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灰熊数量大幅增加,人类如何与之相处?

灰熊数量大幅增加,人类如何与之相处?
2021年02月24日 17:58 新浪网 作者 美国国家地理

  

  一个相机陷阱捕捉到几只灰熊在水坑里游弋、玩水和嬉戏的场景。摄影:MICHAEL NICHOLS、RONAN DONOVAN ;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AARON TEASDALE

  蒙大拿州,米苏拉——Kyler Alm都快冻僵了。一根树枝突然折断。他身后的森林里潜藏着什么东西。Alm 是一名19岁的猎人,拥有公麋鹿狩猎许可证,他朝树林射了一箭,然后开始等待。一只黄褐色皮毛的动物出现在树林里,但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Alm并没有看到鹿角,他是独自来到树林里的。

  片刻之后,在蒙大拿州西部比特鲁特山脉的丘陵地带,这位年轻的猎人在离卡车3.2公里的地方遇见了他所见过的最大的熊。和经常在当地的树林中活动的黑熊不一样的是,这只熊没有跑。因为大家都知道灰熊并不生活在这里,它们已经70年没有栖息于比特鲁特山了,所以Alm并未携带防熊喷雾。

  这位年轻人的目光和熊的目光相遇了。这只肩部后方有一条银色条纹(在灰熊中很常见)的灰熊,注意到了Alm。

  “嘿,熊,嘿,熊,” Alm颤抖地喊道。这只熊喘着粗气,站在原地不动。Alm使出全力大声喊叫。熊依旧盯着他看。

  因为害怕被攻击,Alm将9毫米口径的手枪对准熊前方的地面开了三枪。那只熊后退了几米,停了下来,又转过身来面对着Alm,不停地喘着粗气。Alm向后退了几步。不过,雨后的地面很滑,他滑倒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巨大的爪子击打地面的声音。

  “我想那只熊肯定准备攻击我,”Alm说。

  幸运的是,事实并非如此。Alm跳了起来,看到熊的背影跑进了森林。

  “我想我从来没有这么快地从山里跑出来,”Alm谈到撤回到卡车的过程时说。

  四天后,比特鲁特山麓的一个动态感应相机捕捉到了一只灰熊在一个乡村院子里吃树上的苹果的画面。附近城市米苏拉(人口为80000人)的报纸刊登了两起事件,当地居民并不习惯城市附近的山上有灰熊出没。

  

  在怀俄明州的大黄石生态系统,一台遥控相机捕捉到了一只灰熊觅食松果的画面。摄影:DREW RUSH,NATIONAL GEOGRAPHIC

  “现在人们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去年10月份,调查Alm遭遇熊事件的蒙大拿州狩猎监督官Justin Singleterry接受《Missoulian》报采访时表示。

  “灰熊正在重新占据昔日活动范围的重要地区,” 资深的熊类生物学者Chris Servheen在谈到北落基山区灰熊数量稳步增长的情况时说。“所以不要以为你不在冰川国家公园和黄石国家公园就看不到灰熊。” Servheen最近刚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退休,曾从事灰熊管理监督工作长达35年,他坚持认为如果人们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人类和熊就可以和平共处。

  随着灰熊不断扩展在蒙大拿州、爱达荷州和怀俄明州的活动范围,进入一个多世纪以来都未曾出现的地方,它们遇到人类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去年夏天,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比特鲁特山区的步道和露营地挤满了缺乏经验的游客,游客们纷纷前往户外躲避疫情。灰熊袭击人的事件大幅增加。灰熊管理者们接到了大量关于灰熊翻找垃圾堆、偷吃鸡和其他吸引人的地方的电话。分散的灰熊甚至出人意料地靠近附近的州——怀俄明州的一台遥控相机在距离犹他州边境只有32公里的地方捕捉到了一只灰熊的画面,爱达荷州的一只戴着无线电项圈的灰熊差点进入了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最终,2020年让我们看到了美国灰熊面临的挑战和复杂的未来。

  多少熊才算足够?

  在美国人的精神世界中,灰熊占据了一个充满矛盾的特殊角落:虽然它们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噩梦中,但我们依旧崇拜它们。你可以在攀登灰熊峰(Grizzly Peak)或徒步穿越灰熊山谷(Grizzly Gulch)之前在灰熊杂货店(Grizzly Grocery)购买食物。你可以致电Grizzly Plumbing and Heating公司维修你家的炉子。在北落基山脉,只要有灰熊的地方,人们就会为它们竖立雕像,在墙上挂上灰熊的照片。如果人们在野外看到灰熊,就会围着篝火和餐桌讲述扣人心弦的故事,并且会持续终生。如果你询问前往黄石国家公园和冰川国家公园的世界各地的游客,最希望看到什么,他们的回答通常都是一样的:灰熊。

  在欧洲人进入美国的时候,美国西部有大量的灰熊,从太平洋地区到中西部的大草原,再到墨西哥的山区,估计有5万只甚至更多的灰熊与美洲原住民一起生活。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经过定居者数百年无情的猎杀、诱捕和投毒,只剩下600-800只灰熊仍然生活在北落基山脉地区,活动范围只有原来栖息范围的2%。1975年,随着灰熊被列入《濒危物种法》的保护范围,它们逐渐被人遗忘。

  如今,据估计,美国本土有2000只或更多的灰熊(加拿大约有25000头,阿拉斯加约有30000头),充分证明了一旦给与足够的空间,野生动物种群就能强势反弹。灰熊的恢复非常成功,以至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在过去13年里先后两次尝试将其从保护名录上删除,最近一次是2017年,此举将放松法律保护,允许人们猎杀。由于环保组织的诉讼,两次尝试都被联邦法院推翻。目前,灰熊仍被列入保护名录。

  在美国本土的48个州,灰熊主要包括冰川国家公园和黄石国家公园以及周围的生态系统中的两个种群。冰川国家公园的灰熊代表着大黄石生态系统的南缘种群,分布于从蒙大拿州到阿拉斯加州的广大荒野地区。

  

  图为蒙大拿州达比市比特鲁特国家森林的格德角瞭望台。摄影:AMI VITALE,NATIONAL GEOGRAPHIC

  相比之下,黄石国家公园的灰熊就像栖息在一个基因孤岛上,在地理上与更庞大的灰熊种群隔离,就像惊叹号底部的点一样。遗传隔离使灰熊易受近亲繁殖、疾病、气候引起的栖息地改变和其他生存威胁的影响。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首先尝试将黄石地区的灰熊种群从保护名录上除名(随后又试图将冰川国家公园的灰熊种群除名),但他们的尝试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些灰熊种群之间缺乏联系而被推翻。

  为了让灰熊在美国生存下去,我们需要更多的灰熊出现在更多的地方。问题是,人们会同意吗?

  让熊远离麻烦

  灰熊面临的挑战并不在于空间:灰熊有充足的栖息地,无论是在蒙大拿州、怀俄明州,还是在科罗拉多州或加利福尼亚州(当地的保护组织已经呼吁重新引入灰熊),重要的是生物学者所谓的“社会接受度”。

  换句话说,有些人就是不喜欢灰熊,这会让居住在灰熊附近的人的生活变得更复杂。如果不采取预防措施,灰熊可能会变成麻烦事,它们偶尔会杀死牲畜或在院子里翻找食物——可能会导致人们为了自卫而对先攻击灰熊。11月9日,一对被非法射杀的灰熊被发现丢弃在蒙大拿比格福克市附近的熊溪路。11天后,另一只腿被砍掉的死灰熊出现在附近的雅克山谷。

  尽管人们对灰熊怀有类似的敌对情绪,但灰熊对人类进行致命攻击的情况还是很少见。平均而言,在美国本土的48个州,每三年只会出现一次致命性的相遇。更常见的是人类杀死熊:非法射杀熊、利用车辆攻击熊或无意中因喂养熊而导致其死亡。

  每年,该地区的野生动物管理人员都会对几十只灰熊实施安乐死,因为它们已经习惯了翻找屋主留下的、生物学者称之为“引诱物”的东西——鸡、堆肥堆、鸟食和其他食物来源。灰熊的学习能力很强,一旦在人类家里或营地吃到了人类提供的食物,它们就会在强大的嗅觉的指引下寻找更多的食物。据报道,灰熊能闻到16公里外动物尸体的气味。

  一旦灰熊适应了食物刺激,灰熊管理者通常就会用形似飞机机身的大型金属陷阱和鹿腿作为诱饵捕捉它们。之后,为了人类安全,他们会对起实施安乐死。因此有句谚语说,“被喂饱的熊是死熊”。

  以蒙大拿州西黄石市的一对小灰熊为例,去年夏天,它们经常以屋子外面的垃圾和狗粮为食。9月1日,两只小熊在进入一个有人的露营帐篷后被捕获,最终被实施安乐死。

  如果人们把食物和其他散发味道的引诱物从住所和营地拿走,灰熊通常会安然经过。在鸡舍和其他家家畜窝棚周围安装电栅栏也能有效地驱赶灰熊,灰熊通常只要被电击一次就能永久远离。

  “理想的情况是一个干净的、没有吸引物的环境,灰熊可以正常活动而不习得坏习惯,” 蒙大拿州鱼类、野生动物和公园管理局的长期生物学者James Jonkel说,他负责管理米苏拉及附近的熊。

  研究者最近在蒙大拿州的天鹅谷对佩戴无线电项圈的熊进行了研究,结果令生物学家者们感到惊讶,因为研究表明灰熊有能力在人口密集的农村地区生活和活动,同时不引起人的注意。换句话说,当人们能够容忍灰熊的存在时,只要引诱物不促使灰熊带来麻烦,灰熊就能平静地活动。

  

  在布里杰提顿国家公园,一台遥控相机捕捉到了一只灰熊的影像。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NATIONAL GEOGRAPHIC

  新冠疫情的影响

  灰熊并不是北落基山区数量增加的唯一物种,人类数量也在增加。黄石国家公园和冰川国家公园之间约有320公里的距离,其中包括一片覆盖白雪的快速发展的山区,当地的山谷中遍布养牛场、小城镇以及蓬勃发展的小城市,比如米苏拉和博兹曼。黄石公园北部的加拉廷县在过去十年里增长了30%,其商业中心博兹曼人口为4.9万,目前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小都市”地区,预计未来20年人口将增长50%。米苏拉县和位于这两个县之间的其他县也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新冠疫情大流行加剧了居民迁移,城市居民都开始向边区村落搬迁。Stacy Courville是米苏拉北部的萨利希部落和库特奈部落联盟的熊类生物学者,他描述了一位新居民得知一只灰熊最近在她家附近被捕获时脸上的震惊,她家附近有一个没有保护的小苹果园,对灰熊有很大的吸引力。

  “他们是新居民,没有意识到自己处于熊的领地,”他说。“我认为这种情况到处都在发生。”

  类似地,去年夏天,该地区涌入了大量缺乏经验的度假者,他们进入当地的公共土地,在露营地丢弃食物和垃圾,对灰熊防护措施几乎一无所知。

  “去年夏天,新冠疫情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冰川国家公园的负责人Jeff Mow说,他计划增加公园的教育活动,主要关注游客在灰熊的活动范围内进行负责任的娱乐活动。“我们迎来了很多游客……他们缺少基本的知识,不知道如何规范自己的行为。”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去年夏天,人类与灰熊的肢体接触也创下了记录,熊将这种行为视为防御性行为,我们称之为“攻击行为”。

  Big Sky是黄石公园西北40公里处的一个度假社区,去年美国阵亡战士纪念日当天发生了了23年来第一次灰熊袭人事件。第二起发生在17天后,第三起发生在9月7日。没有一起是致命的,但其中一起差点造成人死亡。所有事件都造成严重的人员伤害。

  根据对灰熊袭击人类事件进行调查的蒙大拿大学研究员Megan Robbins的研究,在美国本土的48个州,平均每年灰熊袭击事件通常少于6次。去年为13次。

  一些生物学者认为,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了灰熊袭击事件的增加。首先,去年春季,许多人受居家令的影响而远离灰熊栖息地,导致灰熊进入通常不会前往的广受游客欢迎的地区。之后,夏季期间大量游客开始涌入上述旅游区。

  Servheen坚持认为,灰熊袭击是可以避免的,特别是游憩者和猎人携带并正确使用防熊喷雾的话。事实证明,防熊喷雾在驱赶灰熊方面比枪支更有效,而且最终不会伤害灰熊。“在灰熊栖息地留意灰熊、携带防熊喷雾和制造噪音的人并不孤单,”他说。“如果你这么做,你就会很安全。”

  建立连接

  和米苏拉一样,博兹曼的居民已经习惯了附近没有灰熊的生活。10月17日,当有人在镇外仅8公里的地方看到一只灰熊时,整个社区都受到了冲击。当地的小道上挤满了山地自行车手、越野跑者和其他游憩者,越来越多的人最近从城市地区搬迁过来。

  蒙大拿州的熊类生物学者Kevin Frey是博兹曼地区的负责人,他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人与熊的冲突。“人们需要加强警觉,意识到这里不是中央公园,”他说。

  与此同时,灰熊开始占据黄石国家公园和冰川国家公园之间的关键地区,这将确保南部灰熊的健康,并促使灰熊从保护名单上除名。灰熊沿着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的边界以及比特鲁特山区(Alm遇到灰熊的地方)建立栖息地,将有助于加强两个公园的灰熊种群之间的关键联系。生物学者Jonkel和野生动物守护者、人类和食肉动物等保护组织一起,正在努力向比特鲁特山谷的居民们传授与灰熊友好相处的做法,以便让居民们做好灰熊到来的准备。Frey在南部的大洞山谷做同样的事情,最近那里也出现了灰熊。

  他们的努力,以及土地管理者和生物学者为确保整个地区的熊和人类安全而采取的努力,可能很快将迎来考验。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去年曾从露营者和居民那里获得食物“奖励”的数量异常庞大的灰熊将会在北落基山脉活动,寻找下一顿美餐。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移民搬到蒙大拿州,一切将变得更加复杂,” Jonkel说。

  (译者:流浪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