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2019年06月21日 00:03 新浪网 作者 新京报

“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昨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方庄院区,两名就医儿童在同一诊室内。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昨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方庄院区,患者在诊室内等候。

“一医一患”遇难题:同一诊室4名医生看诊

昨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方庄院区,诊室门口贴有“候诊请在诊室外”提示牌。

北京市新一轮医改,在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的同时,今年可以期待的一大亮点,是“一医一患”模式将持续推广。医院要加强患者隐私保护,优化疏导管理措施,尽力避免多名患者同时在同一诊室内候诊。新京报记者近日探访8家医院,发现大部分已开始推行“一医一患”措施,但仍存在诊室门敞开、患者围诊或闯入诊室、同一诊室内多名医生同时看诊等问题。

新京报讯 近日,记者探访了北大人民医院、广安门中医院、宣武医院等8家医院,发现大部分已开始推行“一医一患”,采取在诊室外张贴提示贴、工作人员不断提醒等措施,就诊秩序良好。但仍存在患者闯入诊室“插话”、在诊室门口向内张望等问题。

不少诊室门外有“一医一患”提示贴

宣武医院、垂杨柳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医院目前已基本实现“一医一患”,诊室门口均贴有提示:患者依照系统叫号入诊室就诊,其他患者请耐心等待。

6月19日,记者在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看到,所有门诊诊室门口均贴有一张提示,上面写道“为了保护您和他人的隐私,请保持诊室内一医一患”。诊室门口有个两层的架子,前来看诊的病人按挂号顺序把病历摆放在一层,将片子放在二层,等待系统叫号,会有医务人员将患者病历和片子一起拿到诊室。

同日下午,记者在朝阳区垂杨柳医院看到,门诊所有诊室门上均贴有“一医一患”的提示,每一诊室门口还有显示“正在就诊”和“等候就诊”名字的显示屏。一些需进行仪器检查的科室门口,贴有“正在检查,请勿敲门”的提示。记者在眼科和耳鼻喉科外注意到,每一位患者就诊时间约为5分钟。

6月19日13时30分,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门诊大楼二层各内科诊室外的走廊内,有20余位患者及家属在候诊,大约半数人因座位不够站在走廊边。二层每个诊室的门上都贴着提醒,写着“为保证每位患者的诊疗质量,请持挂号条在诊室外等候叫号”,门边的墙壁上也贴着类似的提示。二层大部分诊室在患者进入后都会关门,一名患者出来后,下一名患者再进入。

分诊台护士不断提醒到指定区域等候

同日14时许,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门诊楼二楼患者较多,尤其是消化内科和普通外科,不少等待叫号的患者拥挤在分诊台前,关注着叫号大屏的信息。分诊台护士不断提醒患者,先在指定区域等候,叫到号后再去诊室门口候诊。记者注意到,人民医院大部分诊室都能实现“一对一”门诊。为了不影响问诊,不少患者就诊结束后会主动关上诊室门,后面就诊的患者开门进诊室,整个就诊区域比较安静。

6月20日上午,记者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门诊看到,心内科、呼吸科、胸外科、消化科、耳鼻喉科等多个科室,均在诊室门口贴有“一医一患 非请勿入”的提示,每个诊室门口有显示就诊和等候患者名字的显示屏,并有广播叫号。

同日下午,记者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门诊部4楼的西医内科门诊区域,风湿、肝病、消化、呼吸等科分布在三个约50米长的通道内,普通和专家诊室共计38个。专家门诊外等候的人数最多,几乎站满了通道,普通诊室外等候的患者相对较少,座位也没有坐满。现场就医的患者大部分按秩序等候,一名患者结束就诊后,下一名患者听到叫号再进入诊室,每名医生也都按照“一医一患”标准诊治病人。普通诊室平均每名患者就诊时间在10分钟左右,专家诊室时间略长,在15-20分钟。

问题1

泌尿外科等不少诊室门都敞开着

宣武医院眼科门诊13时开始接诊,四五位患者挤在造影室外等待叫号。“我刚刚散瞳,一会儿还要皮试,没问题之后才能造影,且等着呢”,第四位从造影室走出来的患者说,看诊前医生会来收一遍患者病历,之后按照顺序叫人,散瞳、皮试、造影三个过程都要经历一遍这个顺序。散瞳、皮试过程中,造影室门始终敞开,中间有医务人员出来给患者分发造影注意事项,对患者挤在门口并未有所表示。

13时20分,刘大爷从泌尿外科看诊结束,他说自己是下午第二个,所以很快就结束了。泌尿外科诊室门是敞开的,不时有焦急的病人靠在诊室门外,向内张望,有患者拿着检查材料直接走进诊室,坐在一旁等待医生看诊。血液科、呼吸科、泌尿外科、心内科等多个科室在看诊时门是敞开的,记者注意到这些科室大部分有两位医生同时接诊,而心内科一个诊室有4名医生同时看诊。

垂杨柳医院也存在同样情况。下午的就诊患者不多,位于门诊一楼的眼科、耳鼻喉科诊室门敞开着,每一诊室约有2-3名医生,每位医生诊桌前有1名患者。位于二楼的呼吸科、内分泌科等每一诊室有两名医生问诊。

6月20日临近中午,在朝阳医院等候的患者略显焦急。心内科诊室一间诊室门敞开,一位乘坐轮椅身穿病服的老年患者在家属的陪同下就诊,该患者无法理解医生的医嘱,显得有些着急。多次交流未果之后,医生情绪也略显焦躁,只能无奈地向患者表示,“看病和痊愈都是需要时间的。”该患者刚被家属推出门外,另一位早早等候在门口的患者走了进去,在其就诊期间,还有患者趁着门未关紧,探头咨询。

问题2

心急的患者闯入诊室打断医生看诊

“没叫到号的患者麻烦请先出去。”6月19日13时20分左右,在垂杨柳医院消化科诊室门口,记者看到,不到半个小时,护士已经“轰”了四五次闯进科室的患者。

该诊室的魏晟医生解释,因为是急症科室,患者较多,光上午半天时间,他们就接诊了108名患者。“有的患者等得着急了,就会直接冲进来,这时护士会提醒他们到门口等候。患者也比较通情达理,但整体就诊秩序还有待提高。”

“现在接诊时,我们会告知患者按顺序就诊,一般患者都是很配合的,但也有等不及的情况。护士们会对就诊秩序进行巡视,人多的时候也会有安保人员参与。”一位大夫称,患者就医习惯还需要调整。

6月20日临近中午,位于朝阳医院五楼的消化科和血液科也出现了患者就诊期间候诊者不断推门查看的情况。中午时分,分诊台已没有医护人员维持秩序,三四位患者围在血液科一个专家诊室门口,有人靠在门框上,有人通过门缝向里张望,还有的患者直接推开门,打断诊室内的正常就诊。记者观察发现,该诊室一位患者就诊时间约为15分钟。

问题3

候诊区座位不足加剧患者急躁心情

由于前来就诊的患者数量比较集中,医院候诊区座位数量明显不足,不少患者只能站在走廊或诊室前等待,还有的患者自带小马扎。这也是导致就医患者心情急躁,不时到诊室门口张望医生看诊进度的一大原因。

上午和下午开始问诊时,人民医院不少热门诊室周边的座椅数量“捉襟见肘”,二楼消化内科和普通外科的患者数量明显多于三层和四层,不少人只能站在走道里等待。

记者在二层消化内科诊室外看到一位老人,坐在自己带来的小马扎上,马扎上还带了一个坐垫。老人告诉记者,自己定期来医院检查,“大医院人太多,有时候都找不到座位,诊室门口也没有座椅,就想到自己带个马扎来。”

6月19日下午,垂杨柳医院三楼的超声科、妇科等候检查的人不少,过道分布着4台自助超声报到机和2台超声取报告机,且由于走道狭窄,显得比较拥挤。记者看到,多位孕妇坐在诊室外的硬座椅上等候检查,有的患者站在诊室门口等候。

总体来看,热门诊室、靠近分诊台的区域患者数量最多,座位数明显不够,但通道区域的人流量就少很多,也基本上能找到座位。

记者探访时还发现,在较新的医院门诊楼,往往空间宽敞、信息化程度高、人性化设施较全,而在比较老旧的门诊楼中,空间狭窄、患者量大,“一医一患”面临更大困难。

■ 现场

广安门中医院

叫号就诊 患者心里有底不扎堆

昨日下午,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中医院,新门诊楼二、三楼多个科室诊室外都贴上了标识,写着“安静等候,叫号就诊,一医一患,尊重隐私。”这些诊室的门大多关得严实,但能从灯光和电子屏看出接诊状态。每间诊室外都挂着小型的电子屏,显示时间、日期、大夫的姓名职称及正在就诊的患者名(号)和等候就诊的患者名(号)。

“请1号陈曦(化名)到老年科0262就诊……请1号刘丽(化名)到内分泌0239就诊。”室内广播不定时叫出患者的排号与姓名,提醒前往就诊。在一些诊室,大夫也会打开门呼唤患者的名字。

13时10分,一位姓张的女性患者到号,进入内分泌0239科室就诊。随着诊室门关上,她的名字出现在电子屏幕上,其间,没有其他患者进入诊室。诊疗持续了约20分钟,之后,另一位患者进入,张女士随后离开。整体来看,医院就诊秩序良好,没有出现患者扎堆出现在诊室里的情况。

“看到屏幕上的信息,我就心里有数,排到了广播会叫,不用我一直等在门口牵挂着。”13时15分,一位患者拿着就诊单来到0236诊室外。这位患者想起之前去其他医院就诊时说,诊室里挤满了患者,看到别人排长队,自己也急,怕错过,也怕被插队,不喜欢也要一起挤着。

诊室外的走廊和大厅,都设有座椅供患者候诊。不同科室走廊座椅“上座率”不一,大厅中相对较低。快排到自己时,不少患者会前往诊室门口等待。不过,记者走访也发现,个别诊室内同时坐着两位大夫,还有一些患者较少的科室诊室未关门,门外能听见大夫与患者的交谈声。

■ 患者声音

“看病涉及个人隐私,被人围着很不舒服,父母看病我会在边上陪着,但陪朋友看病,我都在诊室外等着,人家是看病又不是聊天,围着干吗?因为是中医医院,相比其他三甲西医医院,东方医院挂号和就诊的速度要快一些。这里的医生都是一对一诊治病人,但偶尔有患者提前进来围着等候,只要开了门缝马上有人进去,应该加强秩序管理。”

——东方医院等待就诊的管女士

“来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真是常碰到有的人特别客气地跟医生说‘我就问您一句话’,可是就这一句话就会打断大夫的思路,反正我特别不喜欢在看病时遇到有人插话。”

——中日友好医院妇产科等待就诊的郭女士

新京报记者 戴轩 吴婷婷 吴娇颖 黄哲程 马瑾倩 见习记者 姚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新京报

新京报

新京报,品质源于责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