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是内娱“番位癌”带来的“后遗症”?

这是内娱“番位癌”带来的“后遗症”?
2024年06月02日 20:55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5月30日,第29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入围名单公布后,引起热议的除了“xx被提名”,还有“提名没有xxx”。

  争议集中在“视帝”“视后”两个奖项中。其中,最佳男主角的提名里,有《南来北往》的丁勇岱,《追风者》的王阳。但有网友发现,《追风者》官宣阵容时,王阳排在领衔主演第三位,而排在领衔主演第一位的王一博并没有被提名。话题#白玉兰提名没有王一博#便登上微博热搜。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南来北往》里。官博官宣演员阵容时,领衔主演第一位是白敬亭,第二位才是丁勇岱,#白玉兰提名没有白敬亭#也同样登上热搜。

  在部分网友看来,“一番”才等同于“主角”,“二番”“三番”即是配角。那么,内娱这股“番位”之风,真的等同于白玉兰的评审逻辑吗?

  白玉兰如何提报?

  作为中国电视剧三大奖之一,白玉兰奖一直被视作“行业奖”,代表着国内电视业的风向标。而每年的视帝视后,更是对演员在电视剧领域上的最高肯定,也成了各家演员及粉丝关注的重点。

  在上海电视节官宣入围名单的微博下,可以看到无数粉丝的安利文案。除了本人有提名的胡歌、杨紫、唐嫣等演员外,有相关作品提名的艺人粉丝也纷纷想“沾”上这份喜气,比如综艺《令人心动的offer5》被提名,嘉宾之一的贺峻霖粉丝也在评论区恭喜贺峻霖。

  另一方面,虽然《追风者》获多项白玉兰提名,但主演王一博的粉丝却并不开心。在他们看来,《追风者》官宣时,王阳属于“三番”男配,王一博才是一番男主,但王阳却申报了“最佳男主角”并被提名。于是,粉丝便开始在白玉兰、片方、出品方等相关微博下大规模抗议。

  娱理工作室翻阅《2024年第29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别章程》发现,男主角、女主角奖项原则上各填报1 人,即第一男主角和女主角。第一男主角、第一女主角必须在剧情的推动上起到举足轻重作用、具有不可或缺重要意义的角色。如确有多男主角或多女主角并存的情况,则填报人数最多各2人,且皆须在剧中占较重篇幅。

  2024年第29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别章程》

  有片方告诉娱理工作室,因为白玉兰主角奖对戏份有要求,片方肯定会提报戏份最多的两个主角,不会按番位选,也不存在报“男二”不报“男一”的情况。如果有实在名额不够的,会报配角。

  《繁花》的案例,同样可以佐证这一申报逻辑。《繁花》官博官宣阵容时,三位女演员的排位是马伊琍、唐嫣和辛芷蕾。但据澎湃新闻报道,《繁花》片方申报时,认为剧中三位演员都是女主角,且每位都非常出色,便和组委会沟通给三位都报了名。最终,只有唐嫣入围了最佳女主角。

  由此推断,《追风者》中王一博、王阳都为领衔主演,也是戏份最多的前两位男演员,那么片方在提报时也会提报这两位演员。同理,《南来北往》剧组应该也提报了戏份最多的前两位男演员白敬亭、丁勇岱。

  5月31日,南都娱乐在报道中提到,有知情人士称,《追风者》片方在最佳男主角中确实申报了王一博、王阳两名演员。白敬亭与王一博两位演员,也都出现在本届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第二轮票选名单中,只是经过评审投票后,未进入最终入围名单。

  同时,在提报方上,《2024年第29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别章程》规定是由拥有该节目版权的个人或机构报名,且需确定一方为报名方。通常来讲,提报方为第一出品方,即视频平台。所以《追风者》的提报方,应该是爱奇艺。

  然而,即使有明文规定和业内报道,粉丝们似乎并不买账。

  争议从何而来?

  从王一博粉丝们的抗议中来看,最大的争议在于粉丝们认为,《追风者》中王一博饰演的魏若来是绝对、唯一的一番大男主。无论是招商还是热度,也都是靠王一博扛起来的。所以,片方不该给身为“三番”的王阳提报最佳男主角,和“一番”王一博在同一个奖项中竞争。

  那么,粉丝认定的番位和业内认定的“主角”是否一致?粉丝心中认定的“一番”,除了官宣列表上的领衔主演第一位外,还包括剧本内容是否围绕唯一主角,主角戏份是否最多,放出的各种预告片花一番时长是否最多,以及主创采访中是否也曾提到以上认定等等。

  但在白玉兰的评选章程中,提到如确有多男主角或多女主角并存的情况,则填报人数最多各2人,且皆须在剧中占较重篇幅。可以发现,在《追风者》官博官宣阵容时,王阳本就是领衔主演之一。其次,《追风者》的剧情简介中也提到,魏若来的情节主要在遇到沈图南后开展,并与沈图南形成对照组。所以,无论是头衔还是剧情,片方以“男主角”的身份为王阳申报白玉兰,都是没有问题的。而既然白玉兰官方公布了入围名单,也说明王阳饰演的沈图南符合白玉兰“男主角”的标准。

  从往年白玉兰最佳男主角的获奖名单来看,凭借《人世间》获得第28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的雷佳音,同样不是唯一的领衔男主演。凭借《觉醒年代》获得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的于和伟,则属于主角之一,在官宣时排位甚至在饰演李大钊的张桐之后。

  《繁花》的申报也同样证明了,一部剧可以存在多位“主角”。由此可见,白玉兰官方认定的“主角”标准并不等同于粉丝心中的“番位”标准。

  “大男主”“大女主”如何影响创作

  所以,所谓的“一番”、绝对大男主、大女主,更多是一种粉圈自嗨的说法,本身是不专业且不尊重创作规律的。

  主创创作时,如果受到“大男主”“大女主”的干扰,戏份就会变成为演员服务而不是为剧情和角色服务。正常情况下,男女主甚至是主要配角都应该有完整的成长线,去呈现他们的性格如何养成?周围的人物关系又是什么?但如果一味为“大男主”“大女主”让戏,其他角色就会失去正常的行为逻辑,成为“对方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的工具人,整部剧的逻辑也会因此崩盘。

  比如,《长月烬明》就曾被网友质疑为了烘托男主,安排女主与有“灭门之仇”的男主谈恋爱,身世悲惨的女配也沦为男女主爱情的“背景板”,被主角贬低地一文不值;为了使男主拥有正派光环,原为反派、想杀掉所有人的他在剧集中段突然变成了一个仁君,被观众诟病逻辑不通。

  其次,“争番位”的风气也倒逼着片方在官宣时,为了不得罪艺人和粉丝,“表演”各类花式话术,比如于正在《五福临门》官宣时,为了防止各方撕番,便设计出了“摩天轮旋转番位”。这种对创作无益的努力,都是被逼无奈之下,追逐“面子”而不看“里子”的做法。

  可以发现,无论是过去的《觉醒年代》《人世间》《狂飙》,还是2024年的《繁花》《庆余年2》,这些曾被多方数据认证过的爆款剧,都不是围绕一个人的“大男主”“大女主”剧,而是“全员上桌”,引发破圈讨论的群像剧。在“如何爆剧又爆人”的新浪潮论坛上,腾讯视频电视剧运营总监孙宏志也提到,业内的有效播剧标准,是用户价值、经济价值和行业价值。而这三类价值,也不是“大男主”“大女主”一个人就能带来的。

  本质上,此次争议背后,仍是内娱“番位癌”带来的“后遗症”。热衷“撕番”的人错误地把番位等同于演员的价值,把等级排位当成重要资本进行商务谈判、博弈维权。然而,番位仅仅是“面子”,真正被业内甚至是路人认可的,则是“里子”。所谓“一番”“唯一男女主”不等于成绩,也不能直接带来曝光、成长机会和商务资源。

  本届白玉兰,没有入围但登上热搜的,还有“陪跑”了十年的刘琳。在#白玉兰刘琳陪跑十年#的词条下,许多网友纷纷为她惋惜,并提起她无数的经典角色。

  可以发现,优秀的演员虽然没有被提名,但在观众心里,他们早已是无冕之王。就像刘琳曾说的,“我并不急于一定要出名或红,但是我还是能兢兢业业的在演戏这个行业里继续走下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王一博老狼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