澳媒ABC报道称,这一言论令澳大利亚的留学生群体一片哗然。

  有人曾打趣称:“这次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留学生打全场。”玩笑背后,是疫情之下,10余万中国留澳学子面对学业、就业的思考和选择。如今,莫里森政府已经表态,争取在5月底前让所有学生重返课堂。

   “曲线回澳”

  2月中旬,Alex接到了航空公司打来的电话,被告知已购买的2月27日从青岛飞墨尔本的航班取消了。3月开始的春季学期,是她在墨尔本大学攻读商学硕士学位的最后一学期,如不能顺利回澳,她的毕业、就业将受到很多未知影响。

  2月1日,莫里森宣布禁止从中国大陆来澳的旅客入境,这一禁令成为影响中国留学生返回澳洲的政策“屏障”。根据《悉尼晨锋报》报道,这个“禁令”最初导致了约10.6万名中国留学生被困在澳大利亚境外。

  Alex发现,虽然不能从中国大陆直接入境澳洲,但可以从在其他国家呆够14后再进入澳洲。然而,当时的澳洲政府,仍在不断推出更加细致的“旅游禁令”,当地政府基于对疫情进展的“周回顾”(weekly review)进行决策,“回澳”行程依旧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

  如果一周后“禁令”取消,会不会错过直飞澳洲的机会?第三国会不会存在疫情风险?14天在第三国的花费该由谁出?对于“返澳”,Alex产生了“疑问三连”。

  由于“封国”,其就读的墨尔本大学给中国学生四周的宽限时间,但校方规定:第五周须出现在课堂上,否则就延期毕业。Alex加入了各种各样的澳洲留学生讨论群,以寻求更可靠的解决方法。在得知已经有中国留学生从第三国顺利进入澳洲后,她决定中转至泰国,并于3月16日顺利抵达澳洲。

  回到澳洲的Alex终于松了一口气,但看到城市中心街道上,人们一如往常地聚集、欢笑和交谈,她开始担心当地疫情防控不够严格,“外国人几乎不戴口罩。”偶尔看到一个戴口罩的外国人,身边的朋友也会提醒Alex,看,那位戴口罩的人被旁边一对情侣嘲笑了。

  Alex还是比较幸运的,在她抵达澳洲当天,澳洲政府一项新政策刚刚生效:从任何一国入境澳洲的人都必须隔离14天。三天后,总理莫里森宣布“封国”,即从3月20日晚9时起,所有非澳大利亚公民(不包括永久居民及亲属),将完全禁止进入澳大利亚。

  此前,澳政府已出台规定,禁止500人以上非必要性户外聚会。但在莫里森宣布“封国”当天,澳洲新增确诊数首次突破200例。之后几日,澳洲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明显呈上升趋势,均在300例以上,3月28日达到了峰值(461例)。

  3月30日,澳洲政府实施了严苛的社交距离措施:公共场所聚会限制在2人以内,违规者将面临罚款;关闭所有户外公共区域,包括广场和滑板公园等;要求所有居民“必须待在家里”,除了购买必需品、去医院等。

  “我两个朋友去买奶茶,在奶茶店遇到了另一位朋友,就自然地聊了一会儿天。结果被巡警发现后,三人各罚了1640澳元。”Alex说。

  “留澳”不易

  2018年,Lancy从莫纳什大学毕业后就留在澳洲,现在的她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去年七月,她经营了一家桌游店,但受疫情的影响,今年2月底已暂停营业。

  “店里客人主要是华人。那时候,大部分中国学生对疫情比较恐慌,几乎很少到店。”由于收入大部分来自线下经营,Lancy预计,账上资金最多能撑两三个月,而如果转型做零售、团购的话,也许情况会好些。

  3月30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出台了包含“求职津贴”(Jobseeker  Payment)在内的一揽子经济扶持措施,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以申请相应的津贴。Lancy是这一政策的受益者,近日,她的账户上收到了澳元550/每两周的失业补助金,一定程度上能够支撑日常生活开销。

  “但不一定谁都能申请上(津贴)。申请过程中的几十个问题包含工作、房产、成本以及家庭成员等各项指标。”Lancy说。

  颇让Lancy感到焦虑的,是男友的就业问题。她男友刚从墨尔本大学毕业,学的是电气工程。比起澳洲紧缺的医生、护理专业,工科的就业缺口较小,而疫情期招聘的延期和停摆使就业形式变得更困难。

  尽管是永久居民,但Lancy认为,在与当地公民竞争时,劣势依旧很大。“面试的时候人家会问,你是不是aboriginal(原住民),如果是的话会优先录取。别人不会愿意花时间去培养(类似)语言这种基础问题。”目前,Lancy和他的男友已在考虑回国找工作,做两手准备。

  州政府和大学相继推出扶持政策

  “留学生就很难了。”Lancy称,永久居民的情况会比持临时签证的留学生好些。据她的了解,有些家境困难的学生在澳洲求学期间,大多数是依靠打工付房租、开支生活和赚取学费,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摆会使他们陷入经济困境。

  澳洲媒体ABC曾报道,一名就读于墨尔本大学工程系研究生本想赶在澳洲“封国”前“回澳”继续之前在餐厅的兼职,赚取收入以维持生活开销。不料到了澳洲后,却因为疫情在澳洲的升级而失去了原有的收入来源。

  然而,在当时澳洲政府出台的援助政策中,无论是留职津贴(Jobkeeper Payment)还是求职津贴(Jobseeker Payment),资助对象均不囊括“国际学生”。

  4月3日,莫里森在全国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说,在澳大利亚持访客签证的人士和留学生如果无法养活自己,是时候返回自己的国家了。“澳大利亚必须专注于它的公民和永久居民,确保可以最大限度地为他们提供经济支持。”莫里森说。

  海峡时报(新加坡媒体)报道称,去年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所在的国际教育行业带来了约390亿澳元的收入,是仅次于煤炭、铁矿石和天然气的第四大出口行业。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警告称,如果联邦政府不能在此次疫情期间帮助学生,则可能会损害澳大利亚的声誉,阻止学生前来澳大利亚留学。

  据澳大利亚SBS电视台消息,随着求助呼声越来越高,澳大利亚大学和州政府正在加紧帮助国际学生度过困难的时期,如在澳大利亚居住超过12个月的国际学生如有经济困难,可以领取澳大利亚退休金(Superannuation  funds),以及延长国际学生在部分岗位上的工作时间等。除了南澳洲政府提供的资助外,维多利亚州政府商学院通过“为维多利亚州工作”项目为国际学生创造就业机会。

  澳大利亚诸多大学也在为国际留学生提供多项资助计划。迪肯大学校长伊恩·马丁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推出2500万澳元帮助留学生,“我们将为留学生提供尽可能的帮助,与他们一起共渡疫情难关。”

  至于返校时间,继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宣布错开时间返校计划后,西澳州教育部长苏·埃勒里(Sue Ellery)4月28日表示,预计至少50%的公立学校学生将于明天(29日)返校开始第二学期的学习。根据ABC报道,莫里森政府正在加紧努力,争取在5月底前让所有学生重返课堂。

  此外,新州州长表示,新州的新冠病毒限制措施本周将略有所放松,如从本周五开始,两个成年人可以拜访其他家庭的“任何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