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争议不断:泰国猴子劳工被逼迫摘椰子

争议不断:泰国猴子劳工被逼迫摘椰子
2021年03月01日 12:18 新浪网 作者 美国国家地理

  

  在泰国南部的农场里,人们训练豚尾猕猴爬树和采摘椰子。而当它们不工作的时候,往往会被锁起来。

  撰文:RACHEL FOBAR

  根据善待动物组织亚洲分部的最新消息,泰国农民仍在利用猴子劳工,向国际市场出售椰子。

  大约6个月前,该动物权利组织公布了2019年的秘密调查结果。报告敦促椰子产品公司、连锁超市和泰国政府保证不再强迫猴子采摘椰子。

  泰国是全世界第三大椰子出口国,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2019年出口了50多万吨椰子。摩多情报公司总部位于印度,负责研究奶制品的替代品市场。该公司的调研经理Avinash Desamangalam说,在过去5年里,作为奶制品的替代品,椰浆日渐受欢迎。他表示,未来5年,这个产业的增长速度预计将翻一番。

  但Desamangalam告诉我们,由于善待动物组织的首次调查,一些椰子产品销售商报告称销售量下降了30%,与此同时,塔吉特和开市客等销售商宣布,不再从用猴子劳工的公司进货。

  “这里有一个悖论,”Desamangalam说。消费者之所以选择椰浆,是因为它不是来自于动物,不残忍,但现实中,“利用猴子采摘椰子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善待动物组织记录了豚尾猕猴被训练爬树、摘椰子的情形,有时在“猴子学校”里。当它们不工作时,往往被锁在笼子里运走。在画面里,这些笼子太小,猴子无法转身。该组织称,很多猴子还是婴儿就被人从野外非法捕获。调查发现,它们孤单又痛苦,不停地尖叫和走来走去,这说明它们很焦虑。一些猴子甚至没有了犬齿,椰农们告诉善待动物组织,为了防止它们伤害训猴人,犬齿被拔掉了。

  泰国国会的动物福利顾问Edwin Wiek说,自善待动物组织首次调查后,“没有任何改变”。Wiek也是为野生动物打造避难所的“野生动物之友基金会”(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的负责人和创始人,他估计,在泰国南部的椰子农场里,猴子劳工多达300只,那里是椰浆产业的主要原产地。

  在泰国,豚尾猕猴受到法律保护,除人工饲养的那些以外,拥有豚尾猕猴属于违法行为。Wiek说,违反者将被罚款,或判处两年监禁,虽然从未下达过这样的判决。他认为,种植者用来采摘椰子的猴子约半数是从野外捕获的,因此饲养它们是违法的。

  

  一些椰子种植者告诉调查人员,视察人员在巡视前会提前透露行程,他们会把猴子安置在农场之外的地方。

  亚洲分部高级副总裁Jason Baker负责了两次调查,他告诉我们,去年夏天,善待动物组织公布调查结果后,泰国政府的旅游网站删除了宣传猴子学校的页面,但除此之外“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处理猴子劳工问题。Baker说,一些政府部门宣称,没有用猴子采摘椰子,另一些表示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些则称猴子采摘椰子是当地文化的一部分。

  针对善待动物组织提出的椰子产业中的猴子劳工现象和政府的回复,泰国国家公园、野生动物和植物保护部门,以及商务部的代表未予回应。

  动物福利法不适用

  去年夏天,善待动物组织的调查报告公布后,为艾柏森和克罗格等美国超市供货的主要椰浆生产商俏果,还有其他椰子产品公司自发派视察员到供应商的农场。

  在独立审计中,俏果声称没有发现猴子劳工的证据,但根据审计师的评估,视察员走访了64座农场,而为他们提供椰子的农场则有817座,还不到8%。简直是“九牛一毛”,Baker说。

  Wiek说,即便他们报告发现了猴子劳工,泰国的动物福利法也不适用,这些法律只适用于家畜。“对那些虐待(野生动物)的人,我们几乎无法采取法律行动。”

  在善待动物组织的后续秘密调查中,调查员走访了14座椰子农场、两所猴子学校,参观了一次椰子采摘比赛。一些椰农告诉调查员,俏果的视察员会提前通知,方便他们把猴子藏起来。另一些椰农则表示,他们把猴子安置在农场之外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再运回来,这样调查员过来时,就不太可能看到猴子。

  对椰子供应商检查情况的置评请求,俏果未予回复,但2020年7月10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项声明,该公司写道:“我们和我们的合作方不支持利用猴子劳工采摘椰子”。俏果还表示,今后将对所有供应商进行强制检查。

  Desamangalam说,如果椰子生产者和椰子产品制造商不停止使用猴子劳工,那么更多的消费者和主要销售商可能会采取措施。他预计,尤其是西方消费者将转向非乳制品,以代替椰浆,比如豆浆或杏仁乳。

  “无稽之谈”

  “善待动物组织最早的文章几乎通篇都是无稽之谈”,Arjen Schroevers在邮件中写道。他的妻子Somjai Saekhow是泰国南部“第一猴子学校”(First Monkey School)的校长。

  Schroevers把善待动物组织称作“激进的素食组织”,他说,猴子很乐意被训练。“它们喜欢被关注,也喜欢工作。这里面绝对不涉及暴力或者胁迫。我们认识的很多猴子主人和猴子一起安静地工作。没有大叫大喊,也没有打猴子。”

  Schroevers否认拔掉了猴子的牙齿,并表示用狭小的笼子运输猴子是为了确保安全。在谈到善待动物组织的视频记录时,他说,当陌生人带着摄像机靠近猴子时,它们会变得焦虑起来,人们“很容易拍到猴子受惊吓的画面。”

  第一猴子学校训练猴子采摘椰子,并向公众开放参观,费用为150泰铢(约5美元)。善待动物组织的调查员在参观过程中,记录下了带锁链的猴子为游客表演的画面,在人群前猴子爬树摘椰子,还有一只猴子和游客们一起坐在电动车后面。

  Baker说,让猴子摘椰子是错误的,而更糟糕的是“在此期间,这些猴子一直生活在孤独和隔离中”。他称之为“精神折磨”:猴子被从野外的家人身边带走,扔在极端天气里,没有交流,孑然一身。研究显示,与包括人类在内的灵长类动物一样,猕猴是一种需要同伴的群居动物。

  “我希望每个人都想一想……这些猴子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它们在采摘椰子,”他说。

  救援行动

  猴子劳工被曝光,再加上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困难,一些椰农把自己的猴子交给了政府运营的中心或Wiek的野生动物之友基金会。

  这个避难所已有近300只猕猴,其中40多只从椰子农场获救;最近几个月,这里新接纳了4只猕猴,还有一只正在路上。等待名单上有更多猕猴,但因为疫情资金短缺,意味着现在无法接收它们,Wiek说。

  

  15年前,多达1.5万只猴子在椰子农场里劳作,如今只有约3000只。

  摄影:HENRY AUSLOOS, ALAMY STOCK PHOTO

  Wiek担心,一些焦虑的椰子种植者已经把猴子放归野外;它们一生被囚禁,没有了生存技能。

  他说,最近四次都是从个人手中救出的,他们用猴子采摘椰子,供个人消费。其中两只很年轻,可能还没有经过训练,但另外两只(Saen和Mhuen)年龄更大,“情况不太好”,Wiek说。

  去接它们的时候,Wiek发现它们被拴在一根柱子上,没有遮阳和挡雨的地方,也没有饮用水。Wiek说,它们的犬齿不见了,Saen有一个很大的疝气,需要立即治疗。

  但现在,它们很好地适应了新生活,享受健康饮食,吃的是水果和蔬菜,而非剩下的鸡肉和米饭,而且可以和其他猴子互动。经过了被锁住的孤单生活后,这就像一种“文化冲击”,Wiek说,而Saen“非常友好”。

  Wiek告诉我们,用猴子劳工摘椰子的做法正在泰国慢慢消失。就像骑象和斗牛,人们开始重新思考这些古老的文化传统对动物们的伤害。他估计,15年前,多达1.5万只猴子在椰子农场里劳作,如今只有3000只。

  为了进一步减少这个数字,善待动物组织的企业责任官Kent Stein建议,泰国政府可以为购置椰子采摘设备提供补贴,这样不用猴子,农民和雇工就可以完成这项工作。

  Desamangalam说,如果泰国的椰子种植者和出口商希望活下去,那么政府必须建立可靠的系统,独立审计椰子农场,确保它们不使用猴子劳工,就像应用于有机农场的质量控制程序和规定。他承认,采摘成本会增加,但消费者愿意为不残忍的产品支付更多的钱。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解放猴子劳工都是有意义的,”Desamangalam说。

  (译者:Sky4)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