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长沙五里牌青郊别墅:“锑矿大王”老友记

长沙五里牌青郊别墅:“锑矿大王”老友记
2021年04月18日 00:43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青郊别墅是我爷爷梁焕奎的居所。

      在爷爷梁焕奎编撰的《梁氏世谱》《青郊六十自定稿》里,在父亲留存的老相册里,都有关于青郊别墅(后改名为二学园)的历史印迹。

      在《梁氏世谱》“长沙五里牌家庙记第三十一”里有这样的记载:“光绪三十一年(1905),焕奎奉先妣居青郊,青郊者,在长沙东门外五里牌,平田万顷,树木蓊翳。”“长沙家庙田产。地名:长沙明道都一甲五区五里牌;庄屋:瓦屋一栋;园土:前后橘园两区。”并以此自号“青郊居士”,其诗集则为《青郊诗存》《青郊六十自定稿》。文、供图/梁晓新

      青郊别墅算是远离尘嚣的清净之地

      清光绪三十四年戊申(1908),爷爷四十岁时,他母亲刘老太夫人六十大寿,亲朋集燕于青郊别墅,五兄弟皆侍适园中,有五橘并蒂之瑞。爷爷作有《五橘并蒂歌》诗。王闿运、曾广钧等均赋诗赞贺此祥瑞之兆,故将家庙称为五橘堂。青郊别墅当时算是远离尘嚣的清净之地。内中的“平远楼”,由湘中学者王闿运题字为匾。

      民国六年丁巳(1917),叔祖梁漱溟曾来长沙,居青郊别墅。他的回忆里也提到过:“焕奎家当时住长沙浏阳门(东门)外自置的名为”青郊“的别墅内。别墅占地不小,内有楼,名”平远楼“,可远眺;楼后为小山丘,上有橘林;有荷花池;有桂花两大株,当时正逢盛开时节,香溢满园。我在此逗留了三个月之久。”(引自梁漱溟《我国锑矿开发的先驱者——梁焕奎五兄弟与华昌炼矿公司》)

      青郊别墅里还曾种有一高三丈余的绿梅,湘潭名士杨钧“吊绿梅”诗曰:

      青郊别墅有绿梅,高三丈余。王湘绮先生云:彭刚直园中一株亦高数丈,平生所见此为第二。今春园花盛开,绿梅独死,无不为之惋惜。

      垂垂一树苑中斜,久在青郊放绿花。本以枝高堪出众,遂将春色许邻家。每到初春暮雨时,开簾只见一枯枝。应劳岁岁芳庭苑,不忍摧残作夕炊。

      后来,不少朋友见此地颇有意趣,或在此建造房宅,以其为邻,如廖名缙、杨钧等。或来别墅,小聚观景,品茗赋诗。从爷爷诗集《青郊六十自定稿》和朋友们的诗集中,可以看到,曾来青郊雅集的朋友,相与唱和的就有王湘绮老(王闿运)、黎薇荪、陈三立、程颂万、周大烈、朱德裳、廖名缙、曹典植、汪颂年诸君。黎薇荪和谭组安约同赴青郊游玩时,还曾因是坐轿还是步行争论不决。湘绮老为青郊雅集曾有日记记载,多次赋诗,如“青郊小集辟园有诗奉酬一首”“为辟园兄弟题五橘并蒂图”,在“梁辟园别墅看梅和自述原韵”中,湘绮老写道:

      良游爱约早春天,岁岁东郊访弄田。樵隐不同非一事,琴樽偶得聚群仙。南临浏水川原敞,西忆吴门战伐年。莫道清谈能误国,如今夷甫不筹边。苔梅如雪报春还,有酒应须半日闲。不逐鸳鸿上霄汉,暂随鸡犬住人间。新诗自咏江南曲,旧业犹留屋外山。且向莎湖泛渔艇,门前茸草未须删。

      杨钧的另一首诗也为我们看到诗人们之间的情谊:

      青郊有酒频呼我,寒夜私惊酒不赊。已厌人间披鹤氅,只矝天上走牛车。数盘野菜清冷味,一盏斋灯灿烂花。诗兴正依梅蕊发,窗中能见几枝斜。

      爷爷自己为青郊别墅里的芙蓉桂花,别墅外的人文古迹,如樟木坝、石亭寺等所赋诗句则更多。爷爷在“新作荷池”中曾写道:

      为爱芙蓉凿碧池,新春消息雨如丝。池头旧雨休飘散,留待芙蓉极盛时。爷爷还这样写道:

      雨中爱新绿,风下来生香。时复一樽酒,持与野老尝。

      看了爷爷们的诗句,脑海里常呈现出青郊别墅如诗如画的梦境。有着这样一个画面:目力不健的爷爷,在雨后新绿中,提着一壶老酒,从橘花初绽的青郊别墅大门走出,循着油菜花的清香,慢慢地行走在田塍上,走到附近樟木坝(注:地名,现仍沿用,在紧靠火车站后面的荷花园路侧边)上,在古石亭寺(注:这也是二学园附近一古迹)旁,与田舍翁边聊边饮,“野老日数辈,谈笑亦酣然。”也许,只有这样的畅饮,爷爷方能冲洗些许官场浊气,商战硝烟,排遣种种胸中块垒吧。好庆幸有这四时花开的青郊别墅,让爷爷能在学农,学圃中休养歇憩啊。

      唐生智发迹,实始于梁氏之青郊别墅?

      爷爷好希望在这青郊之地,学农、学圃,以度余年。

      世事难料,好景不长。爷爷在《青郊六十自定稿》之《跋》云:“辛亥壬子以后,兵戈扰攘无宁岁,又遭母丧,一窜沩山,再入庐阜,遨游燕市者数年。”真个居无宁日!

      1920年,公携全家由京返湘,“志意就衰病转甚,乃栖心净业,辟所居青郊为道场。与曾夫人专研佛学,长斋奉佛,不常作诗,经卷外惟苏子瞻书陶诗三巨册,以字大略可辨诵。”自此,青郊别墅园内香烟缭绕,佛号声声。

      湖湘艺文巨子黎承礼(字薇荪)之次子黎泽济在其著作《文史消闲录三编》里说道:“人知梁氏喜研释家经论,谈禅之士多趋之。民十四五(1925、1926年间)之交,淮北人顾伯叙游湘,善谈佛,为梁所称许,遂馆于青郊别墅。顾旋得识唐生智。唐其时声势煊赫。唐拜顾为师,时时至青郊别墅执弟子礼,于是政客军人争趋青郊别墅。唐生智后来叱咤风云,拥兵十万,尊顾为军师,命令全军信佛。顾和尚之名,由是传遍四方。究其发迹,实始于梁氏之青郊别墅。”

      顾伯叙是1922年开始在湖南弘法的。他所著《五轮塔缘起》中说“雷峰塔在崩溃之前二年,二学园之五轮塔建成”。史载,杭州西湖雷锋塔于1924年9月25日倾圮。以此推算,五轮塔应是在二学园成立的1922年间,由顾老主持建造。

      惜时局动乱,加之其后的华昌公司破产,在1927年三月,为避祸避乱,爷爷经汉口,赴上海、居庐山,离开了他那么挚爱的青郊别墅(二学园),终老他乡。爷爷梁焕奎逝世十年后,梁氏兄弟的朋友黄俊曾有“过壁园故居”诗云:

      舍宅栖禅筑院池,孤高一塔耸嵚奇。青郊留有诗名在,碧柳依然屋角垂。二学园荒僧礼佛,十年别后我题诗。战云弥满匡庐麓,忍忆天池夜话时。

      1950年,省广播电台在二学园办公

      为了解青郊别墅(二学园)的后续故事,我们拜访了省社科院的李羽立先生。这位老先生,声音宏亮,记忆清楚。我们爬上他住的五楼,都有些气喘吁吁,而他每天要上上下下好几趟。

      李老先生向我们回忆和介绍了他所知道的青郊别墅(二学园)。李老是新中国成立前夕参加的工作,在省广播电台办公室工作。1950年,到二学园这块地方办公。当时他们只知道二学园曾是唐生智的佛学道场,不知与梁家有渊源。后来他遇见唐生智,唐还曾向他问起园内那座白石莲花座还在不在。

      李老告诉我们,当年省广播电台从长沙市天心路89号一幢小楼房里搬到二学园时,二学园南面围墙已无,是他们去后加修了南墙,但质量不大好,夜晚还要带手枪去察看。大门朝西,也没有二学园照片上的门楼威武了。大门面临长浏公路,进门有一小山坡,已是荒草凄凄。走过去一点就是佛堂(我们推测,这佛堂可能就是叔祖梁漱溟介绍的平远楼)。佛堂盖的是铁瓦,旁边有回廊。佛堂有二层,进门是厅堂,可能就是原来拜佛的地方,厅房旁边大大小小有十几间房子。他们就在这里收拾一下作办公室用。

      佛堂下面有一放生池,大约二十平方大小,他们进去时鱼虾是没有了,只有点子水。园子南面有花圃,有一白石莲花座。园内住一龚姓花工,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只知他是为唐生智种过花,种得还蛮好,并以此为生,后来到烈士公园当了花工,龚嫂子当了公园大门收票员。李老说,他后来进烈士公园,喊声龚嫂子,都不用买票的。我们猜想,龚师傅父辈可能是长期在此园内种花,后来就在园内繁衍了吧。

      园子西北角,有些平房,像是工人房,当时也住了些平民。园子里没有其他房屋了,据李老推测,主人应该就是曾经住在佛堂边那些厢房里。省广播电台在佛堂边曾加盖了播音室。把放生池填平了,盖了一些平房,办培训班用。

      园子外面,当时还很幽静,李老的回忆文章《五里牌琐忆》中说是“田野广阔,小溪淙淙”,电台干部闲暇时是唱着“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在那清清的小河边……”在田间小道上散步的。

      平远楼可能是当时长沙东郊的“最高建筑”

      后来,省广播电台搬去新址,园子给了省广播器材厂。再后来,20世纪70年代,就在该址修建长沙新火车站了。火车站占地很大,现在火车站附近的省邮局那个位置,即为当年的青郊别墅(二学园)所在地。二学园中的平远楼,可能是长沙东郊当时的“最高建筑”。

      在天心阁的阁顶内现有关于老长沙逸闻和史实照片的展览,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幅说明:“1932年10月30日,蒋介石来长沙视察黑石渡、朱家花园、二学园(今长沙火车站)、杨家山、雨花亭、猴子石等处军事要塞工程……”。因其余地点,现在还沿用,一说大家都知道,唯二学园后加有括号说明,可能因为现在没有再沿用,是大家生疏的地名了。蒋介石这次来长沙,先后视察了何键在长沙修筑的军事防务,到二学园来,可知在当时长沙东郊一片平坦之地上,二层楼的青郊平远楼是一“战略高地”了。

      在查资料时,我们还看到一篇《从老地名寻找民国长沙规划脉络》的文章,文中说:“1934年《长沙新市区计划》中规划,将铁路线东移,由新河迁移至湖迹渡,沿新定长沙市区东线,直出金盆岭与原铁路线相接。在二学园平坦之地设旅客站。”“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长沙火车站,在民国时期的老地名,就叫二学园。也就是说,长沙铁路线东迁及设立火车站,实际上实施的是1934年版的城市规划。”是实现了老长沙规划者多年的愿望。

      可见我们现在的长沙火车站,早在1934年就有规划的,并且由此更进一步证实今长沙火车站所在位置就是二学园旧址。

      查百度:“新中国成立后,唐生智与霍夫人商量,主动将自己在上海、南京、长沙、青岛、武汉、重庆、东安等地的十数处房产交给人民政府。”据现有资料来分析,二学园后来的产权是落到了唐生智手里,最终由唐生智捐给人民政府了。距爷爷修造青郊别墅,时光已滑过110来年。现如今,长沙东门(浏阳门)外五里牌,早已高楼林立,商铺繁华。火车站一带,更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早不见昔日那“平田万顷,树木蓊翳”了。

      长沙火车站广场,火炬灯下,作为老梁家的后人伫立于此,环视左右,浮想联翩——那些与爷爷开怀畅饮之田舍翁的后人呢?那些时不时雅聚于青郊别墅之湘间名士的踪迹呢?时光流逝,世事沧桑,不由让人思绪万千。

      编后注:梁焕奎:实业家,湘潭人。1908年在长沙成立华昌炼锑公司,任董事长,所出纯锑质量超过英国,产量也是当时的世界第一,成为名副其实的“锑矿大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青郊六十自定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