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2020年07月13日 09:07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从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到落马,只有短短一年的光景,何闽旭,这个“流星副省长”为自己的疯狂贪婪领受了高昂的代价: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何闽旭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刚刚步入“知天命之年”的何闽旭成为党的十七大后第一个被公开审判的副省级高官。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曾经意气风发

  公开资料显示:1955年出生的何闽旭是福建邵武人,1971年1月参加工作,曾在部队服役,转业到浙江后曾任浙江省劳动厅副厅长,丽水地委副书记、书记。1999年1月,何闽旭被中组部交流至安徽工作,并先后担任池州地委书记,池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5年6月17日,何闽旭被任命为安徽省政府副省长。

  客观地说,何闽旭到池州上任伊始,也是有期望和抱负的,曾经想大干一番。他上任时,首先对池州的山水展开深入细致的实地调查,并得出结论:与富庶的浙江相比,池州太落后了。从那时开始,何闽旭就暗下决心,要改变这一切。何闽旭很快提出“让池州成为工业强市,融入长三角”的发展战略。

  为把工作落到实处,他率先在安徽省兴建“全面开放”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吸引外资来投资。然而,“庙”建好了,“和尚”却不多,当时开发区门可罗雀,冷冷清清。为了更新观念,何先后三次召开解放思想大会,“举全市之力招商引资”,从“如何对待外商、如何对待外资企业”等一系列“老”话题转成讨论“别人能不能来池州发财”的新话题。何闽旭的观念带动了池州的发展,池州经济发展速度连续3年超过全省平均水平,经济排名往前挪了好几位。何的理念与干劲被当地不少群众认为“意气风发”。

  由于何闽旭在池州工作“出色”,特别在开发区建设和招商引资方面卓有成效,2005年6月17日,在安徽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上,他被任命为省政府副省长,分管民政、公安、国家安全、司法等,同时兼任池州市委书记。

  何闽旭曾在浙江丽水任职多年,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些有钱的大老板,不少人跟他还是不错的朋友,假如能吸引他们来投资,开发区岂不就活了?

  当然,要想吸引别人来投资,就必须有优惠条件。要做到条件优惠,首先就是放宽政策。政策放宽多少,文件不好规定,于是何闽旭的嘴巴就成了放宽的尺度。外地和池州当地的一些精明商人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千方百计地讨好何闽旭。如何才能讨好何闽旭呢?无非是金钱和女人。

  随着官位升迁,何闽旭被老板“围猎”,其思想也越来越麻痹,在成绩面前忘乎所以,最终没能抵挡住金钱美色的诱惑,堕入了腐败的深渊。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图片来源:网络

  12年边升边贪

  安徽池州,这个背靠长江的城市风景秀丽,但并不富裕,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九华山即坐落于此。从1999年调任到事发,何闽旭在池州待了6年多,他感性地称这里是他的“第三故乡”。但他对“第三故乡”表达感情的方式,却是打着招商引资、开发建设的幌子玩钱权交易,大肆索贿受贿,把贪婪的欲望张扬到极致。

  在检察机关指控和法院确认的事实中,何闽旭的罪行主要集中于池州任上,但其黑手早在浙江工作期间便已伸出。

  在担任浙江省劳动厅副厅长期间,何闽旭曾帮助一名县级市的干部调至省劳动厅工作,连续3年春节,这名干部每年“孝敬”何闽旭5000元;1995年至1997年8月,何闽旭在担任浙江丽水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期间,收受与索取贿赂8.3万元。“初试牛刀”尝到了甜头,到了池州,位高权重的何闽旭其胆子与胃口越来越大,少则几万,多则上百万,无不照单全收。

  据查实,向何闽旭行贿者涉及27个单位和个人,其中有10人行贿的原因是为职务晋升或工作调动,金额达194万余元。2006年3月,何闽旭为安徽一煤矿矿长王某的女儿工作调动事宜帮忙,并承诺为王某晋升矿业集团副总经理提供帮助,先后两次向王某索取人民币160万元。

  除了卖官所得外,房地产商是何闽旭最大的摇钱树。在其受贿金额中,与房地产公司有关的就达530余万元。2002年至2004年4月,何闽旭为安徽某房地产公司获取153亩国有土地开发使用权和变更建设规划等事宜提供了帮助,先后17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王某给予的人民币202万元,王某成为何闽旭受贿案中最大的“金主”。2000年7月至2004年3月,何闽旭为池州某房地产公司在池州地区贵池市委市政府大院土地开发、拆迁、规划方案审批、工程竣工验收等事宜提供了帮助,先后11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孙某给予的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34万余元。

  此外,何闽旭还利用矿山开发、工程承揽、插手案件等机会受贿。何曾受北京某公司老板孙某请托,为其经营合伙人周某涉嫌职务侵占犯罪从轻处理提供了帮助,还为其亲友安排工作。2005年3月,何闽旭在上海的一家宾馆向孙某索要30万元。在何闽旭受贿案中,主动索贿是一个明显特点。其索贿数额共计人民币330万余元,其中单笔最高的达100万元。在担任池州市委书记时,何闽旭曾为安徽省某房地产公司在项目引进、商品房销售、城市建设拆迁、城市建设配套费减免等方面提供了帮助,先后向该公司董事长詹某索贿8次,其中,2006年5月,何向詹某一口气索要了100万元。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图片来源:网络

  生活腐化堕落

  在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中,何闽旭有多起索贿、受贿行为都是为了满足情人的需要。据其一情人事后交代,从1997年至2005年底,何闽旭给她的现金达人民币180余万元、美元1.1万元、欧元5000元。为博红颜一笑,何闽旭不仅出手就是几十万、上百万,还利用职权帮助另一名情人搞项目,堕落至极。

  2002年的一天,何闽旭在酒足饭饱之后意外享受了浙江丽水商人娄胜龙提供的特殊服务。事后,何闽旭也心虚:自己是堂堂的市委书记啊,万一那女人告发了自己,哪怕她把事情说出去,或者娄胜龙把这事当作把柄威胁自己怎么办?好在事后一切都风平浪静。

  这样一来,何的胆子大了起来,再享受起商人们的“小姐服务”也开始心安理得了。作为回报,他把开发区一片15亩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娄胜龙,地皮价格低得离谱,何又收受了娄的30万元贿赂。事后有人写信举报何闽旭,但石沉大海。

  池州市有个名叫荔枝园的酒店,老板娘小荷(化名)是个女强人,初中毕业后,她先是回到乡下老家,在小镇上开了个小吃部,然后到池州开起了饭店。由于她能说会道,又特别善于钻营,没过几年,就在池州开了荔枝园大酒店。因为她把市政府的一些生意都拉了过来,很快资产就有了几百万元。然而,池州毕竟只是个小地方,小荷觉得,再想发展已经很难,除非找到一个大的靠山。就在这时,她认识了前来吃饭的何闽旭,她当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便故意讨好他。何闽旭看见小荷的第一眼,就被她的姿色迷住了。一日,何闽旭又到荔枝园酒店吃饭,饭后假装喝多了,直接提出请小荷送他去房间休息……

  不久,小荷还把自己漂亮的表妹介绍给何,她的表妹叫昕昕,何对她也是一见钟情。为答谢小荷的“撮合”,何闽旭很快利用手中职权,让小荷当上市人大代表和餐饮协会副主席。2003年,池州市准备开发市区九华山路一条街,小荷终于抓住时机,顺利地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一块寸土寸金的地皮,还从银行贷到一大笔钱,建起了总投资达4000多万元的新荔枝园四星级大酒店。

  办案人员说,何闽旭十分贪色,先后有多名情妇,常常喜新厌旧。为了摆脱情妇们的纠缠,何需要支付情妇们索要的高价“青春损失费”,为此,他只能不断地向下面的人开口要钱。

  何闽旭的落马也富有戏剧性。2005年6月26日,安徽省池州市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4名乘车者与一名行人因碰撞发生争执,将这名行人殴打致伤,引发群众不满。随后,在少数不法分子的煽动下,不明真相的群众越聚越多,发展到打砸抢烧,造成多名武警官兵和公安民警受伤。

  据悉,当时身为副省长同时兼任池州市委书记的何闽旭,正和一名情妇在池州市辖的九华山上,接到报告后却不闻不问。后来,得知事态紧急,他才向情妇告假下山处理公务。

  事后,安徽省纪委对此事展开调查,结果发现,事发当天何闽旭根本没有在什么地方开什么会,而是与情妇在一起,导致失责渎职。因何闽旭是副省长,根据管辖权限,省纪委马上向中纪委作了汇报。

  最早,中纪委调查组进驻池州调查的是何闽旭在“6·26”事件中的渎职问题——2006年6月26日,在池州市因汽车剐蹭引发的长达6个多小时的暴力事件中,有关工作人员想尽一切办法与何闽旭联系,却联系不上。何闽旭当时正在跟情妇鬼混,深夜接到电话后干脆把手机关了——这起渎职事件正是何闽旭“倒下”的起因。

  随着调查的深入,何闽旭的经济问题、生活腐化问题随之浮出水面……2006年6月22日,何闽旭被中纪委“双规”。紧接着,何被撤销副省长职务和人大代表资格。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图片来源:网络

  由轻生到认罪

  案发后,何闽旭曾经一度萎靡,遂产生轻生的念头,想一死了之。临沂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王永胜说:“我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精神状态很差,情绪十分消极低落,就是不愿配合调查。但随着我们一次次给他做工作,反复交代政策,并让他相信,我们只是针对案情,并不针对他本人,于是他逐渐开始相信我们,最后发展成感谢和非常信任我们——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王永胜等办案人员一行三人,先后六次到北京秦城监狱提审何闽旭。中秋节那天,在去秦城监狱之前,王永胜还特意买了沂蒙地区特有的小月饼带给何闽旭,他非常感动:“小的时候吃过这种月饼,那是父母回老家从乡下带回去的,但不记得什么味道了。这个中秋再吃时,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太香了。”王永胜说:“中秋节后,何闽旭对我们的信任度明显提高,又主动交代了一些我们当时还没有掌握的犯罪事实,并积极配合追缴赃款,本案共计追回赃款折合人民币438万余元。”

  在法庭上,何闽旭对检察机关指控的受贿事实供认不讳。2007年12月27日下午,临沂的天空飘着冷冷的细雨。庄严的法庭内一片寂静,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正对何闽旭一案作出一审判决。52页的判决书,27项上百次受贿行为,在法官铿锵的声音中,一项项犯罪事实被认定,听到自以为能被认定的重大立功、自首情节都没有被认定,何闽旭的面色显得非常难看,喉结不断地蠕动,似乎十分紧张,直到听到最后“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他才长吁了一口气。

“流星副省长”的陨落:十二年边升边贪,沉迷女色致“6.26”渎职事件,落马后一度轻生

  公诉人出庭,来源:正义网

  宣判后,何闽旭当庭表示不上诉。走进羁押室,何闽旭向工作人员要了一杯水。当有工作人员问他怎么看待判决结果时,他略显迟疑地说了一句“不杀头就是最大的宽大”。这句话或许能反映出何闽旭的心态,从东窗事发到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尽管情绪一度非常消沉和低迷,但何闽旭的认罪态度始终是积极的。

  由何闽旭的犯罪,自然想到的是“人之欲”问题。何闽旭钱欲、色欲极强,欲求当止不止,落得可悲下场。此案告诫:作为一名共产党人,应该抱有正确的愿望和追求,在工作和生活中,勇于自律,慎谨慎独,不让那些非分的欲求侵蚀了自己的灵魂。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职责与使命,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植根于心。

  此案对人们另一个重要的警示,乃是要十分注意与防备对官员的“带病”提拔。

  何闽旭12年边腐边升,是“带病提拔”的又一典型案例!其实,何闽旭早已突破法纪底线。那时,浙江丽水发生了一起“贪官整清官”案件,而当时“贪官”背后的保护伞正是时任丽水地委书记的何闽旭。但遗憾的是,“贪官”受到了制裁,何闽旭却侥幸漏网,到安徽池州出任“一把手”,并于2005年6月升任为安徽省副省长,让人大跌眼镜!在用人选人上,何闽旭案可谓教训深刻。为此,组织部门凡对所谓的“能人”“强人”,在提拔重用时一定要考察周到、全面,切忌以偏概全,“一俊遮百丑”。要不断强化与完善干部考察机制,不光看一个干部的“绩”,更注重于人的“德”与“廉”。从推荐、考核、审查、公示等层层把关,千方百计减少和杜绝官员“带病提拔”与“边腐边升”现象的发生。来源:检察风云杂志

  【来源:浙江检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