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25:1!西湖边这家饭店招人堪比考公务员!谈对象不去这儿被认为条件不好...很多杭州人还深深怀念!

25:1!西湖边这家饭店招人堪比考公务员!谈对象不去这儿被认为条件不好...很多杭州人还深深怀念!
2020年08月07日 21:06 新浪网 作者 杭州日报

  如果你要问上世纪90年代,西湖边最洋派的地方在哪里,怡口乐餐厅大概能排得上号。

  怡口乐营业那15年,恰恰也是北山街最热闹的15年。老杭州人逛完西湖走到北山街,都会去怡口乐开开洋荤。在这家店里,杭州人第一次接触到了国外的餐饮文化。

  如今怡口乐早已远去,但是西湖边那盘香喷喷的扬州炒饭、那条香蕉船、烛光里的姑娘,成为杭州人心中挥之不去的记忆……

  洋派餐厅打开了杭州人的眼界

  鼎盛时期一天接待千名食客

  怡口乐位于香格里拉饭店西端、岳庙东墙外,几乎正对苏堤北口。30年前,从苏堤走过来,一眼就能看见“怡口乐”的招牌。当时每逢法定休息日,怡口乐便是杭州人开洋荤的首选地。

  上世纪80年代末,杭州香格里拉饭店是最大的国资饮食服务企业,为了响应中央提出的改革开放政策,杭州香格里拉饭店引入外资后,将怡口乐作为合资的试点。

  当时,杭州从来没有这样一家餐厅,菜品全部来自东南亚,没有端菜的服务员,完全自助取餐,餐桌上方挂着电视机,整天播放着境外的电视节目,店里有空调,冬暖夏凉,晚上还有鸡尾酒和烛光晚餐。

  1987年3月22日,怡口乐开业。杭州人似乎被带进了一个“新世界”,各路食客蜂拥而至。

  怡口乐开业,没有在报纸电视打广告,而是做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开业当天,来自德国的杭州香格里拉饭店总经理弗兰克带队,大概四五十个员工穿着绿色背心,正面写着“怡口乐”,背后写着“环保”,从苏堤北口开始,经南山路、解放路、少年宫,再回到怡口乐。

  外籍经理在餐厅帮忙端盘子

  “开业前三天的收入,我们都捐给了慈善机构。”60岁的顾叶夫曾是怡口乐的后厨主管,当年他也是“环湖行走队”中的一员,说起当年的往事仍记忆犹新。

  何时珍当时是怡口乐的服务员,当时有2000人参加招聘,最后只有80人入选。“怡口乐开业,我们穿着花边长裙子,到武林广场发传单,路过的人都问,你们是新疆来的吗?我说,我们是怡口乐餐厅的,就在西湖边。”何时珍说。

  开业后,怡口乐的生意越来越好,到九十年代初,可以用“火爆”来形容,在当时杭州的餐饮界,“盛况”独此一家。

  每天上午10点怡口乐准时开门,门口的队伍早就排得老长,服务员一开门,人们就冲进店里抢占座位,阵势堪比商场打折促销。当年最鼎盛的时候,容纳400人的餐厅,竟然挤进近千名食客,营业额则高达2万多元,与之对应的是服务员的应接不暇。起初准备的服务员和收银员不够用,4个收银位都忙不过来,饭店不得不增加额外人手。当时的餐饮部经理德国人Rice跑堂收盘子,财务部经理帮忙收钱,能用的人都被拉过来征用了。

  晚上的怡口乐成了西餐厅

  晚上7点之后,怡口乐又摇身变成情调十足的西餐厅,一支支蜡烛在桌上燃起,现场还有真人四重奏乐队,西点和鸡尾酒吸引了在杭外国留学生和大批前来“拷位儿”(恋爱约会)的青年男女。

  “当年找对象,一定要带女朋友来这里。我们都是骑自行车过来的,车停在门口靠近岳庙的自行车停车场,管停车的大姐每天收停车费都来不及,还要叫人来帮忙。”顾叶夫说,请不请女朋友来怡口乐,算是找对象的一条“基本标准”。

  一天卖出上千份的扬州炒饭

  用食材征服食客的味蕾

  作为杭州第一家洋快餐店,怡口乐在老百姓眼里是新鲜事物,怡口乐自然成了身边的一股杭儿风。

  怡口乐店面营业面积不到300平方米,有100多个座位,设计上很有特点,四大块不同颜色的墙壁,分别对应不同的取餐点,即使人多,店里排队依然有序。

  怡口乐收银台后的墙上挂着的菜单背后,是杭州人从未尝过的美食天堂:不仅有扬州炒饭、印尼炒饭、什锦炒饭这些主食,还有烤鸡翅、烤鸡腿、扒明虾、热狗等小食和意大利蔬菜汤可供选择,餐后必然少不了香草、咖啡或双色冰淇淋等甜点。一顿饭下来,人均消费得要20多元。

  怡口乐餐厅外景

  如果要选怡口乐的招牌菜,4元钱一份的扬州炒饭应该是很多人心中的首选。许多杭州人从没去过扬州,但都馋这一口香喷喷的炒饭,这也是许多老杭州的童年回忆。

  “一天要卖大概1000份扬州炒饭,厨房里的大米要用掉200斤。”大厨孙炜说。到怡口乐当厨师那年,孙炜25岁,之前在杭州香格里拉饭店工作了2年,怡口乐开业,他被调来当厨师,后来成为了厨师班长。做炒饭、拷鸡翅、扒明虾,每天开门后,这三大件就是他的主要工作。厨房一共13名厨师,分两班倒,但是常常还是忙不过来。

  当年的扬州炒饭,为什么特别好吃?

  孙炜说,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杭州人从没吃过扬州炒饭,配料十足,有虾仁、青豆、香肠、胡萝卜等,色香味俱全;第二个比较关键,做扬州炒饭的大米和一般的不同。炒饭用的特供新米,叫特二粳,软糯,吃起来很香,而当时老百姓家里吃的,是比较硬、糙的普通粳米,所以口感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再加上配料,在那个美食缺乏的时代,这炒饭顿时征服了杭州人的味蕾。

  “菜单是当时的餐饮部经理亲自制定的,他是新加坡人,对东南亚美食很了解,所以在怡口乐,东南亚的口味比较突出,顾客也觉得新鲜。”孙炜说。

  曾是杭州快餐业的标杆

  承载几代人的青春

  怡口乐在老杭州人的记忆里,留下了一段段美食回忆,同样,它对杭州的快餐业,很有“启蒙”的意味。

  怡口乐走红后,人们逐渐意识到,高级餐厅原来可以这样管理。就连厨房管理都有诸多讲究,不但有细致的管理系统,还需要专业配套设备。

  杭州餐饮业现在使用的许多厨房设备,怡口乐在30多年前就已经用上了。孙炜介绍,当时引进的十多万元一台的德国进口万能蒸饭箱,不仅能做饭,还能烤鸡;还有扒炉、切片机等,包括一系列配套的食品盛器,当时在国内是很先进的;推入式的冰箱采用气冷式,从不结冰,杭州香格里拉饭店至今还在使用。

  今天普及的环保理念,也是怡口乐当年一直在实践的——它是杭州第一家用纸盘子的店。另一方面,怡口乐为杭州餐饮业输出了不少人才,后来开业的鹰将军、大富豪等餐饮名店的骨干,都有在怡口乐工作的经验。

  而当年在怡口乐上班,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甚至比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还吃香,员工在当年可以算是“富裕工薪族”。“1993年到1994年,家里五个公务员的收入加起来,还没我一个人多。”孙炜说,那时候怡口乐厨师的月工资大约一两百元,后来涨到三百多元。孙炜有几位中学同学也是厨师,收入只有他的三分之一,可见当年怡口乐的生意有多红火。

  顾客们在怡口乐吃饭

  西湖边有家怡口乐餐厅,名声很快就传遍了浙江省。西湖边这家时尚的快餐厅,在当时的浙江省内是绝无仅有的。顾叶夫说起一个故事:上世纪90年代,自己出差到金华,对方公司的人听说他从杭州来,知道他是怡口乐的经理时,非常激动,聊起自己幼时在怡口乐吃过饭的愉快经历。

  然而,怡口乐注定是属于当时那个“刚刚开放、万物皆新”的伟大时代的,后来它的急速衰落,虽然令人惋惜,但在餐饮业,永远都是“新桃换旧符”。当满城都是肯德基、麦当劳门店的时候,怡口乐的优势已荡然无存。

  2002年,辉煌了十几年的怡口乐宣布关门歇业。

  “(它的)歇业是蛮可惜的。”顾叶夫觉得,当年这么红的餐厅最终退出市场,与它没有及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市场变化很有关系。

  2015年,有人在怡口乐的原址开出一家“益口乐”,当时不少人有点激动:我们熟悉的怡口乐又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并非如此。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西湖边的怡口乐早已远去,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西湖边那口扬州炒饭、那条香蕉船冰淇淋,那段在怡口乐里聚会的经历,一定会长久留在老杭州人的记忆中。

  记者 陈栋

  编辑 钟玮

  杭州日报 诚意出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