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2019年08月23日 13:53 新浪网 作者 历史控

文/傅华轩

他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外交家。他曾任民国内阁总统秘书、外务部顾问。1915年起历任北洋政府驻美国、英国等多国公使。1919年和1921年,他出席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为维护中华民族的权益作出了贡献。1945年,他出席旧金山会议,参加《联合国宪章》起草工作并代表中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后来任海牙国际法庭法官、国际法院副院长等职。1985年逝世,享年98岁。

他,叫顾维钧!

顾维钧的父亲顾晴川是晚清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早年于光绪末年,由家乡江苏嘉定来到上海,当了上海道尹(相当于市长)袁观澜的师爷。顾晴川本是青衣一衿,家境清寒,为生活计,只得到上海来作小吏。顾维钧从小聪颖过人,4岁时入私塾读书。12岁跟了父亲来上海读书。不久,便考入南京市育才中学。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当时同在袁观澜幕府的,还有一人叫张衡山。此人的文字修养不及顾晴川,但他有一种罕见的本领,就是能看相。道尹衙门中的大小官员,不少人他都看过,据说十分灵验。那时道尹袁观澜之子袁履登和顾维钧同在育才读书,两人很要好,课后常一起在衙门里玩。张衡山说,这两个孩子都非等闲之辈,惟履登不正,将来恐难有善终(后来果然沦为汉奸);维钧将来则一帆风顺,富贵双全。张衡山常常买些点心给他们吃,但内心真正喜爱的只有顾维钧,对于袁道尹的儿子,不过敷衍而已。

张衡山膝下有一娇女,与顾维钧年龄相当,张衡山很想招顾维钧为东床快婿,就托人做媒。从当时两家的景况看,张家比顾家好得多,况且张衡山又是袁道尹的姨表兄,顾晴川觉得这门亲事有点高攀了,岂有不乐意之理,顾维钧那时年龄还小,自然没什么意见,就由双方家长订了婚。

那一年,出国留学回来的顾维钧向准岳丈张衡山提出要见见未婚妻。那时风气初开,大家闺秀还不能抛头露面。虽然父亲已经应允,女儿却羞答答地躲在房内,死也不肯出来。顾维钧大为失望,他觉得他的未婚妻太不大方,将来不能在交际场中和他很不匹配,配不上他这位留美博士,顿时兴趣索然,闷闷地喝了两杯酒,就告辞了。据说,顾所以亟亟一见未婚妻的原因,是因为他听说未婚妻的裙下,是一对三寸金莲,有点不时髦了,那时的开放女子已经都是天足了。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1912年,顾维钧在哥伦比亚获法学博士学位后归国,顾维钧回国不久,就由他的准岳父张衡山介绍,北上去见唐绍仪。唐绍仪时任外交总长,顾维钧以留美博士的资格,在唐手下当了一个外交部三等秘书。他少年翩翩,公余出入达官贵人的娱乐场所北京饭店舞场等。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邂逅了唐绍仪的女儿唐宝玥。唐宝玥没有出过洋,对外洋向往羡慕,所以她平时非留学生不交。顾维钧的英俊,更打动了她的芳心。自此以后,二人形影不离。有了这层关系,顾维钧开始步步高升,简直像乘直升飞机一样。顾维钧每有什么想法,唐宝玥就死缠着唐绍仪,不怕她老子不答应。

顾在北京两年,官已至外交部情报司长了。远在上海的张衡山高兴得很,以为得此乘龙快婿,证明他的看相功夫很是高超。于是函电顾维钧回上海举行婚礼。顾维钧的心里矛盾重重,拖拉着置之不复,后来张衡山终于得知他和唐小姐的情况,把老脸都气黄了,并写了一封信给唐绍仪痛责顾维钧,请唐将顾送回上海。唐绍仪阅信后,勃然大怒,当即把顾维钧叫来训斥了一顿,令他立即返沪。顾虽然不愿离开北京,但受不住良心的责备和亲友的劝导,只得收拾行李,预备南下。

顾就要回沪的消息,马上被唐女知道了,她哭哭啼啼地跑在父亲面前道:"孩儿若不能和维钧结合,一定削发为尼!"唐女苦苦哀求父亲出面干预此事。其时,唐绍仪已晋升为国务总理,总觉得不该凭着自己的权势,去强夺人家的女婿,没有答应。唐小姐仍不罢休,为了示威与恐吓,跑到了北京郊外的白云庵,并叫人通知她父亲说:已择期落发,唐绍仪仍未理睬。女公子见此计不成,再生一计,她又回到城里,使人通知她父亲,说再不答应她的要求,她只好到八大胡同(旧时北京娼妓集中区)去做生意,并且挂上现任国务总理小姐玫瑰的金字招牌。这一记闷棍,果然把唐绍仪打昏了。他立刻请回了自己的女儿,宣布"无条件投降"。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接下来,顾维钧和唐宝玥顺利结合。

顾维钧和唐宝玥婚后感情笃深。1915年,顾维钧出任美国公使,夫人唐宝玥一同前往,同年他们的长子顾德昌在美国降生。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巴黎和会即将召开。当人们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顾维钧却正在为爱妻的去世深深悲痛。在1918年有一场疫病席卷全球,被称作西班牙流感。唐宝玥不幸染病去世,留下了一儿一女。

顾维钧丧妻后,有过一次著名的外交活动。

1919年1月28日,美、英、法、日、中国在巴黎讨论中国山东问题。战败后德国将退出山东,日本代表牧野先生却要求无条件地继承德国在山东的利益,也就是继续霸占山东。中国代表顾维钧听了,站起身面对其他四周代表问道:"西方出了圣人,他叫耶稣,基督教相信耶稣被钉死在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成为世界闻名的古城。而在东方也出了一个圣人,他叫孔子,连日本人也奉他为东方的圣人。牧野先生你说对吗?" 牧野不得不承认:"是的。" 顾维钧微笑道:"既然牧野先生也承认孔子是东方的圣人,那么东方的孔子就如同西方的耶稣,孔子的出生地山东也就是东方的圣地。因此,中国不能放弃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一样!"日本代表牧野哑口无言。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这次外交活动中顾维钧的表现,一直被传为佳话。

1920年,经历了巴黎和会的顾维钧在外交界的声誉与日俱增。此时,顾维钧正任国联(一战后成立的一个类似于联合国的组织)理事。经人介绍,在纽约与慕名前来的号称"亚洲糖业大王"的华侨黄仲涵的女儿黄蕙兰相识,很快就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黄某为英伦华侨第一巨富,死时积财500万镑。他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但长得并不漂亮,可是华美的衣着、贵重的首饰,把她打扮得使任何男人都要动心。她嫁过人,前夫是英国的一位爵士,结婚不久便死了。高贵的门第,关不住春色,她仍旧出入于豪华的交际场所。早在唐宝玥未死之前,她对顾维钧已是种下了相思种子,据说日夜祈祷着唐某早亡。那知天从人愿,她便狂热地追起顾维钧来。那时顾还年轻,虽羡慕她的豪富,但不满于她的容貌,那黄小姐却大胆出击,狂追猛攻,生怕顾维钧为旁人夺去。有一天晚上,她老练而坦白地对顾说:"我的金钱力量,可以保证你事业的成功,我们来开始合作吧。"

顾维钧对这个女人,仍旧有点犹豫,当时虽未拒绝,亦未慨然应允。翌日,他找了一位英伦有名的星卜家,出了一英镑的酬劳,为他卦占这门婚姻的后果。卦占结果:佳偶天成,大吉大利。顾维钧这才决定与黄结合,时人称为"一镑缘"。两人于同年10月11日在伦敦结婚。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黄蕙兰女士精通几国语言,婚后跟随丈夫顾维钧活跃于国际政坛上,处处都能为丈夫助一臂之力。在我国驻外使节的夫人中,黄蕙兰女士是最出色的了。黄蕙兰生有二子,顾裕昌和顾福昌。

顾维钧和黄蕙兰女士在一起生活了30余年,直到他1956年从驻美大使衔上卸任退休。大概是由于夫妻之间性格上的差异,最终劳燕分飞。

对于他们夫妻之间的这段姻缘,在黄蕙兰女士著的《没有不散的宴席》一书中有较详细的记述。顾维钧与黄蕙兰女士分手后,住在纽约。

顾维钧的最后一位夫人是严幼韵女士。严女士是一位出身上海富商家庭的大家闺秀,早年为复旦大学的"校花",也是上海交际场中的名流。她的第一任丈夫杨光泩是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法博士。杨留美时,也曾任《中国留学生月刊》的主编,只不过比顾维钧先生晚10年。回国后曾担任过清华大学的教授,不久进入外交界。那时的杨光泩与任外交总长的顾维钧接触较多,彼此交谊颇深。因此,夫人严幼韵也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认识顾维钧先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杨光泩出任驻菲律宾总领事。不久,日军占领了马尼拉,杨光泩先生以身殉职。严幼韵女士与杨结婚后生有三个女孩。

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身世显赫,父亲是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

顾维钧与严女士走到了一起。严幼韵女士小顾维钧20岁。婚后,严女士对顾维钧关爱有加。在顾维钧看来,在他的四位夫人中,他最喜欢的是严幼韵女士。严幼韵带过来的三个孩子后来自然也成了顾维钧先生的三个继女,他们早年丧父,顾维钧视她们为己出,三个女儿对顾先生如同亲生的父亲一般。

严幼韵熟知丈夫有晚眠晏起的习惯,考虑到晚餐到次日早餐有十多小时不吃东西,怕影响他的健康,每日凌晨3时必起,煮好牛奶放在保温杯中,还附上一张"不要忘记喝牛奶"的纸条放在床边,温馨地督促,呵护有加,百分百地充当了"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顾维钧在九十六岁高龄时,还完成一万一千页的口述回忆录,这部回忆录历时十七年,能坚持不懈的完成,是与严幼韵的精心照护息息相关的。

他们晚年过着"不忮不求,不怨不尤,和颜悦色,心满意足"的生活。大儿子顾德昌感动地说:"如果不是她(指严幼韵),父亲的寿命恐怕要缩短二十年。"顾维钧晚年在谈到长寿秘诀时,总结了三条:"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的照顾。"

这就是顾维钧先生四次婚姻(也可以叫三次半)的故事,坎坎坷坷,起起伏伏,跌跌荡荡。有惋惜,有叹息,也有慨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历史控

历史控

读历史,涨逼格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