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选秀出身的他们,有事业新篇章了吗

选秀出身的他们,有事业新篇章了吗
2024年06月05日 20:48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内娱选秀“殉”了的第三年,秀人们又有了新的“聚集地”。

  据不完全统计,《新说唱2024》海选现场出现了参加过《以团之名》的赖煜哲、《青春有你》(以下简称“青1”)的林渝植和圳南 、《创造营2021》(以下简称“创4”)曾涵江和奥斯卡,惹得秀粉直呼“熟面孔太多”。

  只是这些“老熟人”大多没有赢得导师的金链子,曾涵江算是走得最远的,来到了60秒1V1环节。

  前几天有网友总结过#青1的秀人现在怎么样了#,结果显示,出道组里有一半都在演戏。从更大范围来看也是如此,所以大家总说“爱豆的尽头是演戏”。

  而那些未出道的秀人,“就业渠道”可以说多种多样:有人直播带货,有人转行当律师,有人去游乐园工作,还有人在网上给网友算起了命……细数下来,如今还在专心做音乐的秀人已经算是“稀有群体”。

  只是当他们兜兜转转再度登上音综舞台,似乎也改变不了太多。

  “这很难评”

  上一次和曾涵江对话还是在“创4”的海花岛上。提起这件事,电话那头的他颇为感慨:“三年多没见啦,主要是我这三年都没能在被你看到的地方。”

  决定今年来参加“新说唱”也正是这个原因。从“创4”到现在,曾涵江觉得这几年没有做出一件正儿八经的大事,需要让更多人看到自己、了解自己,为此主动报名“新说唱”,还特别跑去了节目组在成都的导演见面会。

  那次见面,爱奇艺导演们最关心的是他能不能拿出和“创4”里不一样的内容,不再重复之前的自己,这点倒和他本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算上今年,曾涵江已经参加了三季“新说唱”。

  虽然前几季都拿到了金链子,但正片里多少有些“查无此人”。今年他不担心镜头多少的问题,“毕竟录综艺有一些经验了”,但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选手越来越卷。

  “实话实说,以前我觉得自己的说唱很强很强,现在感觉有很多人都很强很强,你要在这么多优秀的人里面崭露头角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当然‘创4’也很卷,它卷的是一个能量,看你的能量到底能收获多少人的喜欢和欣赏。这边(‘新说唱’)就是纯粹卷音乐。”

  即便如此,曾涵江还是通过了体育场的海选,拿下今年“新说唱”的“秀人Rapper首链”。1V1环节,他主动挑战贰万,事后经纪人听到这个决定难掩惊慌,认为“非常不稳妥”。最终,曾涵江没能继续前进。

  “以前卡在这关就感觉:‘完了!今年实现不了梦想了!’今年出了问题心里还是有点意外,但是转念一想也能接受这个结果,不会像以前那么恼火、那么不能面对。”曾涵江坦言。

  相比之下,林渝植今年的“新说唱”赛程更为短暂,还留下些许火药味儿。

  海选现场,没有拿到链子的林渝植上前询问TABLO&杨和苏理由,被旁边的选手骆驼一把拉开,觉得耽误了自己的表演时间,言语中充满指责:“不要挡在我前面好吗?”

  谈起这个意外冲突,林渝植觉得节目还是比较还原事实。“我为什么会去要一个原因和一个机会,是因为杨和苏在导师秀之后说过,如果我们任何人觉得他评判有问题、或者想要这条链子都可以去跟他讲。”

  至于为什么没有在表演完马上询问,林渝植说当时TABLO&杨和苏听完就走了,开始考核下一位选手,为了不打断别人的表演,他一直等到整列考核结束,两位导师再度走回他的前面。

  而想要得到的那个“理由”,如今听上去也有几分荒谬感——杨和苏看了看林渝植反问道:“哥们儿你唱了吗?”

  林渝植微博上传的表情包

  林渝植和这档节目的缘分最早要追溯到《中国有嘻哈》,此前从未在海选阶段被淘汰。现在想想,比预想的更早离开也能接受,“我觉得没有我在是节目组的损失。”

  起初,导演团队听说林渝植要来参赛有些惊讶,还问过他为什么要回归到一个选手身份。林渝植讲得很直白,为了寻求曝光机会。

  小雪是当年真情实感追过“青1”的节目粉,对走到后面的不少选手都保持着关注。在她看来,林渝植是少有的还在专心做音乐的秀人,发歌、拍MV、开巡演一个不落,还曾经在《拜托了冰箱》担任常驻嘉宾。“和其他秀人相比,他绝对不算在家抠脚的状态,但是和整个市场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到林渝植这次在“新说唱”的成绩,她觉得“这很难评”。“其实他的音乐风格很多元,和节目里那些Rapper不太一样,可能在垂类里面比会有些吃亏。但我也能理解他为什么要来,毕竟这是一档平台的头部音综,至少镜头有几秒钟是对准他的,不只是我们这些秀粉在看。”

  “创4展示了我的34.5%”

  对于林渝植而言,当年去参加“青1”才是意外插曲。

  “2017年‘有嘻哈’结束后我就开始演出赚钱,然后2018年整个说唱行业受到打击,我的巡演开始亏钱,为了给经纪公司还钱我就听他们安排去参加了《青春有你》。本来不想去的,也拒绝了很多次,我觉得自己就不是一个爱豆。”

  置身于2019年,“101系选秀”风头正劲,三档男团选秀——《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接连上线,各个经纪公司都在努力送人,希望瓜分到一波选秀热潮。从说唱综艺转身踏入选秀赛场的,也不只林渝植一人。

  赶上选秀末班车的曾涵江运气不错,不仅走到了决赛夜前夕,还在“创4”拥有了自己的真人秀人物线。无数关注袭来,让他直接从一无所有的新人登上了顶峰。

  “上‘创4’之前我一直在做说唱,发一条微博能有50个点赞就算很高了,等到从‘创4’出来之后,几十万点赞都有,那个感觉直接就不一样了,确实觉得自己走起来了。但后面我发现,走起来不是最难的,难的是走起来之后要干什么。”

  “创4”结束后曾涵江有过一段忙碌的时间,每天“居无定所”,穿梭在不同城市。但很快,忙碌的节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落差感。一开始他内心很难受,眼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流失。后来他想通了,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在自己身上。

  “在我变得很忙的时候,做音乐的时间被挤压得很少很少,已经做不到稳定地输出一些作品。但我的本职工作是说唱歌手,应该通过自己的音乐作品收获这一切,反而在‘走起来’的过程中和这些渐行渐远。”

  最后曾涵江悟出一个道理:选秀的热度总会消散,能够留下来持续关注自己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人。何况这也只是一档选秀,用他的话说,“‘创4’展示了我的34.5%,仅在性格上面。”

  但是不得不承认,综艺、特别是音综和选秀,确实是现在推红一首歌或一个人的高性价比方式。

  林渝植向娱理分析道:“歌曲本身的播放量,属于内容曝光,音综,我们把它归类为大的平台曝光,近几年短视频平台崛起后还要考虑短视频曝光。也就是说,你需要先获取流量和曝光,再转换为歌曲的播放量。作为一个艺人或者说一个歌手来讲,这本身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且困难的事情。

  现在做音乐不只是要把一首歌做好,还要带着产品思维。从一个产品视角来看,你的工作还涉及到设计、营销、市场推广等等,需要用多方资源整合去做,成本势必就会提高。你想,买流量也需要钱,生产内容也需要成本,所以大家才都会寄托在综艺上面。相对而言,参加综艺的(获取流量)成本是最低的。

  只不过今时音乐综艺已不同往日,几乎没有哪档节目能做到当年“有嘻哈”对选手们的助推与赋能。当然,这是一个更大的行业问题。

  在娱理工作室看来,有时把希望寄托于一档综艺上,或许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至少做到不亏损”

  可能是音乐人的某种宿命——

  “青1”结束后,林渝植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拜托了冰箱》就是他恢复自由身后主动跑去面试得来的。离开海花岛之后,曾涵江与经纪公司解约,回归“半自由”状态。

  在小雪眼里,还能坚持音乐梦想的秀人总归是幸运的。“很现实地说,做音乐也需要填饱肚子,他们本身也没有大公司做依靠,但是现在还没有转行,还能发歌、办巡演,是不是说明过得还可以?”

  只是她不知道,直到今天,林渝植也没有完成当初创业立下的预期目标——“至少做到不亏损。”

  2022年冬天,林渝植在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段话:

  “我辗转了很多地方,参加了不同的节目,有选秀,有美食,在不同的城市生活,甚至还变更了两次公司,期间常听身边的人说:‘不温不火,歌也只有那么两首小热,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其实我很清楚,从自己开工作室起,三年中起起伏伏,很多时候其实维持运营的收益都是从幕后来的,团队的大家都在陪着我‘熬’,都在相信着内容为王,都在坚持着原创第一,都认为脚踏实地一定会出人头地。”

  如何能做音乐不亏损?林渝植认为一是要提升演出数量,二是要把每场演出的单价提上来。“所以你要更精心准备每个舞台,舞台效果也要相应提升,效果好了别人才会接着请你。音乐人往后会越来越卷,当然也要付出更高的成本。”

  聊到最近令自己开心的事,他想了一会儿,还是和音乐有关。“前天晚上,我在电脑里翻Demo的时候又翻到两首,我觉得非常好听。”

  出道至今,林渝植已经陆陆续续发了六十多首歌曲,据他透露,电脑里现在还躺着四、五十首Demo。“希望下次你找我对话,是因为我的某一首歌火了。”

  和迈向三十代的林渝植不同,曾涵江眼下正为毕业季忙碌着,还拥有最后一段校园生活。但相同的是赚钱的压力。

  “今年以前,我是真没把赚钱当作很重要的事,总觉得一切不能往钱看,做音乐是为了热爱。现在确实也是热爱,但24岁了,还是得扛起家里的责任。妈妈也要退休了,我想让她退休之后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

  被问到未来规划,曾涵江坦言自己不是一个做长线考虑的人,一般目标都比较短期。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趁着自己还在“新说唱”时把两首新歌发了,希望得到一些好的反馈。

  “我一直知道过程比结果重要,但之前不管做什么总是抱着一个很强的目的性,觉得这样才算有计划、有动力。但是现在我会更自然去面对每一件事。

  我很珍惜从‘创4’到‘新说唱’的这几年,虽然没有高低起伏,只是一直在往下伏,但这段时间真的让我成长了不少,悟出许多人生道理,不只是有助于我的说唱事业,而是对我整个人生都很受用。”曾涵江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