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电影扎堆重映,观众欠谁一张电影票?

电影扎堆重映,观众欠谁一张电影票?
2021年06月11日 10:10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经营报

  文/陈玉琪

  即使已经看过四五遍,Jojo还是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重映以后毫不犹豫地买了电影票,弥补当年未能在电影院观影的遗憾。

  “我依然很想收到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还是很想有机会尝试撞进9又3/4月台,很想去对角巷采购,很想拥有与众不同的天赋。”距离第一次看《哈利•波特》已经过去了10多年,Jojo依旧对那个魔法世界充满向往。

  

  《阿凡达》《指环王》三部曲、《情书》……今年的重映电影似乎特别多。今天,《天堂电影院》也迎来重映,这部影迷们心中的“神作”首次在内地大规模公映。

  “补上一张电影票”成为影迷们心照不宣的默契,电影重映热潮来袭,经典电影真的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吗?

  重映电影扎堆,影迷“过年”

  除了《哈利•波特》,Jojo还在《指环王》三部曲上映后,带着想一睹“20年前的超高评分史诗巨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态,在第一时间走进电影院。对于之前并没有完整看过《指环王》的她而言,此次重映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

  Jojo在观影后表示,站在现在这种故事情节追求波澜起伏、人物塑造追求英雄末路的剧本逻辑来看,《指环王》的价值观堪称朴素。“但我会觉得更亲切吧,有种世界还是向往纯粹真善美的感觉。”

  或是冲着情怀,或是冲着视觉特效,《指环王》与《阿凡达》两部系列影片的重映,让不少影迷大呼“过年”。

  

  此前,电影重映也并不少见,比如2009年的《泰坦尼克号》3D版、2014年的《大话西游》、2019年的《千与千寻》等,都属于反响较好的重映电影。

  资深电影出品人、投资人杨奇枫分析,重映电影扎堆上映,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国内外电影都在减产,另一方面,头部内容在档期的选择上越来越谨慎,新片在春节、国庆等大的档期扎堆上映之后,有的档期自然会出现空档,需要经典电影补充市场。

  从票房数据上看,疫情发生后多数重映影片的票房停留在千万元级别,票房过亿元的单部影片仅有《星际穿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阿凡达》《误杀》4部。

  

  重映电影的最大卖点是情怀,弥补遗憾是影迷走进电影院的一大动力。2002年,我国开始实施院线制改革,电影发行由各省市层层发行向院线统一供片过渡,此后影院数量迅猛增加。杨奇枫认为,影院建设铺开之前,观众没有机会在影院观看的优秀电影作品数量巨大,这些电影都具备复映的潜力。

  看不见的重映成本

  电影重映不是拿来就放那么简单。据介绍,电影重映要经历版权、重制、宣发几个关键步骤,距离首次公映时间超过两年或是内容有所调整的影片,还要由国家电影局进行重审,重新发放公映许可证,2015年以3D版本重映的《一代宗师》就经历了完整的审查流程。

  在重制阶段,2K/4K修复已经成了基本操作,还有的影片要经过2D转3D、IMAX、杜比全景声等版本转换。据宣传方透露,2015年《功夫》转制3D的花费约为2000万元,而重映票房仅为2557.4万元,远不足以覆盖投入成本。导演王家卫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3D版《一代宗师》“光转制的费用就足够拍一部新片了”。

  除了技术上的修复,不少重映电影还出现了内容上的改动。《东邪西毒》《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等,重映版本都出现了原版中没有的内容,《甜蜜蜜》重映时,导演陈可辛还为张曼玉的角色重新选人配音。

  “不是说金钱的成本才是成本,策略成本和时间成本依然很重要。”杨奇枫介绍,电影重映前要经过大量沟通、协调,版权交涉流程烦琐,给影片重映带来了巨大的时间成本。

  流量时代的宣发环节,也与电影首映时有很大不同。此次重映,《情书》采用了“哭哭片”营销的套路,引起不少讨论。所谓“哭哭片”营销,是指在影片中截取经典催泪场景,或是截取观众情难自禁、泪流满面的镜头,搭配伤感的背景音乐,常见于国产爱情电影的短视频营销中。

  

  电影重映,稳赚不赔?

  经历了票房与口碑的验证,经典电影是更安全的选择吗?

  同样是香港经典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的重映票房高达1.84亿元,而《甜蜜蜜》《功夫》《阿飞正传》票房惨淡,2011年重映的张国荣、王祖贤版《倩女幽魂》票房仅有295万元。重映电影的市场境遇,可谓冰火两重天。

  杨奇枫认为,重映并不是一个稳赚不赔、一本万利的生意,比如说选错了档期、复映的时候出现同质化的影片、与当下的消费习惯不符等,都可能造成电影盈利难。再加上观众对电影已经比较熟悉,要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再消费,不是一件易事。“就算安全,它也不会大赚,相对来说天花板会比较低。”

  此外,重映电影的受众普遍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存在下沉困难的问题。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此次《指环王》三部曲重映,有超过80%的观众学历在本科及以上,一二线城市观众占比近70%。

  

  编剧葛瑞认为,重映电影不太容易破圈、成为爆款,传播范围主要集中在电影爱好者之间,即使是《阿凡达》这种受众较广的电影,也不会像刚上映时一样,有那么大的体量。

  近年来重映电影中,仅有2012年重映的《泰坦尼克号(3D版)》拿下9.5亿元票房,成为年度票房亚军。其他重映电影与大盘相比,票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就像读书也不可能只读新书,经典名著一直在再版,新老搭配是客观存在的。”杨奇枫认为,重映电影是过渡、调剂,是淡季的填充,在传统大档期,新片仍是主流。

  2020年,影院停摆半年重新营业后,在无片可映的复工初期,重映影片承担起了“救市”之责。今年,欧美电影市场复苏迟缓,好莱坞大片持续缺席。在这种情况下,进口经典影片的重映成为主体市场的补充和增色。

  Jojo认为,电影能够成为大家的“情怀”,就是对电影本身的肯定。“这样优秀的成果,就算是再用来赚一百年的钱,我觉得也没有任何问题,我进电影院,为了它们花钱,既是因为它们本身值得,也是因为我有些想念那种高质量影片层出不穷的年代。”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指环王票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