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力压东野圭吾,今年最火的推理小说来了!

力压东野圭吾,今年最火的推理小说来了!
2021年06月04日 19:07 新浪网 作者 扬子晚报

  去年最惹人注意的现象,莫过于悬疑剧的火爆。《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的霸屏接力,宣告了悬疑推理这一品类对市场的统治。而与之遥相呼应的,则是书市推理的热闹。不同于往日东野圭吾一家独大的推理小说市场,近来百余种各国推理小说亮相国内书市令人眼花缭乱,一股推理热潮正在兴起。

  而提起今年最具代表性的推理小说,一定会让很多人想到最近由读客文化引进的日本著名推理小说家大山诚一郎成名作《字母表谜案》。这本书一引进落地,就迅速霸占各大平台畅销榜前列,一时间成了推理迷人手一本在读的现象级小说。

  力压东野圭吾,上市首日即登顶

  如果说2016年前,中国的悬疑推理市场是被东野圭吾垄断的,2016年后则逐渐迎来市场井喷、百花齐放的局面。从《白夜追凶》的横空出世,到《无证之罪》《非自然死亡》大热,《明星大侦探》引发的“剧本杀热”,以及2020年两部爆款剧《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直接点燃了全民的推理热情。

  读者对悬疑推理题材的作品接受度更加广泛,也让更多优质推理小说走进大众读者的视野。比如近两年读客出品的《消失的13级台阶》和《沉默的病人》,更是掀起了一股推理热潮。而今年,最受瞩目的就是这位被誉为“短篇推理小说之神”的作家,大山诚一郎,在2020年就依靠《诡计博物馆》和《绝对不在场证明》在东野圭吾的一众作品中杀出重围。

  这样看似不可思议的成绩,在一年后的今天,由他最具代表性的成名作《字母表谜案》引进出版后再次延续,激起了推理圈的千层浪。上市当天,《字母表谜案》就超越了霸榜数周的东野圭吾新作《希望之线》,迅速跃升至新书榜第一。更令人吃惊的是,在被一众影视作品占据的豆瓣实时热门榜也登顶了整整一天,想读已然突破2万人次大关。

  据《字母表谜案》的出版方读客文化透露,这本书未出先火,早从去年开始,来自读者的出版催促就没有停过。未经出版就有读者自发制作词条,原版豆瓣一度飙上9.5分。还出现在民翻、国内读者自制推理榜单中,仅某版民翻有声书在喜马拉雅播放量即达7.6万,b站安利视频更是层出不穷。这些高密度人气的铺垫,都是这本推理小说能在上市当天就引爆的重要原因。

  这样的情况说明了中国市场的推理热潮正在理性化、健康化,并不局限于某一位作家或某一类型的作品,而是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当然,也佐证了其出色的文本质量。甚至有读者直言:“《字母表谜案》就是短篇推理小说的天花板,我此生的愿望就是看一本它更出色的推理小说。”

  快节奏、零废话、神反转!短篇推理天花板真香

  《字母表谜案》在日本发表于2004年,是大山诚一郎的出道之作,也是他的代表作。刚刚发行,这本书就因为纯熟的超然逻辑在推理界受到了极高的评价,次年更是直接登榜本格推理BEST10榜单。

  将近20年后的今天,《字母表谜案》终于在国内出版,掀起了推理热潮,甚至有读者直呼“这个夏天是属于大山诚一郎的!”这股席卷推理市场的热潮无疑再次证明了大山诚一郎的影响力,也证明了这是一本经得住时间考验的推理佳作。能做到这一点的推理小说少之又少,而决定《字母表谜案》作为个中翘楚,如此经久不衰的原因主要就是——几乎0漏洞的优质文本、内涵丰富的情节设计以及快节奏、零废话、神反转的文字描写。

  大山诚一郎在业界素来以强大的逻辑流闻名,擅长用细致入微的步步推理带给读者长久持续的震撼。《字母表谜案》的故事发生在一栋公寓楼里,房东峰原和他的三位房客都是资深的推理爱好者,从事的工作也都与之相关。他们时常聚在公寓里讨论案子。本书囊括4起不同的诡异凶案,每一起都跌宕起伏、悬念丛生。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中最饱受好评的一篇作品《Y的绑架》,参考了发生在日本的世纪悬案——格力高·森永食品投毒案件作为原型。事件起初,大型食品公司社长被绑架后成功自救逃脱,不料被犯罪分子勒索。犯罪分子在食品中投毒引起民众和店铺恐慌,食品股价和销售大受影响。虽然警方投入大量警力但至今未破,被称为昭和最大悬案。这为本书增加了一层神秘色彩,对即便是20年后读者依然极具吸引力。

  总的来说,即使读者对选择推理小说的口味越来越刁钻,《字母表谜案》仍能以一不费吹灰之力脱颖而出,正是因为它几近完美的文本与故事架构,让大家感受到了写推理的真诚和对读者的尊重。正如一众读者对这本逻辑流推理小说的赞颂:“它严重拔高了多重解答的标准,写到这份上才算是真正尊重了读者的智商。”

  蒙尘20年,“短篇推理之神”点燃中国悬疑市场

  1841年爱伦坡在杂志上刊登了《莫格街凶杀案》,宣告了推理小说正式诞生。此后,柯南·道尔用福尔摩斯将侦探小说发扬光大,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等在此基础上创造了推理小说的黄金年代。这时候的推理小说都以诡计和逻辑征服读者。

  在日本,松本清张将纯文学的写法引入推理小说,剖析犯罪动机,关注社会问题,社会派推理诞生。以本格出道的东野圭吾也转向剧情和社会向,当然也打开了市场,跻身最畅销的推理小说家。越来越多的推理小说家开始走上社会派推理的道路。以诡计与逻辑见长的正统派小说家们,却因为少有推陈出新,已然消失在市场的视野中,更是有人高呼“本格已死”。

  在历史的精炼和社会派的挑战下,依然坚守谜题和诡计相当不易。《字母表谜案》的作者大山诚一郎却能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大山诚一郎于1971年出生在埼玉县。在推理小说界极负盛名的京都大学求学,其间加入了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以擅长写找凶手类型的推理小说而著称。对谜题的痴迷和对诡计的坚持,从大山的第一本小说便开始,而这一坚持就是二十年。

  出道后的大山诚一郎也获得了各大主流推理奖项的肯定,成为“本格推理·Best 10”榜单的常客。其出道作《字母表谜案》,是当年的第8位,而后的《密室收藏家》荣膺第2位,更是直接获得第十三届本格推理大奖。他出道后的著作就没有跌出过Best 10,可以说这位低产作家虽然作品屈指可数,却本本精品。

  因为这种坚持,大山在日本推理作家中也备受推崇。同为推理小说家的阿津川辰海更是直言:“我在读完《字母表谜案》之后,就一直追随大山老师的推理写作,这本书对我的影响无可衡量。”被称为麻神的麻耶雄嵩说:“大山诚一郎的作品简直就是诡谲又精致的密室乐曲。”连身为圈外人的殿堂级游戏设计师小岛秀夫都对大山的作品啧啧称赞:“《字母表谜案》精妙绝伦,我一口气读完后,竟然又读了一遍!”

  在推理小说界,大山诚一郎从来不是站在风口浪尖的弄潮儿,他更像是一个捍卫古典推理小说尊严的卫道者。他不会为了金钱名利创作迎合市场的作品,只坚持推理小说最纯粹的浪漫却收获了市场的回报。他坚信这是他的“道之所在”,抱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一头扎进去并默默耕耘。这份坚持的确值得市场的尊重,更值得每一个读者的尊重。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黄彦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东野圭吾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