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剧爆了,他们还在待爆?

剧爆了,他们还在待爆?
2024年06月07日 18:02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作为《你好新面孔》的第一篇深度报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了五位曾参演过爆剧的新人演员:边天扬、兰西雅、马启越、吴幸键、张耀。

  边天扬在14岁时,就饰演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少年顾廷烨,随后在《误杀》中饰演反派素察;兰西雅在《追风者》中饰演的牛春苗,虽戏份不多但十分亮眼;马启越14岁时出演了《觉醒年代》中,让无数观众感动落泪的陈乔年;吴幸键大学毕业后一年半,出演了《人世间》的周楠,随后还饰演了《庆余年第二季》中的言冰云;张耀在《承欢记》中饰演麦承早,待播中还有《清明上河图密码》的赵墨儿,《夜燕白》男主之一白绍卿,《凡人修仙传》中的齐云霄。

  这些作品,都成了他们演艺生涯上的转折点,让他们在小小年纪,就有了比同龄人更多的曝光和机会;不过,他们同样有“成名的烦恼”,如何突破自己,成了最大的难题。

  于是,在5月,我与他们每个人进行了一次完全不同于宣传期的访谈,而是一次自我、行业和市场的三重“测评”,平均每位访谈时长都在一小时以上。借此,我想看看他们到底是有实力,还是所谓的“资源咖”。

  从“测评”结果来看,他们普遍对外貌评价不高,但对专业能力更有自信;虽然面临着各自的困境,但比起上一代演员焦虑被遗忘不同,他们明显具有更强的自信和松弛感,宁可饿肚子,也不想接不喜欢的角色,更关心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对待粉丝,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类似于朋友的字眼,不想提供所谓艺人的情绪价值,而更想要一种平等的、共同成长式的陪伴。

  进过大组的经历,让他们拥有了内娱罕见的“活人感”和独立思考能力。

  入行

  有趣的是,这些演员入行的契机,大部分都因为儿时的偶像。

  上小学的时候,马启越沉迷于《精忠岳飞》中的黄晓明哥哥,还会自己在家里演着玩。上语文课,老师让大家写一封信,只有马启越写给了黄晓明哥哥,还兴致勃勃地给没有地址的信封贴了邮票。结果,他成了全班唯一没有收到回信的孩子。

  10岁时,一位副导演在济南梁山拍戏,想选一个会武术的小孩。恰巧马启越学过武术,长得还很可爱,便被导演挑了去,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响尾伏魔棒》。演完之后,有儿童经纪人找到马启越,他便开启了演员生涯。

  四岁的吴幸键,则沉迷于《刑警本色》中的王志文,那时的他即使不认识多少字,都能把片段背下来。家里人就开玩笑说:“你这么喜欢他,以后就和他一样考电影学院当演员。”大人说者无心,但吴幸键在那一刻起,就把演员当成了人生目标。

  第一年艺考时,他并没有去艺考机构系统学习专业课,结果考了六个学校全部落榜。他清楚地记得,2014年7月14日,巴西世界杯决赛当天,他孤身一人来到北京复读。那天,偶像C罗没有站上决赛的舞台,自己也没能走进心仪的学校,心里五味杂陈。但幸运的是,第二年的他顺利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

  小时候的边天扬喜欢看《新警察故事》,觉得里面的成龙大哥特别帅。14岁那年,他拍摄了人生中的第一条广告,随后开始慢慢进入到电影行业。

  边天扬一直记得,在《你好,之华》的首映礼上,他发现周迅老师看电影看哭了,当时懵懂的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过去,他慢慢明白,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员,会把自己的情绪带到角色当中。那也是他第一次了解到,“演员”二字的重量。

  小时候的兰西雅经常和姥姥一起看刘三姐。那时,她对表演还没有什么概念,以为表演是刘三姐这样的舞台表演。

  上高中时,兰西雅决定参加艺考,但她同样很迷茫,不知道以后想做什么?当演员是否能养活自己?艺考时,她就和其他人一样,穿着军大衣到处考试,最终考上了武汉大学表演系。一个原因是离家近,第二是武汉大学是综合类大学,如果表演学不下去了,还能通过选修课有第二选择。但进了学校之后,她发现自己并不属于“漂亮的孩子”。直到大三上学期,她以歌手身份参加了《明日之子·水晶时代》,节目结束后返回学校,直到毕业才正式成为一名演员。

  非表演科班出身的张耀,则是个例外,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演员。毕业后,他来北京旅行,偶然结识了目前经纪公司的老板,有了《人不彪悍枉少年》的试戏机会,没想到一次便试成了李渔。他的团队回忆,导演之所以选中他,是感觉他的眼睛会“说话”,在表演上,也懂得如何传达角色内心的感受。

  自此,张耀阴差阳错地从一个预备役普通打工人,走向了演员之路。

  飞跃

  比起其他演员来说,他们是幸运的,可以在年轻时就参演大爆作品。但对他们来说,这些参演大部分是“痛苦”的回忆。

  毕业一年半后,导演李路看到了吴幸键的片段和资料,觉得很合适。吴幸键便得到了参演《人世间》的机会。

  没想到,他进组的第一场戏,就是被殷桃饰演的郑娟扇耳光。前一天晚上,吴幸键一宿没睡着,这场戏不但难度很大,而且当时他和殷桃还不认识,很担心自己会“掉链子”。

  原剧本中,这段内容是郑娟去打周楠,但拍摄时,殷桃临时打了自己一巴掌,一下子看得吴幸键眼泪直流,情绪马上爆发了出来。最后,这条只拍了两遍就过了,李路导演和吴幸键说:“挺好,挺真实的”。后来,他也演得越来越松弛,现在遇到殷桃,还会下意识地喊“妈”。

  2023年,吴幸键又通过推荐,接到了《庆余年第二季》言冰云的角色。作为一部现象级作品,第一部的言冰云又是肖战饰演,他曾一度压力很大。

  演《骄阳伴我》时,吴幸键和肖战便认识了。他发现这位万众瞩目的演员,私下人非常好,一点没有架子,而且非常认真。

  他努力调整心态,觉得要让大家看到全新的言冰云。通过看剧,和剧粉聊天以及和导演沟通,他领悟到,第一季的言冰云在北齐受了很多苦,是有些冷酷的。但到了第二季,言冰云应该是外冷内热的。于是,他开始调整表演节奏和表情,也得到了导演的认可。

  马启越在表演上第一次受挫,就是在14岁时拍摄的《觉醒年代》。

  第一天去片场时,他还很轻松,以为和之前拍戏一样。但张永新导演却让他站在摄像机面前360度转身,检查服装造型,这是他过去从未遇到过的。那天拍的是张桐老师饰演的李大钊在山上讲课的戏,足足有三页纸。但张桐老师却在近20分钟里,一字不差、一气呵成地演了下来,直接给年轻的马启越看懵了。

  在片场,张永新导演要求极高,年轻的马启越总达不到要求。给陈独秀道歉的“荷叶黄牛蹄”的戏,还专门被导演关起来“抠”。拍完之后,张永新导演和他说:“你要记住,这才叫表演”。为了不掉队,他只能在片场疯狂地练,丝毫不敢松懈,甚至紧张到每天出工前要看运势缓解焦虑。

  直到有一天,他索性豁出去不看了,结果张永新导演反而和他说:“你开窍了”。那天,成了马启越职业生涯里最开心的一天。

  目前,他正在拍摄张永新导演的新剧《八千里路云和月》。在剧组,张永新问他:“你现在害怕我吗?”马启越坦诚地说:“我在别的组都很放松,但在您这还是有点小紧张”。

  2019年,兰西雅面试了《追风者》中的牛春苗。她后来才知道,自己的对手戏演员都是很有经验的成熟演员。当时,她的经纪人告诉她,如果你演得不好,一定会被骂。

  她的第一场戏,是卖姜片的戏。那天,兰西雅很紧张,但导演又希望她豁出去演,便在片场直接说了她:“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那一瞬间,兰西雅感觉自己被骂醒了,便一下子放开了。

  兰西雅是I人。有一次拍摄突然开始,她不知道从哪演,就用手势和对手戏演员达成了共识。从那一刻起,兰西雅突然就不紧张了。“演员演戏的心理很重要,如果是大脑在演戏,你就会想对面是很厉害的老师。但如果进入角色,你就会觉得对面是我的家人,就不会紧张了。”

  面对行业

  相比起其他人,他们是幸运的。但面对行业,他们仍身处新人演员的困境。

  边天扬和张耀都有过多次试戏落选的经历。拍完《人不彪悍枉少年》之后,张耀见了近半年的组,但几乎一个都没过,最夸张的时候一个月跑了十多个组,也有导演也认出过他,但后续还是没任何消息。那段时间,虽然心里有过挣扎,但他没有质疑自己。这些或成功或落选的经历,才让他慢慢感受到,能否演绎一个角色,首先是看自己的业务能力,然后是跟这个角色的缘分。

  塑造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小顾廷烨后,边天扬也遇到了演艺道路上的挑战,他曾为了一部戏进行了七次试镜选拔,但最终依旧未能拿到角色。这样的情况对于演员来说虽然是常态,但是他也一直在反思,可能自己的表演尚未达到令人信服的高度。

  两年前,《觉醒年代》刚播出后,马启越曾拥有了挑剧本的机会,那时的他选择先努力高考。但随着《觉醒年代》的热度渐渐消退,他又渐渐没了选剧本的权力。高考完,他只上了一个综艺,拍了一部戏,剩下的时间不是在见组就是在学校上课。

  2023年,曾经有一部他很喜欢的戏,已经差不多定角,但最后被换了。“我被换过很多次,每次都很沮丧,因为你会有功利心,希望能上一些好戏,但后来发现这些东西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有时有点愤青,会觉得我很好,为什么不是我?但落选得多了,心态慢慢开始有了转变,不再去钻牛角尖。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喜欢的戏我不拍,甚至说我可以去打工,也不想让表演生涯上有太多后悔。”马启越说。

  吴幸键也经历过和前经纪公司产生解约纠纷,在面临着高额违约金赔偿的同时,也因为合约问题导致一年多无法拍戏没有收入。他不愿向家里寻求帮助,最穷的时候只能天天吃泡面。他拍的第一部剧,更是经历了剧组中途因资金不足解散的窘境。

  这些困境背后,其实是演员“金字塔”生态模式的缩影。少量头部演员站在塔尖,拥有大量的选择和话语权。大量新人演员蹲在塔底,仰望着一个个被塔尖丢下来的机会。

  兰西雅跑组的时候,发现很多片方在用人时,会优先选择熟悉的面孔,这样在拍摄时会有一定的保障,也更安全可靠。然而,这也导致行业形成了一个闭环。成熟演员的选择很多,但新人演员想上戏却很难。聊天时,她发现自己还有很多表演系的同学,至今仍然很难争取到演戏的机会。

  为了打破这个闭环,她便经常去跑组,但每次投简历很容易被人塞到底下。为了增加概率,她便去各大选角筹备地点见组刷“脸”,觉得见了面,好歹会有印象分,也尝试了去各种剧组串戏,比如《年会不能停》里的何旋,《长月烬明》里的夜魅,虽然都只是几场戏的角色,但对她来说也是宝贵的机会。只要能尽量呈现出更多面化的自己,就能增加更多的可能性。

  “我希望行业能够接受多面化的东西。生命本来就是复杂的,希望大家能够被一个生命的多面能量感染到,而不是只喜欢一面的东西。”兰西雅说。

  面对市场

  作为在互联网时期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对待舆论、流量与粉丝,则更加豁达。

  《庆余年第二季》播出后,吴幸键的微博粉丝涨了20万,实时讨论度也高了许多。

  看到有观众认可新的言冰云,他很开心。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一些质疑,比如“长的丑”“爱抿嘴”。

  吴幸键觉得,下次拍古装还是得再瘦一点,要加点生活化的动作。对于“抿嘴”,他发现这些评论更多集中在第一、二集,彼时言冰云处于紧张的状态中,可能是自己为了表现出紧张,出现了下意识的动作,被网友指出来了。“这也引发我另外一个思考,有些你不太经意的东西,观众会帮你发现。我很希望能接受到不同的声音,然后去筛选哪些我得听,哪些可以屏蔽。但演戏上,我还是得以规定情境下最舒服的状态呈现,才会最自然。”

  马启越之前在剧组遇到代拍,一度很抵触,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做什么。但后来和朋友聊到,了解到这个是人家的工作,那就索性放开点,不去在意对方,只要不打扰到正常工作就行了。他希望,自己和粉丝未来可以是“影迷”的关系,去一起探讨作品创作,共同进步,希望粉丝们在喜欢自己的同时,也能过好自己的人生,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兰西雅觉得,曝光度可以帮助自己被片方看到,这对她的职业道路是有帮助的,但私下,作为一个2G网的I人,她需要每天独处“充电”,而粉丝或许也是喜欢她安静做事的样子。

  同时,她也确实感受到,作为演员,很需要找到工作和生活的自洽。“现在很多演员为了不被遗忘,都非常卷。只是对我自己来说,一旦拍戏密度变大,就很难把每一个角色都诠释好,自己就会被慢慢消磨,这也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的功力还没有达到。我觉得不一定要追求现实意义上的成功,成功很难被定义,自己开心、生活幸福也很重要。如果你觉得被人忘记了,那是因为你还在回看,没有往前看。”兰西雅说。

  复盘

  聊天的最后,我让每一位“新面孔”去描述自己迄今为止的职业成长曲线图。

  马启越坦言,自己的职业生涯曲线图有两条线。表演维度是不断上升,但从市场维度是“起落落落落落”。他一直希望,自己未来能有个角色超越陈乔年,但这样的机遇太难了。

  “如果没有《觉醒年代》,我不敢想我现在是啥样,但我害怕这就是我的巅峰。现在没拍太多戏,有一部分是因为我高考,还有一部分是能选择的现实主义题材很少。”

  在马启越看来,自己的优势是可塑性强,有很多类型可以选择,但劣势是长得不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帅哥。“我知道跟人拼帅拼不过,所以更倾向于选择适合自己、能发挥自己表演长处的题材类型。”

  下个阶段,他觉得自己在表演上会有新的答案,因为他马上要去演话剧了。这是他推了几部戏后,坚定选择的结果。走好当下的每一步,是马启越给年轻的自己最忠诚的交代。

  兰西雅认为,她的成长曲线刚离开起点,因《追风者》有了一个短暂的上升。《追风者》播出后,开始有角色主动找到她。但大部分还是类似于牛春苗的小女孩,或是文艺片中的少女。已经25岁的她不着急去突破,她想先找到自己的舒适区,呆稳,再去谈打破。

  张耀认为,自己的成长曲线确实在《人不彪悍枉少年》后略微停滞了一段时间。幸运的是,在《少年游之一寸相思》播出后,又重新找到了做演员的动力。他不担心,左卿辞收到的好评会让他止步于此,而是觉得,演员永远可以超越过去的自己。

  在张耀看来,自己的劣势是“不是一个精致的帅哥”,但优势也在于,自己是个有生活,能很好传达情绪的演员。在《承欢记》里,他有送外卖的桥段。为了演好这部分,不管是剧组安排的生活体验,还是自己每次点外卖时,他都会和外卖员搭讪,去观察他们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一直很幸运,遇到了机会,也抓住了机会。目前他对自己的状态是满意的,同时也希望,未来能成为一个有很多代表作的实力派演员。

  边天扬认为,自己的成长曲线有涨,有平,也有下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一次获得了网友鼓励;《误杀》让大家知道了自己也能演反派;《当我飞奔向你》播出前,他曾有一段时间没有作品与观众见面,成长曲线略显平缓,然而《当我飞奔向你》播出后,又收获了一些年轻观众的关注。

  在他看来,自己的优势是年轻,劣势可能是身高不足,争取不到一些好的剧本与角色。但他又觉得,观众喜欢的是他松弛、搞笑、搞怪的一面。未来,他希望能多拍一些有挑战性的角色,比如残疾人、小丑等不同风格的角色,成为一个“杂食动物”的演员。

  吴幸键觉得,自己的成长曲线像一个二次函数,开口向下,前半段上升,也许未来会下降,但现在还没到下降的临界点。让这条线极速上升的两个节点,一个是《人世间》,一个是《庆余年第二季》。

  《人世间》播出后,他开始有了选剧本的空间,片酬也有所提高。《人世间》对他来说像一个经过大组磨练的“行业背书”。《庆余年第二季》后,他更是向市场证明了自己能演古装。

  在他看来,自己的劣势是人生阅历不丰富、经验不足,所以得更加勤奋、多动脑子。他并不担心《人世间》《庆余年第二季》会成为自己演艺生涯的巅峰。相反,他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才刚刚开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表演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