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专访薇娅背后的男人们:有关婚姻、公司和出道

专访薇娅背后的男人们:有关婚姻、公司和出道
2020年09月20日 18:50 新浪网 作者 新京报贝壳财经

  贝壳财经原创出品

  记者 李大伟

  编辑 赵泽

  

  “恭喜黄秘书长。”9月18日晚上10点,薇娅的经纪人古默(花名)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聘书的照片。聘书显示,黄薇被聘为全国青联第十三届委员会互联网和信息服务界别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古默还在朋友圈文案后面调皮地附上了三个狗头的表情。黄薇是薇娅的本名,这份聘书意味着这个鼻梁高挺、棱角分明、带有标志“公鸭嗓”的女人获得了新的认同。如今的薇娅,已经站在流量的金字塔顶尖。然而,镜头背后,这个“带货女王”又是什么样的状态?她身边的人对她的评价又是怎么样呢?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日前前往薇娅的杭州大本营,对她背后两个至关重要的男人——老公董海锋和经纪人古默进行了专访,来了解他们眼中的薇娅。

  01

  薇娅老公谈“相处之道”

  谁说的对听谁的

  贝壳财经:听说你是一个很抠的人,薇娅想在直播间安装厕所都不同意?

  董海锋:这个不是抠。我作为公司的负责人,旗下有那么多主播。如果薇娅的直播间有卫生间的话,很可能其他主播也会提这个要求。而且物业方也不让随便装修,这是特别难的一个事情,包括我办公室的卫生间,还是跟上面的领导申请了很久(才安装的)。如果说薇娅做了,肯定会影响公允性,其他主播就会觉得我对自己的老婆做特殊处理,心理上肯定会有一些横向对比。

  我们为此吵过一架。她可能更多的是觉得“我工作那么辛苦,我只是想装个洗手间,这么小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

  那个时候吵架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后来冷静下来之后,我在电话里面跟她说:“其实这个事情是可以解决的,如果你纯粹只是我们签约的一个主播,而且是个头部主播,我觉得我应该。但是你作为我老婆,作为公司的所谓的老板娘这一角色,你要考虑我担心的问题。因为所有的主播都要的话,公司解决不了。”

  贝壳财经:你和薇娅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模式?你们俩听谁的?

  董海锋:我们俩其实没有说谁听谁的,都是针对某件事情,大家来讲道理。有些时候比如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那就听她的。(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对一些工作上面事情各自表达自己的看法。

  她说的对我就听她的,我说的对她就听我的,往往都是通过这种和平的方式。

  贝壳财经:会有分歧吗?

  董海锋:会有,但是很少。最近一次分歧还是因为上一档综艺节目。我的想法就是说,不要花太多精力,因为她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她会觉得,第一是人家邀请的,特别重视她,也很有诚意,她没法拒绝;第二她觉得也可以去尝试一下。

  贝壳财经:你对薇娅现在有一个怎样的评价?

  董海锋:做事太认真,真的是我经常吐槽她的一点,就是“处女座情节”,整个公司的人都在吐槽她的完美主义。太追求完美,确实让身边的人都很痛苦。但是话说回来,正因为她追求完美,所以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

  贝壳财经:这种日夜颠倒的工作状态持续了多久了?

  董海锋:4年多。当然有时候也会很累,累到回家几乎不想说话,睡眠时间也不能保证,但是她是一个只要是开始做事,就会全身心投入的一个人。

  贝壳财经:薇娅有没有压力特别大的时候?

  董海锋:当然。比如说我们排日程的时候发现某一个星期的工作特别密集,然后几乎没有太多睡觉时间。

  她担心的不是没有睡眠时间,反而是害怕活动会不会为此搞砸了。我会经常说,“你不应该担心你自己能不能保证睡眠,身体能不能扛得住吗?”她的团队其实有些时候被她的这种做事方式折磨得很痛苦,但流失率很低,大家还是愿意聚在一起。我觉得大家跟我的感受一样,薇娅做事的这种方式和她的性格还是感染了大家。

  虽然大家都觉得苦觉得累,因为薇娅熬的时候,身边的团队都要这么熬,都要很辛苦,但是没有一个说我受不了,我要离职,或者说“我觉得薇娅姐对我不好”之类的话。我觉得总结起来说,就是一句话:痛并快乐着。

  02

  经纪人古默

  薇娅没有出道当明星的计划

  贝壳财经:你和薇娅最近一次产生比较大的意见分歧是什么时候?

  古默:就是那次围绕淘宝直播卖房子的事情。卖房结束以后,不同媒体、不同消费者的反馈,是我们分歧的一个中心点。

  说实话,通过直播卖房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在这之前没有人通过电商直播卖房,我们觉得电商直播有无数的可能性,它对各个行业可能都会有一定的帮助或者一定的启发。我们觉得卖房这个事情可以进行尝试,即便我不知道我这个尝试的结果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

  电商直播虽然发展很迅猛,但是没有几年,我们也希望去让更多的人了解电商直播的价值,让更多行业了解这场直播,让更多消费者了解这场直播。通过这场直播,让房地产行业、让电商直播行业去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可值得探索和可值得延续的一些可能性。

  贝壳财经:薇娅在担心什么?

  古默:她可能会担忧,包括我也担忧,因为房不是小事情,上百万的东西,如果推荐的房不好,或者有问题,就会被骂。通过电商直播卖房的话,可能还会触动常规生意链上一些人的利益,可能也会有人喷。

  我们其实探讨了很长时间,最终才决定尝试的。因为毕竟我们做到了所谓的电商直播的头部,如果我们都不去做更多的尝试,不去做更多的探索,这个行业大家都卖衣服、卖化妆品,我们担心迟早有一天可能这个蛋糕就越做越小了。我们希望把蛋糕越做越大,让这个行业能够更好地去发展。

  贝壳财经:对于新身份“互联网营销师”,薇娅怎么看?

  古默:她高兴了很久。毕竟,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当“黑户”当了那么长时间了,终于有了“名分”。

  现在我们的称呼太多了,有人称呼我们“网红”,我们其实不太想当网红,我们跟网红没关系,我们不是靠脸吃饭;有人称呼我们“主播”,其实主播和主播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泛娱乐的主播和电商主播,无论是工作的形式、还是收入模式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会经常担心造成一种误解,就是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主播?

  贝壳财经:薇娅有没有考虑过出道做明星这个职业规划?

  古默:没有。她最开始就是明星,虽然是一个不知名的明星。

  当时也不能说不知名,当然选秀冠军第一名还可以的,至少在安徽省很知名,因为他是个安徽的选秀节目。

  她在娱乐圈里面也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也出过专辑,也跟很多知名的明星合作过,但是她可能觉得她不太适合当明星,所以才跳出这个圈,回到服装行业,去批发市场里面开店。后来,她开始做电商,再到做电商主播一路走过来的。她不会走回头路,没必要。

  贝壳财经:既然没有这种规划,那为什么还要如此频繁上综艺节目?

  古默:可能不会有人相信,不管有多少人相信,我坦诚的来讲,我们是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了解电商直播这个行业。

  你会发现,薇娅上很多综艺节目,包含许多助农、公益的元素。我们希望让大家看到或者认识到电商直播的社会价值和电商主播的社会价值。综艺带货也算是一种创新,至少除传统扶贫形式外,大家还能够看到通过一场电商直播实打实地能卖出多少钱,很振奋人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背后的男人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