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拜登出访欧洲,“美国回来了”?

拜登出访欧洲,“美国回来了”?
2021年06月13日 21:06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经营报

  文/孙兴杰

  拜登在6月9日开启了为期八天的欧洲之行,这是拜登上台之后的首次出访,行程非常紧凑。值得关注的日程有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以及美国-欧盟峰会,在回国之前,拜登将在瑞士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看上去眼花缭乱的外访行程,主要目标还是修复欧美关系,重建大西洋共同体,运转大国战略竞争的游戏,归根结底还是“美国回来”,回到拜登所梦想的世界领导地位上。拜登的政治生涯始于冷战时期,尤其是经历了冷战的最后十几年,“冷战”的经验或者历史记忆已经成为拜登对外政策最浓烈的特征。后冷战世界会不会“回到”拜登熟悉的冷战世界呢?拜登的首次出访,可能不是“美国回来”的开始,而是“后冷战”世界的倒转。

  拜登上台之后,受疫情的影响,迟迟没有动身外访,而今首次出访选择了欧洲,并且是欧洲“八日游”,以此显示对欧洲盟国的重视,修复特朗普政府时期大西洋共同体的巨大裂痕。七国集团、北约、欧盟曾经被特朗普边缘化,七国集团在金融危机之后,国际经济影响力出现了不小的下滑,而特朗普以“极限施压”的双边外交手法压迫盟国,七国集团内部的分歧也越来越明显,北约更不用说了,特朗普认为是过时的组织,而欧盟呢?特朗普为英国脱欧点赞,还试图指导英国脱欧进程。拜登这次出访,无疑是安抚盟国、修复同盟关系,同时重振西方阵营,这种外交操作简直就是冷战时期大西洋共同体关系的重演。拜登在出访之前,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说,在上个世纪占有重要地位的民主联盟和机构,能否证明它们有能力应对当今的威胁和对手?这一句话暴露了拜登的秘密,那就是拜登的世界观其实就是冷战。美国媒体评论说,拜登总是表现出自己是个外交领域的“行家里手”,但是美国当下面临的挑战,几乎没有给拜登机会。拜登所熟悉的世界并非当下,而是塑造他世界观的冷战时代。

  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的视频演讲中提出,“美国回来”,以此扭转特朗普政府“退群”“极限施压”给盟国造成的压力,但问题在于,拜登只是想回到“领导”地位上来,欧盟不断推进的“战略自主”,并不反对美国回到多边框架之中,但是未必欢迎美国去“领导”欧盟或者西方世界。欧盟的对外政策并不天真,不会轻易地相信拜登给出的“承诺”,关键是看美国兑现承诺的行动。

  拜登的欧洲之行是为了修复大西洋两岸的关系,甚至以七国集团作为基础,整合更大的盟友网络。问题在于欧盟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拜登上台之后面临的是一个没有英国的欧盟,英吉利海峡“变宽”了,而不是“变窄”了。如何协调英美欧关系呢?作为七国集团的轮值主席国,英国也有相当的诉求在里面,拜登会将英美特殊关系放在优先位置吗?并不一定。

  修复盟友关系的任务,拜登基本已经完成了,也就是改变特朗普时期一些非常规的说法和做法,拜登通过“复位”,已经取得了重大的外交成效,可以说,拜登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动动嘴皮子、表表态,说说好话,就获得了不菲的“收益”。在修复之后,要提升欧美关系,就需要付出更大的边际成本,比如说从阿富汗撤军、数字经济、北约军费分担、美国国安局监听欧洲领导人等老难题,一旦从拜登口中说出,可能就会引起欧盟国家的反弹。这是拜登面临的硬骨头,他大概率不会在首访的时候去啃这样的硬骨头,而是要追求性价比高的美俄首脑会晤。

  美俄关系现在处于冰冻的状态,双方对于会晤的成果没有表现出太高的热情,美国要求的只是“稳定和可预测”的美俄关系。如果了解冷战的最后十年,也就是里根政府时期的美苏关系,就会发现,拜登的套路几乎是里根的翻版,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当年里根将苏联描述为“邪恶帝国”,在经济、核武器、意识形态等多个层面对苏联施压,同时动员欧洲盟国对苏联进行经济制裁。此外,美国对苏联当时修建的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也进行了制裁和干预。里根的“冷战”理念是“以实力求和平”,他在自传中说,“美国在其后五年中之所以能在寻求和平和与苏联改善关系的努力中取得历史性突破,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战略防御计划的实施和美国军事力量的全面现代化”。里根发展实力是为了在谈判桌上有更好的位置,他一直期待与苏联领导人能够“单独在一个屋里”谈一谈,能够就美苏关系缓和取得某种程度的进展,最终,里根在1985年与戈尔巴乔夫在日内瓦的小屋见了面,成为美苏关系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或许拜登对于这样的历史进程依然念念不忘,选择在日内瓦与普京会面,谈的重点依然是核军控问题,而会晤之前,拜登将普京描述为“杀手”,雷同的剧情,换了时空,能有同样的效果吗?

  拜登从英国到布鲁塞尔,与盟友进行“充分”沟通之后,代表西方世界在日内瓦与普京会面,这是鲜明而浓烈的“冷战”阵营的思维。核武器、中东地区的冲突,尤其是阿富汗(里根时期苏联陷入了阿富汗的泥潭,而现在是美国)是拜登与普京的焦点话题,这是历史的相似之处。不同的是,这次增添了网络攻击这样新的话题。更重要的是,拜登与普京会面是为了运筹和撬动新的战略三角关系,而普京是拜登的重要支点,反过来,拜登也是普京的支点。如果里根和戈尔巴乔夫会面时心里想的就是对面的人,那拜登和普京会面时,心里想的却是别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