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神医”张文荣背后的“神医宇宙”有多离谱?

“神医”张文荣背后的“神医宇宙”有多离谱?
2021年03月12日 17:21 新浪网 作者 福建法治报

  相信不少网友都或多或少看到过一些售卖药品或保健品的广告,而其中的一些广告词更是令人哭笑不得,比如:“最后我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把祖传的老方,无偿捐献给国家.....”

  细心的人会发现,说这些话的人,一会儿是世代行医的中医,一会儿又变成专治心脑血管病的专家,但不管是什么身份,话术基本相同。网友们给他们起了个颇为讽刺的名字,叫“神医宇宙”。

  近日,频频出现在视频广告中的“神医”张文荣就被所在的坐诊医院——北京鹤年堂中医医院免职。事件一经曝出,再次引发公众对所谓“神医”们的关注。广告里的“张神医”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来头?为何“神医广告”会屡禁不止?

  雷同话术,“神医”讲在不同的广告中

  坐诊医院:与院方无关,免去其职务

  “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一位名震四海的传奇中医,北京中医多学科研究中心主任医师、国际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华老慢病康复万里行首席专家、国医大师张文荣老师。张老师您好,听说您手上有一个专治心脑病的奇方,吃上当天就见效....”这是张文荣在一则广告中的出场方式。

  流水的“神医”、铁打的广告,经记者搜索,这位张文荣医生的头衔,广告中没有一处是真实存在的。而他常见的话术也是以这样开头的:

  从我曾祖父开始,一直到我这4代人,专门治疗一体多病……

  从我曾祖父开始,一直到我这5代人,专门治疗腰突病……

  从我曾祖父开始,一直到我这4代人,就治肠胃这一种病……

  从曾祖父开始,一直到我这4代人,专治眼病......

  “神医”到底有几个曾祖父?

  这位包治百病的“神医”张文荣,真实身份是一名多点执业中医医生。

  在得知此事后,3月9日,张文荣被其坐诊的其中一家医院——北京鹤年堂中医医院免去了名誉院长称号并解除合作

△院方发通知免去张文荣职务

  北京鹤年堂中医医院副院长高一涵表示,张文荣从2016年9月开始在鹤年堂医院出诊,并在2017年8月被授予名誉院长的称号。出诊资质和手续都很齐全,但是这次的商业行为院方不知情。

  “尽管跟鹤年堂没有关系,但我们认为不能用他了,”高一涵表示,院方对于品牌的维护很珍惜,“觉得这个东西对鹤年堂会造成影响。”

  张文荣辩称台词是编导所安排

  坐诊医院:他还没认识到问题严重性

  对此,有媒体联系到张文荣,对方表示,自己在广告中说的话都是广告编导给的,之所以哪科都能说,是因为自己是全科医生。

  “它是有稿子的,这句话不说不行,这40多个专家可能都是编导的稿子,都有这句话,”张文荣称,自己不是为钱去的,而且确实哪科都看,“眼科、骨伤科、心脑血管疾病……看中医不分科,来啥看啥。为什么选我去呢?因为我是老中医,是全科,别人那个演员他就不会了。我们在里头讲方剂的时候,就不用稿子。”

  △“神医”张文荣广告画面

  高一涵对记者表示,张文荣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问题。“他当时(被免职)肯定是很不痛快,到现在他还觉得他很委屈,我感觉他还没有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

  类似广告多年前就有

  专家:广告发布者应承担起审核责任

  3月10日,有媒体报道,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已了解所谓“神医宇宙”相关情况,目前正在联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进行调查。双方都在对相关的广告宣传进行监测,涉及到虚假广告宣传等违法案件,主要由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进行处理。而对于是否会处理参与虚假宣传的医生,对方表示,要看医师资格审评或相关部门的要求。

  早在去年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曾发布通报称,2020年三季度全国各省部分中医医疗机构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媒介发布涉嫌违法中医医疗服务广告线索共计4574条次,其中传统媒体就占了4564条次。

  △《关于部分中医医疗机构发布涉嫌违法中医医疗服务广告监测情况的通报》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分析认为,这类广告所触达的受众以老年人居多,“他们不会用互联网、用手机去看剧,防范意识也差,符合这些假药宣传的目标年龄段范围。”朱巍还指出,其实类似广告从近20年前就开始存在了,“现在一些媒体接广告有点饥不择食了。”

  他表示,“神医广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违反了《广告法》,媒体作为广告发布者,有审核广告的义务。

  △“神医”广告画面

  “药品、保健品是不允许有证人证言广告的,如果涉及到夸大宣传、虚假宣传、强调疗效治疗功能的,也是广告法特别不允许有的行为。”朱巍表示:“广告的发布者得有一个审核,我觉得整个违法广告的中心环节就是广告发布者,很多都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医生做类似广告欺骗性更大

  建议纳入信用监管范围

  对于此次“神医”张文荣的事件,朱巍表示,与此前广告聘用演员不同,真实的医生做这种广告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作为一个医生,他应该有基本的素养,法律素养、职业素养,但是他没有。他本身还真的是医生,迷惑性更高了,”朱巍表示:“所以说他这个广告的危害性比演员表演的要更大。”

△网友吐槽:“神医”们的剧本太统一了吧

  朱巍建议,要想彻底杜绝此类“神医广告”,除了需要提高违法成本,还需要信用监管体系的介入。“对这种代言人、企业,要把它纳入到信用监管的范围里面。这个事你一旦做坏了,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涉及到信用的问题。比如这个人的医师资质还能不能保留?这些东西我觉得应该纳入监管范围,这方面还是差不少。”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编辑:洪梅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广告法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