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翻红失败的她,早就赢麻了

翻红失败的她,早就赢麻了
2022年08月06日 20:23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开展了两个半月的浪姐3,昨晚终于落下了帷幕。最终的成团名单如下↓

  决赛夜,有人在美美发糖;

  有人在真情实感;

  还有人,在瞎说一些大实话👇

  那姐:“虽然说成了团也没什么用”

张蔷:“舞台是短暂的,情谊是天长地久”

  薛凯琪:“那你还想走吗”

  张蔷:“我想走”

  蔷姐这人能处,有啥心里话她真往外说。

  今天想跟大家聊的姐姐,就是张蔷。

  即使是在三十个性格各异的女明星里,她都是很特殊的那一个。张蔷身上的title多不胜数——

  “迪斯科女王”“首位登上《时代周刊》的华人歌手”“八十年代最红的流行天后”“中国唱片销量最高的歌手”....

  1986年,张蔷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受欢迎歌手的第三名,紧随其后的是邓丽君,而那一年,她才19岁。

  浪姐3的第一期节目,张蔷表演结束之后,宁静问她“我们小的时候听你的歌,你知道你有多出名吗?”

  那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合适,张蔷豪爽地回答她“你就叫我张蔷就行、蔷蔷、蔷子。”

  决赛之前,比赛进入最紧张的阶段,当别家粉丝齐齐换上成团顺利的应援头像时,张蔷自己做了一张图:张蔷收工吧!

  别的姐姐想成团,你蔷姐只想早点下班。

  有网友调侃张蔷跟其他人上的不是一个节目,别人是“乘风破浪”,她独自风平浪静。

  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姐是大风大浪见得太多了。借用《吐槽大会3》里的一句形容:“张蔷红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娱乐圈。”

  故事很长,我们从头说起。

  1967年出生在北京的张蔷称得上是“艺二代”,母亲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在中国电影乐团里担任小提琴手。

  母亲在张蔷小的时候就致力于培养她的音乐兴趣,督促她练琴、给她买那个年代还是“稀罕物”的收录机和外国流行歌手的磁带、教她发声的方法。

  也是从这些磁带里,张蔷第一次听到了“迪斯科”音乐,开始仿唱外国流行乐。

  1983年,14岁的张蔷初登舞台,在海淀区举办的青年歌手大赛上演唱了一首卡朋特乐队的《什锦菜》。

  由于选歌过于前卫,张蔷最终没能获奖。但她成功吸引了不少音乐人的注意,有人联系她走穴演出,还有人想带她录制专辑盒带。

  爆炸头、吊带衫、超短裙、还有各种夸张的演出服,成为了张蔷的标识。

  爆炸头是母亲给她烫的,刚开始用火钳烫,后来学会了用药水卷;

  演出服母女俩也是各种想招,自己买纱、买彩纸,把彩纸剪碎了再粘在衣服上,远看是锦衣华服,近看破破烂烂。

  1985年,张蔷发表了第一张个人专辑《东京之夜》,封面上的她爆炸头、红色抹额,笑容灿烂。

  出版方最初决定发行60万盒,但没想到,专辑一经上市很快就卖到了脱销。虽然多为翻唱外国歌曲,但这些歌大胆、直白、热烈,因其大逆于流行乐坛的主流音乐风格,火速在年轻人里传播开来。

  出版社付给了张蔷1400块的酬金,比母亲一年的工资还要多。

  最终,《东京之夜》的销量是两百五十万盒,张蔷是那个年代真正的“一夜爆红”。

  其后的两年内,她一口气录制了十八张专辑,总销量达到了两千万张,大街小巷响起的都是她的声音。

  最多的时候,张蔷一个月要录四张专辑,全国最好的录音棚中国大剧院,她一订订四个月。

  有唱片公司的老板想用一套北京豪华地段的四合院跟张蔷换一张专辑,被担任专辑人的母亲谢绝,理由是“多余的房子没什么用。”

  1987年事业最高峰的时候,张蔷消失在了歌迷的视野,留下了一张《潇洒地走》。

  歌曲开始前有一段独白:“当你们听到我的歌声时,我已经到了遥远的澳大利亚,开始了留学的新生活。”

  有人传言她是被封杀,这个说法在2016年的时候被张蔷本人否认了。

  真实原因是长时间的翻唱、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让张蔷感到了疲惫和厌倦,加上当时兴起了“出国热”,张蔷决定去澳洲留学。

  一年后张蔷回国,华语乐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是如崔健、那英、田震这样的新秀涌现,另一方面,港台音乐引进内地并很快风靡。

(齐秦的《狼》就是首批被引进的港台音乐)

  1988年,张蔷接连发了两张专辑后销量惨淡,而且怀上了第一个孩子。短暂复出的她选择退出歌坛,和丈夫结婚后移居香港。

  香港有个习惯是称呼嫁了人的女性为“某太太”,张蔷在采访中自述,婚前自己很好奇也很渴望被称作“某太太”,婚后真的被别人这样称呼,觉得“也没什么,就跟围城一样,没结的时候希望有个人依靠,真结了,感觉比少女时代要累。”

  这段婚姻维持了八年,1996年因为丈夫花心,张蔷选择了离婚。

  再提起这段过往,她没有说对方一句不好,只说“都过够了,所以很愉快地分开了。”

  2000年,张蔷登上《同一首歌》,节目组本来想让张蔷唱《相思河畔》,她回答“我不想唱”,并且主动推荐了《爱你在心口难开》,告诉对方能唱就唱,不唱就算了。

  很难想象的是,这是她出道十六年来第一次在电视节目中露面。

  2001年5月,张蔷携新专辑《尽情飞扬》正式复出。发布会现场,她穿着自己挑的黑色露背裙出场,

  不像明星、不像“女皇”,反倒像个兴奋的小女孩。

  04年在朋友的介绍下, 张蔷认识了第二任老公咸国坤,交往八个月后决定结婚,就在登记当天,张蔷发现自己怀了二胎。

  于是,再度回归家庭。

  坐月子期间,张蔷接到了摩登天空老总沈黎晖的电话,想邀请她演出,张蔷拒绝,理由是要睡觉。

  2013年,在沈黎晖的牵头下,张蔷和新裤子乐队合作,首次登上了草莓音乐节的舞台。

  这位曾经的迪斯科女王翻唱了一首新裤子的《拜拜迪斯科》,里面有句歌词是“纵情摇摆、彻夜不眠,她一直在纵情摇摆,她是如此与众不同。

  同年,张蔷时隔11年推出了新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封面上的她依旧顶着爆炸头、依旧穿着闪闪发光的亮片裙,也依旧笑得爽朗开怀。

  在曾经的八十年代,张蔷的歌声安慰了一代苦闷寂寞的年轻人,经历过爆红、沉寂、复出,二十多年后,借由乐队和复古潮流,她的音乐再一次被年轻的人们拥抱。

(张蔷演出现场)

  在张蔷唱的那些歌里,没有迷茫、不安、痛苦,只有永远悸动的心和狂欢后的淡淡惆怅。即使唱失恋,她也是快乐地唱、潇洒地唱。

  也许一部分的她留在了那个闪耀、热烈、朦胧的八十年代。

  《乘风破浪》决赛夜颁给张蔷的奖是“乘风榜样奖·真性情的悦”,她从第一期就在强调“快乐才是最宝贵的事情。”

  浪姐这个节目之所以能让爆红,和近年关于中年女性危机感的讨论有关,这个节目让观众看到了30+女艺人身上的“拼劲儿”。

  拿第一季的宁静来说,一开始说不想跳舞,后来却成了舞蹈室里的“卷王”。

  嘉宾和观众都门儿清,大部分人来这,就是为了翻红。别的人说“快乐最宝贵”,可能有立人设之嫌,但由张蔷说出这句话,没有人会不相信。

  她一路就是这么走来的,她一直就是这么选择的,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被自己喜欢和信任的朋友环绕。

  浪姐节目里问过一个问题:姐姐们老了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奶奶?张蔷的回答是吃喝玩乐奶奶。

  那就祝每一个怀抱同样愿望的女孩梦想成真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