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2019年08月25日 11:30 新浪网 作者 凤凰卫视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名人面对面

专访 | 张震岳

台湾行的最后一天,我们约好了和张震岳单独专访。确定采访场地时,张震岳的工作人员发来了一串坐标,不是什么大酒店或者是高档写字楼的地址,而是一串由经度和纬度组成的坐标。

我们像对暗号一样,寻着这一串坐标,找到了这一个半山腰的凉亭。这里不是景点,凉亭也没有名字,四下无人,但景色疗愈。在这个疗愈的小凉亭,我们见到了有点神秘的张震岳。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田川:我听说你常常在这边一个人,什么都不做,就放空。

张震岳:对,我其实很习惯一个人做事情。去冲浪或骑车,甚至去露营,去海边,看太阳从海平线升起来,就很开心。夏天这个时候最舒服,差不多早上五六点的时候下水,因为过了八点太阳升起来,就开始热了,所以我喜欢跟自己独处,很多人觉得一个人去看电影去吃饭会很寂寞,但我觉得一个人的时候很爽。这个可能跟我小时候的成长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小时候住渔村,再加上家里是原住民的关系,爸爸常会带我去户外,去海边抓鱼,去山上打猎,所以面对自然的环境,我能找到一个让自己很舒服的状态。

采访张震岳前,我们翻看他这几年的生活状态。坐公交、买菜、带孩子、遛狗,冲浪、露营、骑摩托、打碟。回想当年那个唱着《爱的初体验》,看起来有点不太好管理的叛逆少年,如今的他,不仅把日子过成了素人向往的生活,也过成了明星向往的生活。

张震岳:我觉得诚实的创作者,要把身份压低,不能因为现在有某种位置就高高在上,这个样子是写不出东西的。要尽量跟大家生活和相处,去接触各个不同的阶层,那样可以找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田川:你觉得爱情是你最大的创作来源吗?

张震岳:没有,因为我也没有全部都是情歌的啊,我已经没有爱情啦,我不能再随便乱谈恋爱啦。

田川:但还是可以跟夫人有爱情啊。

张震岳:可以啊,但是写也写不了多少。应该是说,这些故事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朋友的故事,从他们口中听来的。比如我会问朋友,你最近失恋哦,要不要讲给我听?我的创作方法很简单,就是你写一大段文章,差不多两千字,也不能太少,主观客观都要写。

田川:客观是我自己想象的客观吗,还是我找第三者的意见?

张震岳:客观就是一个大家听得懂的东西,就比方说,“原来爱情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简单”,那个是比较客观,大家听得懂的。但是“我讨厌你,我恨你,我就是不喜欢你喝酒”,这个是比较主观的。歌曲里面一定要有客观和主观,先唱一些主观的东西,但是到后面要拉回听众的时候,你必须要有些客观的东西,让大家感同身受,要有共鸣。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田川:你觉得现在有了孩子,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之后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张震岳:我一直觉得我小孩还没出生前,我是一个很没有耐性的人,我喜欢小孩子,但我不喜欢爱哭的小孩子,但是小孩子出生之后我发现,我没有那么讨厌哭声,虽然他的哭声有时候是很尖的,那个频率耳膜都快要破掉了。

田川:那受不了的时候怎么办?你就走开吗?

张震岳:我准备耳塞,戴耳塞他至少音量会减半,我会舒服一点。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田川:你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有什么感悟吗?有什么人生难题,是在你自己独处的时候解决掉的?

张震岳:其实蛮多的,比方说我妈过世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真的不开心,很不舒服,放了自己好多天的假,开车到花莲,去台东两三天,就睡在车上啊,要不然就是搭帐篷在海滩,这个是我最好的方法。

田川:其实你是一个需要被自然疗愈的人。

张震岳:对,这样讲其实也还是蛮正确的。我觉得我的灵魂是永远离不开山和海的。

田川:妈妈离世的这件事,对你的人生观有什么影响吗?

张震岳:我觉得人生本来就是要经历这些事情啦,这些事情会磨炼你自己的个性。说神学一点的话,你的灵魂其实会越来越好。我现在已经45岁了,我经历过了这些事情,会觉得现在还蛮豁达的。我常常告诉自己,如果今天上帝夺走了我的一切,不管名利也好财富也好,我会觉得很爽啊,从零开始,也是另外一种重新的学习。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田川:现在会更坦然地面对死亡这件事吗?

张震岳我们(阿美族)会觉得大家在这个世界上,生或者死都是一样的,我们不觉得死亡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反而是另外一个开始,和你从妈妈的肚子里出生是一样的道理。那个时候,我看我老婆在产房里面,小孩子一下子被生出来,我会觉得小孩子很辛苦,在妈妈的肚子里多好,又不用呼吸,又不用吃东西,什么都不用。一出来之后要学着呼吸,护士要把羊水从他喉咙里吸出来,我会觉得小孩子很痛苦,觉得这跟死亡其实好像是差不多道理。原住民对生死这个事情是很开放的,没有什么太多的禁忌。

田川:我其实我还挺好奇的,你有想过自己在葬礼上边会放什么歌吗?

张震岳:没有。

田川:给你30秒想一下。

张震岳:我应该会有自己的一个歌单,我才不要放一首歌,一首歌很无聊,我要放一个歌单,差不多100首这样子。

近两年,因为说唱网综爆红,张震岳开始频频出现在热搜里。但在这之前,将近十年时间里,除了纵贯线和一张叫好不叫座的专辑外,极少看到他的消息。在风云诡谲的娱乐圈里,他如何能不受干扰,活出自己的模样?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张震岳:这个行业最主要的就是,你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你没有找到这个位置的话,后面的人很快就会起来了。

田川:你觉得自己有本钱可以去玩,可以去失败?

张震岳:可以,比方说《我是海雅谷慕》,老实说它其实卖得不好。

田川:可是那张专辑的评价很好诶。

张震岳:那是叫好不叫座啊,业界可能会觉得很好,录音录得很好,但一般的人哪听得懂录音录的好不好。🔚

专访张震岳:跟自己独处

编导:伊帆

编辑:刘梦琪、撕纸小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

拉近全球华人距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