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音乐剧《梦·寻李叔同》2.0版上演,90后杭州导演阐释“我就是李叔同”

音乐剧《梦·寻李叔同》2.0版上演,90后杭州导演阐释“我就是李叔同”
2020年09月19日 13:31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你听过摇滚版的“长亭外、古道边”吗?

  9月17日到18日,音乐剧《梦·寻李叔同》2.0版在浙江音乐学院大剧院上演。该剧以浙音即将毕业的学生笑笑对李叔同追寻,展现年轻人对艺术之路追求。歌声优美、剧情起伏,演出结束时,全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为主创人员送上热烈掌声。

  【当李叔同遇到现代舞,90后导演创新阐释“事必尽善”】

  《梦·寻李叔同》是浙江音乐学院首部原创音乐剧,去年首演。今年2.0版在剧本上做了大幅调整,将主角视角从男主简凡转换为女主笑笑,展现笑笑与简凡、董强等人之间的冲突和友谊,最终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明白了李叔同“事必尽善”的意义。

  旋子

  本次2.0版启用了全新的导演团队。导演旋子是杭州90后,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师从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李棠,曾获韩国DIMF音乐剧明星赛季军,曾参与导演和制作原创音乐剧《关于“我”的使用说明书》《图书馆奇妙夜》等多部作品。

  “看到李叔同,可能大家第一反应是一个民国戏。但其实我们这个戏完全从当代校园的一个角度,去讲一个跟民国大师的交流共鸣的故事。”旋子提到,这是角度上的创新。

  浙江音乐学院的蒋巍,也是这个剧的编剧,他希望找到年轻人来重排,于是找到音乐剧专业毕业的旋子。“其实我们的合作,特别像这个剧里的笑笑跟简凡,”旋子说,“编剧蒋巍老师是比较相对传统的、学术的,对李叔同的理解、研究比我丰富很多。我更了解当代校园大学生的心理,提供90后、00后对李叔同的认识角度。所以这个故事也是我们聊出来的,很多不一样的观点碰撞出来的。”

  排练中

  这次2.0重新架构剧本,在音乐、舞蹈、戏剧三者融合上,进行了实验性的尝试。旋子说,她想通过这部戏做一点创新性的探索。副导演王夏浩哲、熊佳也是80、90后,分别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北京舞蹈学院。三人带来的融合,让这部戏增加了很多看点。

  【“如果李叔同还在,他一定比你更时尚”】

  创新是自我革新,对于传统的颠覆往往不容易。对“创新”的坚定,主创人员用戏剧来回答。

  开场《摇滚送别》别开生面,原本委婉深挚的旋律变成的青春的摇滚,展现出大学生的活力。

  在第一场中,主人公笑笑与简凡、董强之间发生了分歧,他们围绕如何才是懂得李叔同,讨论戏到底要怎么改。比如怎么能用摇滚来演奏《送别》呢,“经典中的经典怎么能这么胡闹?”第一场《争吵》一曲将矛盾展现出来。

  在剧中,演员喊出来一句“如果李叔同还在,他一定比你更时尚。”李叔同在20世纪初,竭力把西方的绘画、音乐引入国内,把美国作曲家奥德威的《梦见家和母亲》重新填词为《送别》。他的“艺术救国”,与当时启蒙的时代主题是一致的。这样的李叔同,怎么会是一个守旧、拒绝新事物的人呢?

  笑笑用歌词唱出自己的内心:“别再说我不懂李叔同,你想不到我有多用功。”她通过对李叔同的学习,想跟他一样拥有一颗追求自由的心。所以她最后能够大胆地唱出:“我有我的梦,我有我的李叔同,我有我的努力,我就是李叔同。”

  “这个剧情其实很多东西是我以自己为依据的。”旋子说,在创作初期,她和编剧聊到李叔同最吸引自己的地方,“我说我最吸引我的是李叔同的自由,没想到后来就写成了这个故事。”

  旋子

  “我觉得当代人有太多束缚、太多顾虑,并不是那么自由,有很多不勇敢。但是,往往你的执着、你的热情、你的第六感,你心里最向往的那块东西会引领你走到成功,走到你最舒服的那块。所以其实我们顾虑太多了,有时候就是要勇敢的走出你想走的那一步。”

  旋子通过笑笑一角让观众看到,李叔同留给学生的,无非是大胆创新的脚步,追求艺术上尽善尽美的态度,和一个自由的心。

  【“我要探索属于中国本土音乐剧的模式”】

  “中国音乐剧现在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框架和模式,我们没有一个参考,但是这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我们有实验和创新的余地。”旋子说,“我个人比较喜欢当代艺术,想尝试当代新剧场概念,所以我也愿意跟现代舞、当代艺术装置进行一个结合。”

  刚好这次又是《梦·寻李叔同》,旋子创造性地把戏中的梦境,通过现代舞进行改良和创新,做一个融合。把梦境抽离出来,做得比较抽象,在戏里跟现实生活有一个对比。

  旋子与两位副导演,搭档得很和谐,“比如某个想法,她说上半句,我们就知道下面了。”彼此想法一致,也让这部剧更快呈现在观众面前。

  旋子说,以往我们看到的音乐剧,往往都是西方搬过来的。她看过很多西方作品之后,希望中国也有一个成熟的音乐剧体系,像李叔同一样为中国艺术增加新的色彩。所以,她以后想再加入中国传统的东西,比如戏曲。“这些传统的东西不能丢掉,它们其实就在我们的习惯中,是能让我们真正共鸣的艺术。”

  就像不同色彩的调和,她要加入新的创意,探索出属于中国本土音乐剧的模式,同时也找到个人的导演风格。

  导师李棠,与她的父亲歌剧表演艺术家李光羲先生

  对艺术的这种思路,大学时的导师李棠对旋子影响很大。“她又是我老师,也是我朋友,也像妈妈一样照顾我从专业上给予了我很多,老师在做人做艺术方面一直都很强调,给了我很多引导。每一个学生演的戏、导的戏她都会去亲身支持。”老师的支持给了她很多勇气和动力。

  排练中

  在不到2个月的排练中,他们有时候排到晚上12点半。“她好久没回家了,一个多月都泡在那里。”在去大剧场的路上,旋子妈妈告诉小时新闻记者。

  【“我就是笑笑本笑”:观众感动到落泪

  笑笑的角色有一个“关于落叶的梦”,通过《落叶》一曲展示:“当我还是个小孩,爱看着落叶发呆。”小时候的她想像落叶一样飞去天外。然而站在毕业的十字路口,很多同学都已经有了目标和去向,自己却在学习、工作、感情中都遇到了门槛,她觉得喘不过气,她觉得自己这片落叶在枝头摇摇欲坠,又找不到方向。

  然后通过《梦境》与李叔同对话,审视自己,笑笑明白了李叔同也曾年轻,也曾和她一样。

  这样的剧情,让作为观众的花椒慧感触良多。她现在是大四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也还没有目标,像落叶一样”。她作为统筹,也参与了前面的排练,第一次正式看到的时候,她看哭了。

  排练的这一个半月,她做饭时候哼的歌曲,都变成了音乐剧里的歌词:“眺望远方的地平线”,“当我还是个小孩”……当这部戏完整在她面前演过,“台上的每个人都让我看到了自己,那种对未来的迷茫、对自由的向往、对校园的不舍,我就是这部戏的一部分啊!”

  这部戏阐释了校训“事必尽善”,阐释了艺术前辈李叔同的艺术观、人生观,让作为观众的花椒慧获得了力量。

  旋子和她的主创团队,用年轻人的创新,把李叔同这首《送别》演唱出属于年轻人的感动。

  【来源:钱江晚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音乐剧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