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短视频到春节档,属于李雪琴的“热辣滚烫”

从短视频到春节档,属于李雪琴的“热辣滚烫”
2024年02月13日 13:21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大年初一,筹备了整整一年、开机五次的《热辣滚烫》正式上映。截至发稿前,《热辣滚烫》的票房已经突破13亿,每天都有关于这部电影的热点登上微博热搜。李雪琴在其中饰演的是乐莹的闺蜜莉莉,主要表演片段集中在片头曲出现前的十五分钟,她和乔杉的那场对手戏贡献了本片的第一个笑点。

  2023年3月上映的《保你平安》是李雪琴的大银幕首秀,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已经出现在了行业最为看重的春节档中。采访中谈到这次的出演,李雪琴反复提及的词语是“荣幸”,能出演这部电影是“荣幸”,能在春节档跟观众见面“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今年春节期间,她要和《热辣滚烫》剧组一起在全国各地跑路演,表示“和哥哥姐姐在一起挺快乐的”,但是“不工作我会更加快乐!”采访当天,张颂文老师回复网友“上你个头,我要过年”成了热梗,李雪琴说自己也看见了,笑称“颂文老师的精神状态遥遥领先,令人羡慕!”

  如果不工作的话,李雪琴过春节的方式和大多数网友一样,“在家吃吃喝喝打打麻将,上别人家吃吃喝喝打麻将,就这点事!哎呀,我想想都挺快乐!”’说这句话的时候李雪琴语调上扬,仿佛那个惬意轻松的画面已经近在眼前。

  进入到娱乐圈后,李雪琴增加了个习惯是看电影,她有一个自己的小圈子,朋友们会定今天要看哪部、明天要看哪部,大家都统一看,方便晚上讨论。身处这个行业,春节档的社交价值无疑被放得更大,“你要是没看,你都参与不进去春节期间的话题讨论”。

  从“大家好,我是李雪琴”这句开场白一路走来,李雪琴似乎得到了太多意料之外的机遇,而在每一次的“荣幸”过后,她又总是能准确的攫取住那些命运的决定性瞬间。走红到现在,她走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稳。某篇报道曾以“托住那个李雪琴”命名那则与她有关的长文采访,标题比起陈述句来更像是一道提问。今时今日,也许到了给出答案的时刻——

  她托住了。

  01 “我会把这个故事讲给乐莹听”

  “莉莉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

  李雪琴这样评价此次在《热辣滚烫》中出演的角色。电影里,莉莉抢走了乐莹的男朋友,并在恋情捅破后要求乐莹给自己当伴娘以洗清第三者的身份。

  在李雪琴的想象中,莉莉和乐莹的友情可能始于两个人小时候都被周遭的伙伴排挤,“如果莉莉有更佳的朋友人选的话,她可能也不会和乐莹成为好朋友,她对乐莹的朋友情是真心的嘛?也许曾经有过,但那可能是因为因为她交不到别的朋友。”

  用李雪琴的话来说,电影中贾玲饰演的乐莹是一个极度善良的人,这种善良导致大家觉得她可以容忍一切,乐莹三十多年的生命轨迹中,底线就这样一点一点被往后推,以至于包括乐莹在内的人会忘记,很多事情的出发点其实只是“我对她好一点,可能她也会对我好吧?”,末了,李雪琴不忘补充,“但人不是这样的”。

  人不是这样的,所以电影里的乐莹、电影外和乐莹一样的人承受了很多不必要的伤害,李雪琴曾是其中之一,如果乐莹是她生活中的朋友她会怎么做?李雪琴坦言自己也有过乐莹那样的阶段,并分享了一段她和一位心理医生朋友的谈话。

  “我有一个做心理医生的朋友,当时他问我你有没有晚辈?我说自己有一个外甥,他说如果你外甥上幼儿园,他班上的小朋友把他的铅笔都拿走了,然后他回来跟你哭,你会怎么说?我说我会让他不要这样,可以借给人家,但也要让人家还,你不要再这样被人家拿东西了,这是我们自己应有的权利。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这样告诉自己呢?我可能会把这个故事讲给乐莹听。

  《热辣滚烫》中李雪琴最喜欢的一场戏,是影片的结尾。乐莹的拳击比赛输了,但她拒绝了昊坤的邀约,一个人在路上奔跑了起来。李雪琴对这个结局的理解是“对于此刻的乐莹来说,赢的不是这场比赛,赢的是她对自己人生重新的一种掌控,是跟自己既有的过往和境遇的一种对抗,这种对抗就是赢了,因为她真的打完了这场比赛。”

  如她所说,电影中的乐莹已经找到了赢得自己人生的方式,而电影之外,希望每一个“乐莹”都能听见李雪琴分享的这个故事。

  02 “玲姐给了我极大的认可和信任”

  去年,李雪琴越来越频繁地通过影视剧作品跟观众见面,作品受到的好评颇多,观众对她演技最多的评价则是“生活化”“自然”。饶是如此,她仍然对“演员”这个身份抱有怀疑,坦诚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说出我是演员李雪琴”。

  关于表演,李雪琴已经过了“无知者无畏”的阶段,“一开始啥也不懂,那时候老享受了,一点紧张也没有。然后逐渐发现好像对表演有了一些认识之后,就会开始紧张,知道得多了,反而会更在乎。人的快乐曲线不就是这样吗?认知程度和快乐是先成反比再成正比。”

  2023年进组《热辣滚烫》的时候,李雪琴处于这条曲线发生变化的临界点,刚刚来到了开始紧张的阶段。电影中她戏份不多,但并不好演,之前碰到的角色或机灵、或淳朴,但大多是讨喜的,莉莉则不然。演员名单上,张小斐、马丽、乔衫、魏翔等人都是资深的喜剧演员,此前在不同的舞台上亦有过多次合作,彼此非常熟悉,而在娱乐圈都尚属新人的李雪琴在这个剧组也是一名新人演员。

  贾玲是李雪琴在剧组为自己找到的支点,一来贾玲作为主演加导演,给了她极大的认可和信任;二来在开拍前,贾玲会把每场戏都想得很清楚,要什么样的效果、用哪种表演方式,这种明确清晰的感觉让李雪琴觉得“放心”。杉子和乐莹提分手的那场戏,莉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起身又尴尬地愣在原地,李雪琴颇带喜剧效果的表演冲淡了这场戏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这样的表演方式正是在导演的提议下完成的。

  《热辣滚烫》笑点很多,泪点也多。相信很多走出电影院的观众都有类似的共识,那就是在观影过程中,你很难分得清自己是被乐莹打动还是被贾玲打动,仿佛她们俩的形象透过银幕合二为一。

  李雪琴谈到自己哭得最凶的一场戏,“爆哭”“哭得直抽抽”,是在片尾曲响起后的花絮里,贾玲试拍作为拳击手出场的镜头,“她从五月六月开始试拍,到最后一次试拍的时候,她走出来自己就哭了,然后我就哇,把我哭的不行,就那一刻她哭一下就戳中我了,我感觉我(就算)没有办法完全感同身受,但我那一刻真的代入了她,不光是代入乐莹,也代入导演自己。那一刻的哭,我觉得不论是她还是观众,还是我,都是为两个人而哭。

  1月11日,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一年的贾玲发了一条长微博作为《热辣滚烫》的官宣,李雪琴在转发里用“勇士”两个字形容她。看完电影的人会懂,这两个字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03 “不要忘了最笨的方式”

  比起各种广为流传的标签,我对李雪琴最直观的印象是“好学生”。不管做什么工作,她总是准备最充分的那一个。无论是写脱口秀、作词,还是录综艺节目和演戏,只要她投入到了工作状态中,便惯于用专业的态度解决问题,专注于面对当下的工作。事实也证明,李雪琴托住了外界的期待,她解开了一道又一道难题,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以始终谨慎的姿态——

  采访中我把这个印象讲述给李雪琴听,她的第一反应是笑笑,说自己“也有(表现)不好的时候。”

  “好学生”的世界中,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付出和收获总是成正比。但表演则截然不同,既有的经验可能会在一瞬间失效,已有的认知也会不断被推翻。而表演吸引李雪琴的恰恰是这种不确定性。她在拍戏时的一大乐趣是,前一天晚上各种琢磨角色,结果第二天导演说这场不这么拍,全换,台词得自己琢磨,这件事很难,但她在其中收获的乐趣也很大,因为“这样你就可以完全在那个情境中,然后你说出来的话就是这个角色。”

  也许观众提到她以往饰演的角色时,脑海里最先浮现的是“李雪琴”这个名字而非角色名,但在李雪琴看来,把角色的主体性放在个人的主体性之前,是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

  (李雪琴在《故乡,别来无恙》中饰演吴芸▲)

  “我永远、一定、是角色主体性在我前面的,在任何一个表演中都是这样。至少我是这么感知自己的,我也是这么去做的、这么去努力的,但是对于观众来说,他有一个既有认知,我想要传达的和观众的感受能不能完全一致,这个可能是未来需要去努力的,或者是用不同的角色去尝试的。”

  谈到对自己的期许,李雪琴分享了最近在看的一本修仙文。文中的主角是天选之人,有特殊的血脉,一开始他用最淳朴的方式修炼自己的境界,但达到一定程度后,主角遇到了瓶颈。这时候有一位大师告诉他,当你开始试图使用一些别人教给你的东西时,你就会让自己最淳朴的东西失去应有的灵性。

  李雪琴说自己看到这儿有被击中的感觉,因为在她看来,创作也好,演戏也罢,靠“灵气”只能靠一阵儿,后面要靠“匠气”,但不考虑这两个因素的话,还是要把最初、最朴实的东西保持住,“如果我对李雪琴还有一个别的期许的话,就是希望她能永远记得最开始的那个东西。”

  什么是最开始的东西?

  “我觉得是对那个角色的最朴实的共情,无论如何不要忘记这件事情,就是我们一开始靠什么去认识这个角色,就算掌握了一些技巧,但是不要忘了最笨的方式是什么,我们一开始啥也不会的时候,最笨的方式是什么。”

  灵气与匠气之间,李雪琴仍在踽踽独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