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些车站太打眼!进门就盼车晚点

这些车站太打眼!进门就盼车晚点
2020年09月26日 19:31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随着时代的发展,地铁站、火车站已经成为了现代交通的重要枢纽。大大小小的车站成为了城市中人们追梦与生活的必经之路。

  如今有许多建筑师将普通功能的地铁站建造成为了“不普通”的模样。讲述着属于这个城市的历史,散发着这座城市的风格。如果你的城市有这样的站台,你想在这里上车吗?

  拉杜塞特地铁站

  斯德哥尔摩

图源:Ins_Kira.gagarina

  原始与现代的交接,在这里显现。斯德哥尔摩的拉杜塞特地铁站,将现代化的地铁建筑在了天工塑造的锯齿形岩石中间。

  斯德哥尔摩地铁通车于1950年。在这里,地铁站不仅仅是交通枢纽,还是一个免费看艺术秀的地方。炽热的红色岩石被悬在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之上。人造灯光与岩石闪烁的红色光亮就像从地底喷射出的火焰。地铁驶过带来呼啸的风声,更让人觉得像是进入了自然森林。拉杜塞特地铁站给予了人们一种狮子王式的狂野童话:即使地上一片荒芜,只要这地下还喷涌着生命的血液,一切都还会重生。人们乘坐着地铁到站后,在扶梯口看见了地上的光亮,这狂野的童话便在这缕阳光中放映出了结局。

  阿夫托沃车站

  圣彼得堡

图源:Ins_tanhnanchya

  在中世纪宫廷式的地铁里朝九晚五是什么感觉?圣彼得堡的阿夫托沃车站也许会给你答案。

  车站用46根圆柱支撑,其中的30根用大理石制成,16根用玻璃装饰,天花板上悬挂着金属吊灯,整个车站的富贵感让人联想到安娜·卡列尼娜的舞厅。若不是赶着通勤,或许人们早已在家备好中世纪的服装,聚集在此翩翩起舞了。

  阿夫托沃车站于1955年开通运行,其建筑主题是为了纪念列宁格勒保卫战。车站中也随处可见月桂树枝和镀金的剑。站台的尽头,是一幅巨大的马赛克壁画,描绘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宫廷式的富丽堂皇与战争的悲怆掺杂在车站的建筑风格中。地铁仍在隧道中穿行,历史已凝固在画中。

  托莱多艺术站

  那不勒斯

图源:Ins_s_c_arlett

  你从宇宙星河中坠入过人间吗?

  那不勒斯的托莱多地铁站上空,就有这样一个迷幻的星空入口:一个圆锥形的紫罗兰色漩涡,这是由设计师奥斯卡·杜斯奎斯·布兰卡设计的。漩涡上面缀满了米白色斑点,远看像是极地的星空,顺着电梯缓缓靠近,才发现它穿越了地铁站的所有楼层,在圆锥形的漩涡当中,照射出了一束幽蓝色的灯光,寓意着大海与波浪。

  这是那不勒斯最深的地铁站之一,在城市的“艺术站”项目中凭借着优秀而梦幻的设计脱颖而出。车站的每一层都按照城市相关主题所代表的不同颜色设计。当你沿着手动扶梯进入地下,墙壁的颜色会从赭石色变为黄色,分别代表着那不勒斯的凝灰岩和太阳。车站内设有144种LED灯,行人随扶梯下降,就像是深入到了五彩缤纷的梦境中。

  Arts and Metiers地铁站

  巴黎

图源:Ins_j0rn

  给你一个机会乘坐深入地底的“潜艇”。来巴黎的Arts and Metiers地铁站吧!

  这里的齿轮和零部件在天花板上“游走滚动”,舷窗被钉在半圆形的隧道墙壁上,透过它们,我们就可以到达微型博物馆的艺术世界。地铁的声音恍然一变,成了蒸汽火车的鸣笛声,灯光反射在古铜色的墙壁上,闪出电焊般耀眼的光亮,似乎将我们一下带回了蒸汽时代。

  这个地铁站已经走过了上百年的历史。1904年,车站依附着历史悠久的手工艺博物馆初建而成,经过1935年和1994年的扩建与翻修,才变成今天的样子。工业感的蒸汽机与现代感的潜艇飞船相结合,呈现出了一种朋克而又怪诞的美感。如今,Arts and Metiers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通勤所用的地铁站,它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各地旅客的打卡景点。

  圣盖勒特广场站

  布达佩斯

图源:Ins_cagataykaraagac

  2014年,圣盖勒特广场车站建造在了神秘的蓝色多瑙河对岸。

  由艺术家塔玛斯·科莫罗奇基设计的马赛克风格,通过赭石、土黄与灰白等多种颜色的搭配,按照条纹顺着半圆的穹顶旋转排列,既迷幻又狂野。顺着条纹往车站中走去,像是受到原始的召唤,不一会儿就会被吸进穿越的隧道中去。

  车站的另一个特色是看似缭乱纷繁的扶梯顶梁。如果人们顺着扶梯上升下降,就好像在各个纬度中穿梭,走进了盗梦空间中的彭罗斯阶梯。实际上这种纵横交错的建造方法能够节约空间的使用,给站台留出尽可能多的空间,同时也从视觉上给人们带来了一种后现代的科幻感和立体感。

  共青团站

  莫斯科

图源:Ins_katia_travel-again

  再没有一个地铁站拥有如此富丽堂皇的装饰与配色了。在莫斯科共青团站的大厅,巴洛克式的穹顶上绘有大型马赛克壁画。车站位于莫斯科最繁忙的铁路枢纽下方,因此也是一个人流量较大的地铁站。1951年,车站设计师帕维尔·科林和阿列克谢·舒塞夫都凭借该车站的设计获得了斯大林奖。1958年布鲁塞尔的博览会上,共青团站被授予了大奖。此外,这些马赛克的壁画之中还嵌有镀金的深蓝色石块,描绘着自古以来这个民族的战斗武器。领导人画像与胜利的勋章也在车站中随处可见,镌刻着斯大林时期的历史顶峰。

  威廉米娜普林站

  鹿特丹

图源:Ins_curvy.globetrotter

  想亲身体验诺兰电影中的时空穿越?在威廉米娜普林站乘坐地铁就可以。

  这里的扶梯建造成了科技电影中常用的银白色,穹顶两个半圆相接,像是借用了外星人眼镜框的形状。镂空设计的金属板下藏着灯光,人们乘着扶梯上升下降时,灯光会改变颜色,仿佛在告诉你“即将穿越,请做好准备”,营造出了一种微妙的未来主义空间。

  站台之间,厚墙壁被凿出舷窗似的镂空设计,正在等车的人们也许会不由自主地幻想:对面候车的乘客与我是否在同一个时空。平台与地面之间“自由浮动”的地板、白色弯曲状的入口隧道,看上去就像是从地下浮上来的一艘太空船。

  韦斯特弗里德霍夫车站

  慕尼黑

图源:Ins_withineurban

  岩石裸露的墙壁上,幽蓝色灯光呈条纹状发散,与聚拢的红黄蓝光线相映成趣。在隧道的西端,有时阳光会洒进来,使平台呈现出缤纷的色彩。

  这里最有趣的就是车站灯光的设计了。在空中悬挂的11盏大吊灯直径都分别为3.8米,依次成红、黄、蓝色。凭借独特微妙的环境氛围,车站常常被当作广告拍摄地,也被用来当作音乐专辑的封面。

  韦斯特弗里德霍夫车于1998年建立,正好赶上了19世纪80年代的地铁建筑师们拥抱趣味性美学的尾声。除了有趣的照明设计之外,设计师在站台边缘的墙壁中嵌入了一层玻璃,营造出了一种现代主义的美感。

  发电厂站

  莫斯科

图源:Ins_lana_banana

  莫斯科的发电厂站建于1944年,因附近的一家灯泡厂而得名。车站大厅的天花板上,排列整齐的318盏圆形白炽灯最为著名,它们彰显了19世纪30年代莫斯科的工业发展水平。由于战争打乱了车站的建造节奏,设计师们也在后期增添了很多主题元素。比如车站立柱上刻着苏联早期电力开发者的浅浮雕,表达了这里对历史人物的敬意。其余的色彩设计主要以那个年代的设计美学为特色。

  1946年,负责建造发电厂站的设计师杰尔弗赖希和罗钦获得了斯大林奖。时过境迁,2007年左右车站再次翻新,新的粉刷抹去了很多历史的味道,车站的历史被再次镌刻,唯有头顶那6排白炽灯仍旧明亮如初。

  欧莱艾斯站

  里斯本

图源:Ins_martin_dd_

  地中海沿岸的国度总是有用不完的色彩。设计师们大肆使用着各种绚丽的颜色,将其拼贴在了不规则的棱形方块与立体线条里,用色彩书写出一部地中海童话。

  里斯本的欧莱艾斯车站在1998年建立,目的是连接里斯本内城与1998年世博会的所在地。地铁站的艺术性从人们进入地铁站的瞬间即可感知——车站的入口就像一个方形的万花筒,墙壁铺满了花色的砖块。大厅中,天花板的彩色拼图就如放大版教堂阁楼的彩色玻璃,站台墙壁的五彩倾斜方块则是孩童们打翻的积木。大厅的立柱倒是一本正经地承担着顶天立地的角色。车站整体诙谐、可爱又神秘的建筑风格让人联想起皮特·蒙德里安和西奥·范·杜斯堡的抽象画,恍如一脚踏进了爱丽丝的梦游仙境世界。

  市政厅站

  纽约

图源:Ins_newyorkcitysubwaysufer

  1904年,纽约市第一趟地铁就是从市政厅站出发的。如今,市政厅站已被弃用,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记。在不眠的曼哈顿地下,市政厅站进入了永久的休眠期。

  著名建筑师乔治·路易斯·海因斯和克里斯托弗·拉法格在车站中施行了新罗马风格的当代建筑艺术。车站内,拱形的穹顶昭示着最古老与最安全的建筑风格,黄铜制成的枝形吊灯散发着神秘又优雅的气息。站台中间,镂空的天窗让阳光洒进,照在了典雅的橡木与红棕色的砖块上。

  时间也顺着隧道被绵延拉长,市政厅站见证了纽约成为繁华都市,也在1945年因不再能应对交通高峰而永久关停。至今,车站内的金属仍未生锈,似乎顽强地诉说着百年前人们匆匆赶路的故事。好在2006年起,纽约公交博物馆开始提供市政厅站的参观体验,这段悠久的故事又重新被缓缓揭开。

  阿托查火车站

  马德里

图源:Ins_lulatnof

  想偶遇《疯狂动物城》的朱迪警官和狐狸尼克吗?

  感受一次“热带雨林”中的等车记,据说《疯狂动物城》的火车站原型就是采用了这里的灵感。西班牙的生活节奏很慢,如果悠然地进入阿托查火车站,你会发现到此观赏植物的人似乎多过了等车的人,这里更像是隐藏在城市中的一片绿洲,给人们提供了一次独特的通勤感受。

  阿托查火车站是马德里最主要的火车站,建于1851年。随后在1991年扩展修建时,知名建筑师拉菲尔·莫尼奥从美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引进了7000多株260个不同品种的植物,将原先的一部分站台打造成了一个热带雨林花园。

  环球旅游周刊 刘珂涵

  【来源:环球时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