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2020年01月23日 16:51 新浪网 作者 历史控

文/子金山

历史小说《少年曹操》第5节

夜晚,曹家卧室内,曹岱面色难看,一面在灯下修书,一面嘴里发狠:"小兔崽子!孩子哭了抱给他娘,看看你那老爹会怎么拾掇你?"

不几天,曹岱收到了哥哥曹嵩飞骑送来的素绢家书,大司农曹嵩的回信好似对自家梨园遭哄抢并不太在意,信中只是催促铜钱:"京师铜钱不足,赶紧变卖家产,将所得解送洛阳,以竞买太尉之职,阿瞒胡闹?也一并送来,为兄亲自管教……"

能去洛阳?曹岱这下心中大喜:"可算能去洛阳享福了!"

孙坚父子的运梨大船已经装满,也要顺水南下了,阿瞒虽然自己就要北上洛阳,却舍不得乔家小姐妹,带领小伙伴们赶到码头为两位俊妞送行。

乔玄觉得这些小娃怪懂事儿的,还能为自己这老头子送行,站在船头与阿瞒告别:"老夫不会看走眼,以后天下有可能是你的,望珍重!长话短说,就一件事:看在你我有缘相识的情分上,一旦老夫西归,替我照顾这一对苦命女儿。"

阿瞒听得稀里糊涂,只是不住点头,小伙伴们却是来给阿瞒送行的,一个个恋恋不舍,尤其小卞诗,神情黯然,默默无语。

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阿瞒见卞诗不悦,伸出小拇指:"来,拉钩起誓!再玩过家家,由你扮新娘子。"

卞诗低声嘟囔:"我不要假扮,要做真的!"

阿瞒看看商船上对自己颇感兴趣的两女孩之一乔柔,低声发誓:"连你带那个小俊女娃,阿瞒全包了!"

不远处,蹇硕眼望被几个女娃关注的阿瞒,眼神泛起一丝嫉意。

阿瞒也该上船了,他坐的是客船,看着小伙伴们都神色不乐,阿瞒一时忘记了即将进入大都市的兴奋,登船的步履也一时沉重,回头向小伙伴们告别时却故作满不在乎:"曹仁、夏侯惇、诸兄弟侄子们,阿瞒先去洛阳趟趟路,看是否好玩,你们在家练功夫,将来好跟我去洛阳大街闯江湖。"

十几天后,孙掌柜的运梨大船在缓缓靠岸,这里是江南富春县码头,乔玄牵着两个女儿走下跳板。

同舟这许多日子,孙坚早就与乔家姐妹熟悉了,此时送到了船头,与乔婷久久对视依依不舍。

蹇硕挡在了乔玄父女身前,对孙坚高喊:"孙家小郎,咱家相中你了,跟咱家回京师吧?总比跟着你这梨贩子老爹有出息!"

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乔玄求告蹇硕:"小公公,此去我族弟乔果老家还有百余里,小女怎能长途跋涉?还请雇辆马车。"

蹇硕点点头:"那好啊,咱家也骑马骑得屁股疼,就劳烦太尉大人出钱多雇一辆!"

乔玄立时尴尬:"这……老夫清贫半生,囊中实在羞涩。"

孙掌柜已经送到岸上,闻言捧出一个布包:"老大人别嫌孙某寒酸,这点铜钱留着添置些鞋袜。"

蹇硕一把抢过:"咱家替你雇车,这不就省下鞋钱了?"

乔玄也就不再推辞,对孙掌柜拱手致谢:"老朽惭愧!"

一辆赶脚马车就好像一直在专门等待下船的客商,巧合般停在了简易码头,一个车夫高喊:"几位大爷可要脚力?"

蹇硕不由笑了:"哈哈,南蛮子就是会做生意,上去。"

乔玄领两个女儿登车,蹇硕高喊:"还有吗?给咱家也来一辆!"

不远木屋后传来应答:"来了!"

一帮蒙面人手持钢刀从木屋飞出,围住了马车与蹇硕等几个差役。

几个差役被钢刀逼住,蹇硕大咧咧训斥:"干嘛?知道咱家是谁的人吗?"

一个黑大汉逼近蹇硕:"不知道,小娃娃说出来听听?这人若有钱的话就留下你这条小命!"

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蹇硕立时得意洋洋:"说出来吓死你们,张让!中常侍张让,让当朝天子亲口喊爹的张让张公公!"

黑大汉大笑"哈哈,老子走了狗屎运,今个儿还网住了一条大鱼!留下这小子,其余的……"

一帮差役连忙跪下,一个差役开始哭诉:"好汉饶命呀,我等几个家里也是小康人家,有钱赎人的。"

黑大汉话音一转:"哦?那就不赶走了,都留下做人票吧。"

原来是准备放我们走?差役们面面相觑,但也没人后悔,因为没人相信黑大汉的"赶走"说法。

扮演车夫的劫匪在马车上吆喝:"老大,车里有好货,两个俊女娃,一个没啥用的老头子!"

黑大汉下令:"俊女娃留下,没用的老头子留他干嘛?赶走!"

这下差役们开始尝到后悔药的苦味了,原来能苦得疼心!

一个差役战战兢兢询问:"爷,赶走?真打算把我们几个赶走?"

黑大汉训斥:"不赶走你管饭呀?老子胡玉,江湖号称胡子太岁,却从不杀生!"

蹇硕这下兴奋了:"大爷们不杀生?太棒了!"

胡玉却开始冷笑:"苦主不拿银钱老子也不杀人,也就割掉你下面的小弟送过去!"

蹇硕长舒一口气,双手合十,闭目祷告:"谢天谢地,幸亏咱家打小没这累赘玩意儿!"

胡玉口气好似很随意:"也不过折断肉票大腿,再不见铜钱,依次折断两只胳膊罢了。"

蹇硕懵了,一翻白眼,昏了过去。

赶车的劫匪拔刀挑开车帘,乔玄端坐正中,乔婷与乔柔左右偎依,三人都不怎么害怕,乔玄看看昏倒在地的蹇硕,微微摇头:"真真丢了大汉皇朝的颜面!"

黑大汉忽然警觉:"弟兄们,这老头不害怕,小心有诈!"

赶车劫匪闻声窜远,众劫匪刀剑齐举,慢慢逼近马车。

蒙面人提刀劫持蹇硕,他说出中常侍张让名字,瞬间吓傻

孙坚拔出一把短刀,几个飞跃跳下货船,瞬间窜到一处高岗,对远处挥刀招呼,犹如在指挥人三面包围码头。

蹇硕这时悠悠醒来,口中哭喊:"咱家不愿意身上再丢物件了……"

高处的孙坚突然高声夸赞蹇硕:"这位小公公厉害,扮演诱饵这么逼真!"

诱饵?胡玉脸色忽变:"弟兄们,风紧,扯呼!"

胡子太岁带头,劫匪们撒腿就跑,孙坚却尾追了上去,接连砍翻两名腿脚稍慢的劫匪!

孙掌柜在船头呼喊:"算了吧小子,山贼不害人命,你小子也不要枉开杀戒!"

乔玄也在车上呼喊:"孙家小郎,穷寇勿追,放他们去吧。"

见两个被砍翻的劫匪挣扎爬起,蹇硕开始清醒,摸出马鞭追打所带的差役:"笨蛋们,还不去逮住这两个活的?"

差役们立时变得气势汹汹,刀棍交加捉住了受伤劫匪。

蹇硕乐了,顿时得意洋洋:"哈哈,这是富春县境内吧?送到县衙,咱家也顺带立个小功,当然,大功还是孙家小英雄的,这下说不准当真给你个校尉做做。"

孙坚却摇头讥笑:"县衙也能委派校尉?小公公快去换换裤子吧,没觉得被你的汗水全弄湿了?"

对于自己被吓尿,蹇硕不见羞惭,依旧面不改色:"不错,还真被汗水浸透了,小兄弟聪明,智勇双全!咱家说校尉准是校尉,富春县不当家就上报吴郡,看谁敢违抗万岁爷圣旨!"

孙坚这下也有些吃惊:"圣旨?"

蹇硕口气满不在乎:"在京师,万岁爷的圣旨都是咱家口传的,等咱家回京,求万岁爷补颁给这里一张不就是了?"

车内的乔玄不由摇头:"阉竖专权,国不将国呀!"

乔婷看着英气勃勃的孙坚,悄声询问身边的妹妹:"这小哥比咱们大不了几岁吧?"

乔柔却好似在回忆什么,有些心不在焉:"好像与那个曹阿瞒差不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历史控

历史控

读历史,涨逼格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