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悦读:诗情画意——母亲耉街

悦读:诗情画意——母亲耉街
2020年09月22日 17:04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耉街

  澜沧江东岸

  那个叫耉街的地方

  神秘如藤蔓

  很长日子

  我隔岸观火

  想野猪奔跑

  鼓为逝者敲

  芦笙在坟头唱

  大山在摇晃

  那些

  我看不懂的苗族姑娘

  她们的眼睛能伸出什么

  抓走你的魂

  土皮太

  一个苗族彝族村子

  这个名字难以捕捉

  像天空流动的水

  这里月光足够

  阳光足够

  山神是长寿的老人

  足够

  风掀起大地的万物

  仙女一样

  苗家彝家女子

  安慰着这里的一切

  与黑夜

  行走在土皮太

  那些女子看我

  像看外星人

  她们看着我

  像看不懂我的诗

  打平村子

  打平是一个

  有苗族的村子

  名字因一场战争留下

  我听到

  那场战争还在咳嗽

  在半空哮喘

  这里的人

  已经不关注那场战争了

  剑光咄咄的阳光

  喂养着乱叫的庄稼

  耉街苗族服饰

  一套服饰就在那里

  这么多山花就在那里

  那里天地空旷

  再多的色彩都容纳得下

  只是那些色彩上面

  我看到许多灵魂在奔走

  我捏了一把汗

  我把我看到的表达出来

  就轻松了

  就能入睡

  没有得到什么

  可我觉得只有这样

  才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故乡耉街

  耉街不是我的家乡

  没有一个亲戚

  每次走进耉街

  就像老鼠溜进谷仓

  惊慌失措

  浑厚与苍凉的耉街

  没有回头山

  耉街人在外边做事

  外边人来耉街做事

  就像天上的雨水

  慌乱落到耉街

  耉街的江水

  却奔流到外面

  多年贫瘠,一种宿命

  可我真想喊一声

  耉街母亲

  去耉街

  当初去耉街

  找一些熟人和朋友

  就像野草找一些庄稼

  太久了,再好的朋友

  过多的打扰怕他们烦

  我成为耉街

  来无踪去无影的风

  或去耉街

  就像回家

  或像灵魂

  回到坟墓

  春潮无声

  于无声处

  这里只有

  花开的声音

  庄稼喊叫的声音

  没有座上宾

  谁见过春风来

  大喊大叫

  它们只用心

  唤醒这里的蚂蚁花草

  我是耉街

  噙满的泪水和露水

  江外耉街

  明明在江东

  却称江外

  有种蛮荒的称谓

  爷爷那辈

  有个外地人稀里糊涂

  跑来这里

  自己成立了一个县

  就像一流浪的狗

  突发奇想

  这里天是我的

  这里漂亮的女人

  是我的

  这里核桃是我的

  这里烈酒是我的

  这里好吃的牛羊肉

  是我的

  他真胆大

  我这么多年的努力

  都没有成为耉街人

  我只敢幻想

  我是被一只狗

  叼进的一块骨头

  千年后

  我能够石化成

  耉街的一块石头

  核桃与女人

  我想去的地方

  你做梦也梦不到

  比如核桃深处的地方

  核桃碰掉彩云的地方

  那里的天空空荡荡

  清亮的风洗洗刷刷

  那里的核桃

  风韵多姿的核桃树像

  彝家苗家小媳妇

  多汁的奶子

  核桃树与山、女人

  蓄势、飞起

  把天空顶高

  编审:李赛航

  【来源:保山日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