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家长蹲网吧抢考位,黄牛开价6800,小学生拼完奥数拼英语?

家长蹲网吧抢考位,黄牛开价6800,小学生拼完奥数拼英语?
2020年10月16日 16:20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经营报

  文/陈玉琪 戚梦颖

  难以想象,一场英语考试的报名难度堪比春运抢票。

  10月12日上午10点,剑桥通用英语五级KET、PET青少版考试的报名网站被家长挤垮了。这一天,来自北京朝阳的家长鲁西9点半就打开了网站,发现网页已经瘫痪了,她有点懊悔,觉得自己还是来晚了。

  随后,教育部考试中心发布网站运维公告:由于技术原因,原定10月12日10点开始的剑桥通用英语五级KET、PET青少版考试的报名将改在10月13日10点开放。

  所谓KET(Key English Test)、PET(Preliminary EnglishTest),是剑桥通用英语五级系列(MSE)中第一级、第二级的考试,分别对应基础和中级英语水平。在此之上,还有更高级的FCE、CAE、CPE。

  拥有了第二次机会的鲁西在13日早上8点就守在了电脑前,她早早填好了各种报名信息,隔几秒就刷新一下页面,生怕错过10点系统开放的第一秒。

  “北京报上可能性不高,直接奔周边。”为了确保能报上名,鲁西直接跳过了北京的考点,在报名系统开放后13秒抢到了天津的考位。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为了更快的网速,一些多年没进网吧的“中年老母亲老父亲”,一大早就来到网吧“蹲守”。

  

  在某电商平台上,还出现了几百到上千元不等的黄牛代报名业务。有家长在网上吐槽,自己遇到的“黄牛”最高开价6800元。鲁西还听说,有些培训机构推出了“冲刺课+代报名”的套餐,“要多交4000块钱,相当于4000块钱一个考位”。而考试报名费本身,不过500元左右。

  一位难求的KET/PET考试,到底是什么?“奥数热”犹在,英语考级要成为“拼娃”新方式了吗?各地小升初政策改革后,摇号派位、公民同招成主流,但家长为何仍热衷考证?

  “原版娃”VS“应试娃”

  在家长圈子里,对孩子英语能力的培养分为两种:一种是“原版娃”,即从启蒙开始,使用原版英语绘本,通过大量原版音频及书籍熟悉语境,掌握用法;另一种是“应试娃”,即以考试为目标,采用英语启蒙教材衔接新概念英语,怎么考怎么学。

  鲁西本想走“原版娃”路线。儿子4岁半的时候,鲁西给他报名了全外教的英语培训班,学的是美国加州的教材。鲁西觉得这套教材的文学性还不错,自家孩子的词汇量和阅读能力“还可以”。

  儿子上小学之后,鲁西了解到,北京很多小学生都会在三年级报考KET,五年级报考PET。“厉害的更早”,有的“牛娃”能在小学毕业前考下FCE,相当于雅思5.5~6.5分。

  

  学了三年的美国教材后,鲁西拿着一套KET真题给儿子做,结果并不是特别满意,没有达到自己期待的水平。

  “不知道是机构老师的原因还是教材的原因,语法不是很系统。”鲁西说,“考虑到上学后还是需要针对应试的部分,所以我们从原版英语学习转回来了,报名了KET的辅导班。”

  鲁西考察了剑桥英语的教材后,觉得“英国人还是比较严谨,里面语法和写作应用要多一点”。

  鲁西的经历代表了许多“原版应试娃”的英语教育。在中国的应试教育环境下,这成为更加实际的选择,而兼顾原版教材的原汁原味与应试需求的剑桥英语考试,备受家长青睐。

  

  在鲁西看来,KET/PET考试之所以这么火爆,是因为剑桥本身比较权威,这个考试在兼顾应试的基础上,“还有一个额外的证书”来证明孩子的英语能力。

  从2万人到15万人

  北京西城家长张雪,也为自己的上三年级的女儿抢到了河北保定的考位。

  张雪和丈夫都是“学英语的”,早早就给孩子安排上了英语分级读物和听英语故事。“现在孩子特别痴迷《哈利·波特》,在零散的时间或者路上就反复听《哈利·波特》。”

  张雪没有给孩子报名基础水平的KET,而是直接报名中级水平的PET来检验孩子的英语能力。她觉得按孩子之前做题的情况来看,应该能过。

  朗阁教育产品营销中心副总监朱晓婧介绍,KET相当于国内教育体系的初中毕业水平,PET则对应高中水平。

  朱晓婧表示,报名MSE考试的家长主要是为了小升初(民办学校、国际学校)择校时有证书,或者是通过考试检验孩子的英语能力,以考促学。当然,还有一部分家长是为了孩子出国留学提前规划。

  据悉,2016年全国报名MSE考试的人数不足2万人,而2019年已超过15万人,其中的主力就是KET与PET的考生。

  朱晓婧透露,近一年报名朗阁KET/PET辅导班的学生人数激增,机构还专门成立了相关的学术教研中心,增加教研老师的数量。

  另一方面,考试场次与考点却非常有限,尤其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国内取消了多场考试,像是热门的上海考点也由往年的4个减至1个,因此出现越发夸张的“黄牛价”,赴外地考试的考生不在少数。

  

  鲁西笑言:“我感觉KET考试现在基本上就是北京带火的,外地很多家长也不知道,这也很正常。”

  “打鸡血”的家长,被推着走的娃

  “北京太多人考了,大家都考,你要是不考,显得很奇怪。你肯定要拿一个大家都有的英文证书,就像四六级、雅思、托福。”鲁西说。

  “KET主要针对3~5年级的学生,PET是5~8年级,我们接触到的,考KET的最小是6岁,PET是8岁。”朱晓婧介绍,在一线大城市,剑桥英语考试已经成为中小学生的标配,“一线城市的孩子会更偏低龄一些”。

  学语言要从娃娃抓起,已经成了家长们的共识。

  “要是在小学阶段,语言已经垒到位,初中、高中应付考试花的时间就不用太多了。”鲁西觉得,看似疯狂的家长们,其实都经过了理性的思考。“其他的学科要超前这么多去学,我觉得都有难度,因为你不可能让两三岁的孩子去学物化生,而奥数也不像语言这么好垒,它确实要看天分。”

  鲁西的儿子在学校一周只有两节英语课,还在学星期一到星期日的英文单词。“还是偏简单,课内和课外英语教学脱节得太厉害了。”

  “九年义务教育减负减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孩子最终还是要参加中考、高考,如果在学校外面什么都不学,到后面根本没有竞争力。”上海的王女士没有帮五年级的女儿抢到这次KET的考位,她打算跳过MSE考试,后面直接让女儿去考雅思。

  在张雪看来,所谓的“超前学习”,是以公立教育的节奏来衡量的。“但不一定说几年级就是多少词汇量,这是一个教学大纲的要求,不是一个人能接受语言信息的节奏。感觉上超前,其实对于孩子来说,他能接受,就没有超前。”

  课外跑得多远,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平时考试都非常浅显,但要是搞一个配音大赛,如果你只学了课内的,老师是不可能选你参加的。”鲁西说。

  英语考级热也在从北京向外扩散。一位郑州的英语培训老师介绍,在郑州,KET的考生大多是五年级、六年级的学生。“越来越多家长意识到小时候是学习语言的黄金阶段,加上教育体制不断改革,家长们也越来越焦虑。”

  为了孩子能取得优秀的成绩,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任务,不断激励孩子上进,给孩子“打鸡血”——在家长圈子里,这种行为叫作“鸡娃”。在鲁西身边的朋友中,没有一个课外班都不上的孩子,她给孩子报了4个兴趣班。“我觉得我肯定不属于‘鸡娃’行列的,在北京算非常普通的水平。”

  “如果家长比较重视孩子教育,我觉得‘鸡娃’真的是在所难免的。”张雪说。

  规范竞赛、摇号录取,然后呢?

  近年来,多地出台政策,推进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采用“公民同招”、随机派位、多校划片的招生方式。4月底至今,北京市各区陆续发布文件,“多校划片”“六年一学位”成为小升初的主流趋势;上海、广州等地也出台了类似政策。

  同时,各地新政明确,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证书、培训成绩等作为招生依据,不得以面试、测评等名义选拔学生,再多证书都成了废纸,可家长为何仍然热衷MSE考试呢?

  鲁西说,曾经有家长告诉她,到了四五年级,就会有一些明里暗里的考试。“那种你偷偷地报名,然后人家偷偷地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一个地点,然后你就去了,其他人都完全不知道这帮人是干啥的,然后人家就点招完了。”

  ”这个东西不是那种明面上的,大家都想着技多不压身,尽量能弄就弄,这个(考试)可能相对比较容易,即使对小升初没有帮助,或者说没有那么直接的影响,反正学了也不会怎么样,最后中考、高考还是要考的。”鲁西说。

  在过去,奥数奖状、三好称号被家长们看作小升初择校时的“敲门砖”,而英语考级更多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东西。“如果有个别学校还是可以有这种选拔考试的话,可能还是要在奥数这方面(下功夫)。”张雪说。

  然而,2019年,教育部首次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北京市中小学数学“四大杯赛”只有一个“希望杯”进入了白名单,且改为只面向高中生,其他三个均已停办。学科类竞赛基本只限高中生参与,中小学生能参加的多为科技创新和艺术体育类竞赛。

  2020年7月更新的新一年白名单中,仍然没有针对小学和初中的学科类竞赛。

  

  作为一名三年级小学生的家长,张雪其实对小升初的政策还没有特别了解,但她发现没什么其他的可以准备,“就先准备孩子了”。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在竞赛类考试的规范过程中,像华罗庚杯这样原来具有较好信度的竞赛消失了,新的具有可信度的竞赛和评价还没有产生,处在朦胧的更新换代的阶段。“对于家长来说,他逮住一个,就赶紧来报名参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随着政策的推进与落地,家长想让孩子通过考证考级去择校的路就走不通了,但根本上取决于各地对入学政策是否能严格落实。

  熊丙奇指出,在现在的升学教育模式之下,很多学生在家长的要求下,“从幼儿园开始准备高考”。即使没有择校的诉求,很多家长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能够从小学多、学深一些。

  在熊丙奇看来,如果升学考试制度不发生改变,培训热和竞赛热仍难以降温。

  储朝晖认为,总体上我国教育评价的体系没有改变,家长的焦虑实际上还是源于我国整体的教育评价体系建设。

  “我们现有的评价权力过度集中,评价标准依然单一。但人是多样性的,评价应该是多元多样的,才能够减少焦虑。”储朝晖说。

  (应采访者要求,鲁西、张雪为化名)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KET北京英语PET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