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朱小燕谈AI新基建:数据开放需注重版权保护,否则无法深入持久

朱小燕谈AI新基建:数据开放需注重版权保护,否则无法深入持久
2020年08月10日 11:32 新浪网 作者 新京报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朱小燕。

  8月10日,由新京报贝壳财经主办的“中国经济新格局:乘风破浪”夏季峰会在线举行。在“AI如何助力新基建”分论坛上,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朱小燕表示,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带来了数据红利,为此需要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提供更多便利,如数据的开放等。

  此外,她认为,人工智能生态的建设比移动互联网更为困难,这凸显了AI纳入到新基建范围里的重要性。

  中国的AI有人口、数据红利,但希望做到基础理论创新

  她认为,AI的安全问题有两方面:一是技术本身,在此次AI信息浪潮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基于神经元网络的机器学习算法,而这类算法在鲁棒性、可解释性、可扩展性上都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一类算法,它从根本上就是有这些问题,但不代表它不能做事情,事实证明了它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带来了人工智能的一个新的高潮,但是我们还是要知道它的弱点和问题。”

  二是技术的使用。人工智能在落地应用时一定要了解技术本身的优点和缺点,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不要做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做产品或者是发展传统产业时,不管从场景,产品设计还是技术本身,都要最大化地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优势,才能生产出安全可靠的产品,才能为我们的传统行业赋值,才能真正达到用人工智能引领各个行业进步的目的,这是安全问题。”

  “虽然我们老说某国第一、我们第二,但是第一、第二的差距还是挺大的。”朱小燕表示,我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在应用方面有很大优势,主要因为我国有人口红利、数据红利,所以有更多机会落地应用,但从科研的角度来说,更希望做到的是基础理论方面的创新。“要做到我们自己指一个路,让别人跟着我们去走,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不是别人指一个道我们再去做。”

  中国的数据红利源于对移动互联网的良好使用

  朱小燕先是回顾了计算机出现后的科技发展道路,她认为,计算机出现后,互联网是里程碑式的发展,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带来了大数据。

  “为什么我们会有数据红利?就是因为在中国,移动互联网使用得太好了。”她表示,将各种媒质的数据进行数字化,进而信息化,才能更好地发挥大数据的作用,银行和医院目前在数字化、信息化方面已经做得很好。

  朱小燕认为,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能在海量的信息中游刃有余地让信息为我所用。“比如现在城市里有成千上万个摄像头,如果没有人脸识别技术,那是不能用它抓逃犯的,最多是出了事调监控看看。这时候我们用什么技术处理这种爆炸了的信息?这就是人工智能技术。”

  另外,除了对内容进行数字化,还需要让海量信息的精髓得到凝练和总结,以便后人能够快速地学习和使用,“这也是我们人类最重要的能力,我们可以写书,这样就可以传承,我们就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展得更快。靠的还是人工智能技术。”

  朱小燕指出,促进加强我国信息化方面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将来打的就是信息仗。将人工智能列为新基建的一部分,体现了我国决策部门的高瞻远瞩。

  人工智能需要数据开放,但需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朱小燕特别谈到了人工智能这一行业的发展标准和开放问题。她表示,标准是我国一直关注的问题,目前已列出很多标准,“这是国家关心的,我们积极参与就是了。”

  在开放问题上,朱小燕认为,数据肯定要开放,当下的新环境为科研人员的工作提供了很好的环境和便利,尤其是企业的数据开放对学术界非常有益。但她也强调,在数据开放的过程中必须要注重知识版权保护,一系列的法律法规要跟上,否则这种开放不会深入也无法持久。

  “人家开放是尽义务,不能说这变成责任,必须免费给我们使用。这方面我们国家也不停地在努力,慢慢会走向正轨。”她表示,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和现状非常好,尤其是BAT等大企业非常有担当,已经做了很多替国家分忧、替中小企业分忧的事情。“要实现完整的产业链,只有聚集更多的力量,齐心合力,促进行业的发展。因此,开放是必须的。”

  朱小燕认为,不管是工业界还是学术界,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运用人工智能的技术,这不仅在推动技术发展,同时也能让技术为社会的方方面面赋能。

  人工智能生态比移动互联网生态更难建设

  朱小燕认为,AI等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对设备的要求非常高,设备维护费用也非常高,因此应该只能在国家的支持下,互联网大公司才能够胜任这一工作。

  对于AI新基金,她认为,如果能营造出非常好的生态,届时整个社会都将被人工智能赋能从而受益。

  “这个就有点像互联网生态,但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个人认为,人工智能生态比互联网生态更难。”朱小燕以谷歌的安卓系统为例,每年召开的全球开发者大会,有大量的开发者通过安卓的各种接口开发各种App,就可以在互联网上有非常好的应用,但人工智能当下存在着数据的问题,对数据的依赖程度较高,使得很多初创企业和个人开发者在AI应用上较为困难,因此更有必要对AI等新基建予以扶持。

  在她看来,人工智能赋能有两方面,一是人工智能+,二是+人工智能,前者是以人工智能的新技术去开创一个全新的领域或行业,后者则更多的是在传统行业、领域里,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赋能。

  针对AI人才缺口的问题,朱小燕指出,应用型人才和基础软件开发人才非常重要,这两类人才有能力真正让人工智能落地。她认为,做基础研究的人不在多,在精,提出基础性的、创新性的成果,一定要有深厚的功力,不是突击培养就能造就的。

  “另外,我觉得这类人才需求没那么多,除了高校和科研机构之外,就是拥有这种高端研究院的几个大厂。”朱小燕表示,这些人才要精,不管是在应用落地上做创新的东西,还是在学术研究上做出理论创新的东西,都需要一个打磨的过程。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陆一夫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张彦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