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又一个疯女人走红?

又一个疯女人走红?
2024年06月10日 18:48 新浪网 作者 新浪娱乐

  提问:国产剧中二番开外的女配,如何在戏份不多的情况下快速出圈?

  答:去演一个“疯批美人”。

  主打复仇爽文的《墨雨云间》火了,吴谨言饰演的女主薛狸几乎是《延禧宫略》中魏璎珞的2.0版本,能再次走红并不意外。

  让人有惊喜感的反而是李梦饰演的婉宁公主,某种程度上,她可以被看作是女主悲剧的源头。但不同于以往国产剧中对“恶毒女配”的刻画,长公主在“恶”之外更多了一种疯感。

  细品一下公主的台词——

  “我不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的跟我说话,跪下。”

  “我不喜欢官正清明,也不喜欢白衣无尘。我就喜欢看着你对着我隐忍难言的样子。”

  “今日我是为了你才进的宫,所以你下次莫要再任性了,免得我亲自教你什么叫服从。”

  虚假的姐狗:男女主;

  真正的姐狗:婉宁公主×沈玉容。

  “恶人自有恶人磨”,婉宁就是《墨雨云间》里那个“磨”恶人的疯子。

  更何况,婉宁还是位相当有“女性意识”的公主,提议(逼迫)国子监和明义堂联合考试,男女组队,给了女子参加竞争的正当性,叶轻眉都做不到的事情,让婉宁公主做到了。

  虽然此举既荒唐也不现实,但结合整部剧的短剧风爽文基调,让女观众爽一下怎么了?

  目前看来,除了视力不太好之外,婉宁公主的人设可谓踩在了观众的嗨点上。

  无独有偶,被《墨雨云间》的排播精准避开的《庆余年》,也有一位长公主,走的也是“疯批美人”的路线。

  “人美心善李云睿,杀人灭口做花肥。”一部以大男主和男性群像为主的剧里,李云睿凭借超越所有人的疯劲儿成为了最有能量、存在感也最强的女性角色。

  如果再往前倒一倒,会发现“疯女人”正在成为国产剧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莲花楼》中的角丽谯,剧播时就以“今年我看过最疯批的女人”的热搜词条冲上热搜。

  前期追剧以为角姐又是一个为爱黑化的工具人女配,但是当那句“若他都都不想要,那我就成为天下第一,让他成为天下第一女人的男人”的台词从角姐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事情不一样了起来。

  强制爱天下第二↓

  囚禁天下第一↓

  差点上位成为女帝↓

  很多人都敢说,角姐在“女强”这条赛道已经遥遥领先。

  当其他古偶剧的大女主还在为不知道选谁而纠结时,角姐已经打明牌要开后宫了。

质疑,理解,成为。

  《长月烬明》中的天欢,借用一句网友的评论,“我喜欢她平等地看不起每个人的样子。”

  在以站队分对错的世界观里,平等地创死所有人、坏得明明白白的天欢反倒收获了观众的青睐,并由此衍生出了“欢门”,不靠眼妆黑化的陈都灵也成为了整部剧吃到最多角色红利的人。

  《与君初相识》中的顺德仙姬也同理,“世间美好有十分,九分都要被她踩在脚下”,疯批属性和小白花长相的反差感,让郭晓婷的演技有了充分的发挥空间。

  观众对“疯批美人”的偏爱甚至渗透到了电影领域。

  去年端午档跑出的黑马《消失的她》,集齐了恋爱脑、凤凰男、PUA、东南亚犯罪等话题焦点,但率先出圈的还是文咏珊饰演的李木子。

  视觉上冲击你,精神上压迫你,疯批美人的魅力在这个角色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就连那些童年回忆中的负面角色,也能凭借“疯感”喜提一波翻红。

  “疯女人”,从一种最易被扣给女性的污名到成为影视作品中的热门赛道,既应和了观众审美多元化的需求,又最为诚实地反映了时代发展中某个“隐秘的角落”。

  从表象上看,观众观看习惯的碎片化已然是既定事实,网友二创在剧集宣发中的存在感不断提高,甚至隐隐有超越一创的趋势。

  而“疯批美人”们或病娇、或狷狂、或破碎,是最适配二创传播需求的人设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现下很多国产剧中,即使主角人设正常,也会在前期宣传中被提炼、突出某种较为极端的人格特质。

  其次,从内核上看,隐藏在“疯批”属性之下的往往是极致的自我中心主义。

  角姐虽然表面上痴恋着笛飞声,但她真正执着的是自己的爱、自己的欲望,所以才会不惜伤害、囚禁对方也要满足自己的心愿;顺德仙姬知道自己是所爱之人找的替身后,便要拉着四海八荒为为自己陪葬,同样是一种把自我感受无限放大的病态行为。

  而这种对自我的推崇,恰恰是过往总是在“为爱牺牲”的国产剧女主们所欠缺的、现实中的很多观众渴望自身能拥有的品质。

  在《阁楼上的疯女人》一书中,作者写到“正是由于女性被定义为完全被动的、彻底失去创造力的生物,她们才有可能受到男性艺术家们的尊敬。因为她们象征意义上的虚空状态使她们显得‘纯洁’,因而也就自然代表了‘无私’。”

  反观“疯女人”们,她们尽管大多数时候都非常自私,却在“作恶”过程中充分挖掘了主观能动性,如果再加上出色的演绎,便有可能拥有超越“圣母”型主角的情感能量和人格魅力。

  以及,不同于以前“主角全对,配角全错”的观剧思路,这届观众更善于发现“反派”角色身上的优点。

  角姐作为主角团的对立面,不管是头脑还是行动力都丝毫不逊色,且很有事业心,笛飞声闭关期间把金鸳盟打理得井井有条,二人决裂后笛飞声这个名义上的盟主马上被角姐架空;天欢作为“天生坏种”,遇事就发疯、绝不内耗,也刚好契合了当代打工人的精神状态。

  《墨雨云间》的剧版改编也为婉宁公主增加了一处原著中没有的设定:她曾在国力衰弱的时候出使为质,换来了大燕安定和弟弟稳坐皇位。公主疯是疯,但她说的“不要小瞧这女儿家的能耐”却也是真心的。

  最后想说,

  鉴于目前国产剧对女性角色的塑造能力,不如让一部分女人先“疯”起来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墨雨云间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