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名著赏析《兔子共和国》 :半是童话,半是寓言

名著赏析《兔子共和国》 :半是童话,半是寓言
2020年10月22日 12:00 新浪网 作者 新东方英语官方微博

  作品简介:

  理查德·亚当斯(Richard Adams, 1920~),英国小说家。1974年,亚当斯发表了其处女作《兔子共和国》(Watership Down),仅在数年内就销量超过百万,成为现代文学经典,直到如今仍是成人读者心中公认的奇幻小说必读之作。《兔子共和国》讲述了领袖兔榛子(Hazel)、预言兔小多子(Fiver)、冲锋兔长毛(Bigwig)和军师兔黑莓(Blackberry)引领一群兔子离开即将被毁灭的领地,经历重重危险,最后建立起一个自由的兔子王国的故事。这并不是一则简单的寓言故事,而是一部关于兔子的宏伟史诗。

      《兔子共和国》是一部以动物为题材的文学作品,既轻松又严肃。成书之前,这本是作者为缓解旅途烦闷讲给女儿的童话故事。因此,我们在书中看到的不是一段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的叙述,而是一段以兔子的语言、视角和思维方式描绘的惊心动魄而又不乏温情的历险旅程。但它又不仅仅止于童话范畴,还暗合了诸多史诗级别的经典著作,如《旧约·出埃及记》《奥德修纪》《1984》《动物庄园》等。这与作家的创作初衷是息息相关的——亚当斯曾说,他想借这本书描绘出心目中的理想世界。书中探讨了许多严肃的主题,如流放、生存、责任、英雄主义以及政治体制等等。因此,这部小说看似童话,实则是一部寓言、一个隐喻,其间兔群的逃亡、斗争和建立家园分明投射出了人类社会的一幕幕生动影像。

  小说讲述了一群兔子一波三折的长途迁徙,一个创建美丽新世界的伟大历程。故事伊始,榛子听了小多子的预言,深信自己所在的桑德弗德兔子领地即将面临灭顶之灾,于是跟小多子一起去见兔子首领,希望首领能下令让兔群集体迁移。但他们不仅遭到断然拒绝,还被指控煽动叛乱,榛子和小多子只好召集几个信任他们的伙伴匆匆逃离。榛子和小多子就像《出埃及记》中的摩西,带领大家逃离灾难,寻找“流淌着奶和蜜”般丰足的土地。而他们之后的经历又如奥德修斯的艰辛归家之旅一般,磨难重重,险象环生。

  他们一路上要翻山越岭、躲避天敌,其间的辛苦和危险自不必说,但他们还面临着更大的危机。第一个重大危机就是大兔场的迷惑。当他们一行历尽艰苦,终于找到一个食物充足、安逸舒适的兔场时,尽管发现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迷失在了这里天堂般的表象中,即使最英明的榛子也不例外。只有小多子是清醒的。直到长毛掉入了农场主的陷阱,差点而丧命,他们才肯听小多子的解释,才明白这个丰饶的兔场只不过是农场主的圈养地!榛子一行救出长毛,逃出了这个陷阱密布的安乐窝,经过长途跋涉到达了小多子预感中最适合他们居住的新领地——瓦特希普高原。而桑德弗德领地的两只精英兔冬青树和野风信子随后也追寻他们至此,并带来了旧领地惨遭荼毒、全部覆灭的消息,证实了小多子的预言。

  历经艰险的兔群终于在瓦特希普高原安顿下来,但很快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没有母兔,他们仍旧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于是,寻找母兔成为当务之急。兔子们决定派遣以冬青树为首的使团去附近的兔子领地艾弗拉法求亲,而榛子则冒险去农场说服并营救笼养兔出逃。但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榛子历经周折带回两只笼养母兔,自己却差点中弹丧命;而冬青树一行也遭受重挫,不但被艾弗拉法的独裁者治伤草将军拒绝,还差点性命不保。新建的兔子领地遭遇了第一次重大危机。但兔子们并未气馁,而是效仿他们睿智的祖先艾尔-阿瑞拉,运用自己的智慧想出了绝妙的计策,成功地从防守严密的艾弗拉法抢来了一群母兔,但也招致了治伤草将军对他们的仇恨,为自己的领地树立了强大的敌人。果然,生性残暴的治伤草将军带领兔群兵临城下,战争一触即发。榛子与伙伴们垂死挣扎,在危急时刻终于凭借小多子的预言、长毛的英勇以及众兔子的拼死抵抗成功击败了敌人。战争结束了,治伤草将军威望不再,艾弗拉法换了新的首领,而瓦特希普也建立起自由的兔子王国,迎来了久违的和平。

  小说以兔喻人,借用经典的神话和宗教典故,升华了故事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兔群是人类社会的倒影,不同的兔子群落代表着不同的社会形态,其中的种种矛盾象征着专制与自由、理性与情感、个人和团体之间恒久的角力。桑德弗德领地的首领狂妄自大、闭目塞听,对人微言轻的榛子和小多子的话毫不在意,最终自取灭亡。被圈养的兔场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奴役之所,那里的兔子以自我麻醉来掩盖沦为奴隶的事实,以一些兔子的死亡换取其余兔子的苟延残喘,并对提及敏感话题的兔子以残酷的打压。而治伤草治理下的艾弗拉法领地则是一个更为可怕的独裁社会,是《1984》的生动再现:这里组织严密、等级分明,领地成员被时刻监视,毫无个人空间和自由可言,企图出逃的兔子要遭受残酷的惩戒。而榛子他们的介入打破了艾弗拉法的独裁格局,瓦解了艾弗拉法固若金汤的组织体系,也使其最高统治者治伤草权威尽失,为那里带来了变革的可能。而瓦特希普则是一个不同于前面三者的兔群部落,它的吸引力和优越性在于,这里的兔子是真正自由的,可以自由地觅食、自由地交配、自由地生活。每只兔子都有自己适合的位置,各司其职,却又团结合作:“领袖兔”榛子的决断果敢确保了部落的凝聚力和长远发展,但他却低调亲民;“预言兔”小多子的感知能力使兔群得以避免致命灾祸,是最伟大的先知;“冲锋兔”长毛的骁勇善战维护了大家的安全,是兔群中活着的传奇;“军事兔”黑莓的运筹帷幄则数次化解了困境和危机……瓦特希普高原上没有专制、没有陷阱、没有谎言,每只兔子都具有独立的意志和鲜明的个性,是群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服务着他人,也被他人所服务,享受着真正的平等和自由。这大概就是亚当斯心目中的乌托邦之境吧。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把这本书当作政治隐喻来读。它原本就是一个有着美好结局的皆大欢喜的童话,它赞颂勇气与智慧,倡导友爱和自由,鼓励我们敢于冒险、勇敢战胜困难,告诉我们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我们都可以向往和争取更好的未来……它如同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们诗意匮乏的现代生活,让我们仍然对未来充满期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